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840章 真主旅【二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839章 往伊朗进发【一更】
  • 下一章:第841章 妥协【三更】
  •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我不要你粉身碎骨,我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

    身穿黑袍,带着墨镜的邱艳琳摘下自己脸上的白色面纱,说了个“是”。然后对旁边一位长衫大汉做了个手势,用波斯语说了几句话。长衫大汉受意,将手上的一个公文包递了过去。

    邱艳琳道:“这是东哥和各位大哥的临时身份证和一些伊朗里亚尔(伊朗货币)。如果需要更多的话,东哥吩咐一声,我再去兑换。”谢文东让金眼把东西接过,并分发下去很满意地点点头:“好,一会儿你跟我一辆车,我要了解了解咱们沿途的武装势力。”

    能跟东哥同坐一辆车,这可是莫大的荣幸。邱艳琳激动不已,但不敢在脸上表露出来,静静地点了一下头。

    邱艳琳的车队一共有四辆汽车,算不上高档,但比谢文东等人坐得货车要舒服多了。

    上了轿车,邱艳琳把自己身上的黑袍全部脱下,露出里面的运动装。还别说,这么一脱真让人眼前一亮。

    “说说你的安排。”谢文东依靠在汽车的靠椅上,点燃了一根香烟。

    邱艳琳拿出一张伊朗地图,并将其展开,地图上有一条用大号签字笔标注的细线:“按照东哥的吩咐,我制定了一条相对比较快捷、安全且方便补充食物、弹药的路线。咱们在伊朗境内,需要经过三个城市。分别是阿尔达比勒,阿瓦士和阿巴丹,总共行程大约有一千二百公里。沿途,一共要经过十二个武装力量的地盘。”

    “头十个,实力都不强,最多的一个成员也就三百来人。而且这些武装力量纪律松散,基本对我们构不成威胁。就算产生了冲突,也不会对押运计划构成什么威胁。”

    “那还有两个民间势力呢?”谢文东吸了一口烟,问。

    邱艳琳:“还有两个,势力庞大。一个是伊朗反政府武装——真主旅,是伊朗国内的第四大武装(排名分别是伊斯兰真主党、伊朗正规军、警察、真主旅)势力,成员大约在两千人左右。”

    “两千人,就能成为波斯国第四大武装势力?”坐在副驾驶室上的东心雷乐了:“真是个弹丸小国,还有一个是什么?”

    邱艳琳:“还有一个是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卫队,也是伊朗国内的第一大民间武装势力,实力远在排名第二的政府军队之上,大约有十三万人。”

    东心雷有些吃惊,咕哝道:“比政府军队还要庞大的武装?这个国家可真有意思。”

    能和谢文东坐同一辆车的,地位肯定不低。邱艳琳不敢怠慢,解释道:“伊斯兰革命卫队,于1979年5月成立。是当时的革命军领袖,霍梅尼等伊朗领导人为了巩固胜利果实,成立一支独立于军队之外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其目的是维护伊朗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负责维持其国内秩序。与正规军一样,伊斯兰革命卫队也有陆军、空军、海军的三军编制。此军队与伊朗正规军的地位为平行。很有意思的是,伊斯兰革命卫队于2005年被美国政府定性为‘国际恐怖组织’……”

    一路上,邱艳琳给谢文东、东心雷介绍了许多有关真主旅和伊斯兰革命军的情况。

    除非运气差到极点,要不然撞上伊斯兰革命军的可能性不大。

    倒是这个两千多人的“真主旅”,是谢文东在伊朗境内最大的潜在威胁。因为他们必经的阿瓦士市,距离“真主旅”的大本营摩加市只有不到两公里。真主旅的人,还经常到“阿瓦士”说教,发展自己的势力。

    而阿瓦士市区又靠近札格罗斯山脉,要想避开这里走别的路,至少得多出两天时间。而且,在这两天时间内,你也不能确保自己不被别的地方的武装势力袭扰。

    没有别的选择,谢文东一行人只能冒险从阿瓦士穿过。

    刚开始的八百五十公里,谢文东一行人走得顺风顺水。偶有几个不长眼的出来劫道,也被邱艳琳训练有素的保镖轻轻松松打发了。一直到了行程的八百五十一公里,一行人才算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大麻烦。

    这是距离伊朗“阿瓦士市”二十公里左右的一个小村子。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估计有几百户人家。

    从他们所住房子的破败程度来看,这建筑起码有五六十年了。五六十年还有人住,这足以说明这地儿实在是穷得不像样子了。

    ZG有一句老话,叫做‘穷山恶水出刁民’。为了生存,凡是经过这个村子附近去往“阿瓦士市区”的车辆,都会被拦住索要钱财。因为偏僻,政府也管不到这里,这就助长了这些村民的气焰。最开始他们只是在晚上出动,到了后来不管白天晚上,只要看到车辆来了,立马就群体出动。

    在来之前,邱艳琳已经做足了准备,没想到还是碰上事了。这倒也不能怪她,在伊朗的这一千两百公里,所过村庄没有二百也有一百。她就算手上有十个暗天眼,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天之内把这些每村每户的情况摸清楚。

    所以当头车的人向谢文东回报,前方有三百村民手拿铁锹、锄头、筢子拦住车队的去路时,邱艳琳一时也慌了。

    “东哥,属下办事不力,还请责罚。”邱艳琳一副犯了大错,请求谢文东饶恕的样子。谢文东摇摇头,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去看看,什么情况?”

    “是。”邱艳琳把黑袍重新穿上,头巾重新披上,用白色丝巾遮住自己的脸,随手下一起下了车。

    在伊朗,女人是没有地位的。所以当邱艳琳以车队负责人的身份出现时,这个村的村民俨然大晴天看到了恶鬼。

    不少人纷纷议论,“这女人胆子真大,居然敢指挥男人”(波斯语,又称伊朗语)。“不要脸,男的不要脸,女的也不要脸。”“就是,真主宽恕他们吧。”(波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