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826章 覆手为雨【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825章 招摇过市【二更】
  • 下一章:第827章 翻手为云【四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褚博对左侧敌人的射击,瞬间将三人的身体打穿,三人惨死于褚博霸道的枪法之下。当东林党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褚博已蹲下身形,从近旁的一辆厢式货车的地盘下面滚了下去。

    “扑扑扑…..”连续的枪声响起,褚博刚才躲的那个垃圾桶,立马成了子弹倾泻的目标。数以百计的子弹飞射过来,将垃圾桶打成了麻花。因为视线的原因,褚博看不到现在的垃圾桶变成什么样。但从大动静看,要是自己再晚上几秒钟,可能也被打成刺猬了。

    褚博来不及庆幸,东林党人的五六辆摩托车已经杀到了。褚博在这辆厢式货车里外上下来回倒腾,对这些人予以还击。双方的枪法,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东林党人难以讨到好处,扔下五六具尸体,全部退了下去,转而追击姜森等人。

    这时候,姜森等人已经临时搭建好了狙击阵地。利用五辆汽车的掩护,对这些飞驰的东林党人连连扣动扳机。

    双方交战了十多分钟,东林党人起码伤亡了六七十号。眼见着人越打越少,上面一声令下,人员全部撤退,绑架谢文东的行动暂停,所有人员全部返回大本营。

    他们一走,将所有因为受伤或死亡跌下车的同伴,全部留给了姜森。姜森有些哭笑不得,这帮东林党人雷声大雨点小,动静整得挺吓人。可真正动起手来,连狗屁都不如。

    姜森一甩头,对旁边一位白血兄弟道:“去,抓几个伤势比较轻的舌头,其他人就留给莫斯科的警方吧。一下子‘击毙’几十号东林党邪教的人,这可是一桩大功,相信他们会帮我们处理尾巴的。”

    “是,森哥。”几名兄弟跳出由汽车组成的临时狙击阵地,他们还没走到伤者的旁边,就听到战场上传来一阵阵口号。伴随着号子声音,原本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东林党人,像被打了一针强心针一样,挣扎着要坐起来。即使那些实在是起不来的人,也努力抬起一只手。

    接下来,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伤势比较轻的人,拿起手枪,对着这些尚能动弹的人连连扣动扳机。

    “砰砰砰!”

    在连续的枪响声下,一个接着一个的伤者被自己人打死。那些还没来的及挨枪子的人,争前恐后地喊着什么,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妈的,这帮疯子在自己灭自己的口。”几名白血兄弟们猛然醒悟过来,赶紧开枪制止。现在的局面相当有意思,东林党人一个一个爆自己同伴的头,反而是他们的敌人,打伤他们的手腕来“挽救”这些人的性命。

    你可别以为那些人被打伤了手臂,就这么结束了。他们就算拼尽最后一口气,也要拔出狩猎刀,将其插进自己的心脏。这么一会儿功夫,所有的伤者都死了个干净,连一个人都没剩下。

    看到眼前的情形,姜森惊呆了。以前,他也跟邪教、亡命之徒打过交道,那些人或多或少还有些人性,还知道害怕。可这些人,完完全全就是一些疯子,一些魔鬼。他们临死前争前恐后赴死的画面,实在是让人不寒而栗。

    褚博拎着枪,走到姜森身边,弱声问道:“森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只能看老刘那边能不能用卫星追踪到他们的下落了……”姜森一扭头,看到褚博的表情有些狰狞,担心道:“小褚,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事,擦破点皮。”褚博把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展示给姜森看。姜森经验丰富,判断这伤口应该不是子弹造成的,可能是在翻滚的时候,被铁片擦伤的。铁片上可能有锈,如果不及时打破伤风针,可能引发感染。

    姜森不敢大意,赶紧叫过一个兄弟,让他从后备箱里拿出药箱,给他打针和包扎。

    趁着褚博包扎伤口的这个空档,姜森拿出手机给谢文东打去电话。刚开始,听到姜森说将杀手击退的时候,他还很是欣慰。直到听到姜森描述了下面的画面后,他才变得心事重重起来:“哦?你说东林党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是啊。”姜森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这些人实力不怎么样,但都不怕死,如果不除之,以后真可能是个大麻烦。”

    谢文东眉头紧锁,自打知道东林党人打算对自己动手的那一刻起,他就下决心要铲除他们。可现在,己方对东林党人的了解基本为零,要想找一个俄罗斯警方找了几十年也没找到的邪教,确实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他肯定地点下头:“你们先回来,看看老刘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姜森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汽车的轮胎全部爆裂,开是没法开走了,只能叫拖车拖到修理厂大修。他们给办事处的兄弟打电话,让他们开车来接应,并把这几辆价值不菲的防弹汽车拖走。

    在等待兄弟们到来的这七八分钟,姜森和褚博也没有闲着。他们走到尸体当中,看看能不能从他们的身上发现什么线索。

    这帮东林党人,是有备而来的。除了枪支弹药,他们没在这些人的身上,找到任何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线索。唯一算的上线索的,或许只有他们每个人手臂上纹的一个纹身。

    那是一个跟耶稣十字架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的纹身,这也是个人被钉在十字架上,不过这人是脚在上面,头在下。

    姜森看着这个图案,有一种似从相识的感觉。不过,他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正在苦思冥想之际,刘波给姜森打来电话。

    姜森一看是刘波的电话,马上摁下了接听键:“老刘,卫星找到他们的下落了吗?”

    刘波:“莫斯科上面的云层太厚了,卫星的拍照功能起不到作用。子东他们入侵了莫斯科的交通管理系统,通过设在道路上的摄像头,看到这些人消失在洛杉矶北边的一个贫民窟。你现在带人去看看,我马上也过去。”

    姜森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道:“快,快把地理坐标发到我的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