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816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815章 最后的战役【二更】
  • 下一章:第817章 伏击阿布【二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才有意思嘛。”(俄)阿布晃了晃手里的三把钥匙,在几名保镖和护卫的小心护送下,大大方方地往地库走去。走了大概有一分半钟,他们终于抵达地库大门的入口。“去把门打开。”(俄)阿布将钥匙扔给手下,令道。

    一名保镖小心接过,并叫上另外两名同伴,同时使用三把钥匙,将这扇用炸药也无法炸开的沉重保险门打开。门开了后,保镖刚准备抬腿往前进。还没等他迈出头去,就听到里面“咚”的一声,一粒手指那么长的子弹从里面快速射了出来,从那名保镖的脑门边擦过,再深深打进他后面的水泥墙中,子弹整个都没进去了,由此不难看出这颗子弹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保镖下意识地摸了摸有些疼痛的脑门,这一摸不要紧,满手都是鲜血。不难想象,如果没有黑金使者这么一拉,恐怕他现在已经去见耶稣了。保镖紧张的心砰砰直跳,连话都说不利索:“谢谢使者,谢谢。”(俄)

    阿布挥挥手,一副小事一桩的样子。旁边有人小声嘀咕一声:“里面怎么有人,地库一般都不都是封闭的吗,怎么把人放在里面?”“使者真是神机妙算,居然能猜到这里面有人。”(俄)“……”

    听着手下们的溢美之词,阿布把食指放在嘴唇中央,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看到这个动作,周围人都安静下来。阿布小心翼翼走到门的后面,用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其实,阿布也没想到,地库里面居然会有人。他之所以能够未卜先知,是因为听到了里面微不可闻拉枪栓的声音。可按理说,因为氧气的缘故,人是在里面呆不了很久的。现实与猜想,现在反其道行之了。

    “小猫咪,快出来,大老虎来咯。”(俄)阿布抖了抖肩膀,坏笑道。“咚咚咚”,三颗子弹连成一线,照着声音的方向打了过去。可惜,子弹全部都打在了一米多厚的大铁门上,对门口的人根本就构不成威胁。里面的人也知道盲打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他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吓唬住对方:“谁都不准进来,谁要是进来,就得拿脑袋来换。”(俄)临了,还不忘了补充一句:“我这边弹药可是很充足,你们是耗不过我的。”(俄)

    阿布这边已经是弹尽粮绝了,要是这么冲进去,伤亡肯定很大。这时候,有人提议放火。只要烟尘一进去,不怕里面的人不出来。办法好是好,阿布却没有采用,他有更加简单粗暴的法子。

    只听他故意大声喊道:“所有人给我听着,把你们的所有子弹都打出去,一个也不要留,掩护突击队前进。”(俄)

    保镖和护卫们面面相觑,摸了摸口袋,连半颗子弹都没有,怎么打?谁也没想到,下一秒,枪弹连发的声音真的想了起来。大家抬头看去,只见阿布捂着嘴,用口技的方式惟妙惟肖地手枪、突击步枪的声音。这是阿布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示这项技能,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阿布在外面假打枪,可里面的杀手不明白这种情况。他也没往深处去想,理所当然地开枪还击。

    阿布的“子弹”是无限的,可里面杀手的子弹是有限的。双方交锋一阵后,里面传出了打空枪的声音。阿布一打手势,身边两个身手矫健的手下,如闪电般闪了进去。五六秒钟过后,就听到里面传来捷报的声音:“使者,人已经被控制住了,安全。”(俄)

    这时候,大家才敢把地库大门的缝隙开得大一些,一行人小心翼翼、鱼贯而入。

    这间地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面积有半个篮球场大小,高度差不多有两米。地库的正中央,是三个一米见方的水泥台。每个水泥台上,都放着一个箱子,箱子被手铐固定在水泥台上。除了这些东西外,在地库的西南角有一个新挖的大洞。

    不用说,那几个铁箱子装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一百公斤的海洛因。至于那大洞,难不成是有人也盯上了这批海洛因?和自己简单粗暴的方式不一样,他们用得是挖隧道釜底抽薪的方式。想到这儿,阿布乐了,天下还真有这样的巧事?要是自己晚来几分钟,就得白白为他人作了嫁衣。他让人询问那个被擒获的小毛贼,看看是不是与自己猜的一样。

    阿布手下都是些虎豹豺狼之辈,没怎么费劲,就把那小子审得连爸爸都给卖了。原来,他们是本地的一个盗窃团伙,因为听说这里有一批价值数亿卢布的海洛因。数亿卢布对于阿布这样的顶级坏人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但对于一般人,那可是一大笔钱。这个盗窃团伙经受不了这么大一笔巨款的诱惑,这才动起了歪心思。当然,他们也知道守卫毒品仓库的人的背景很不一般,要想与后者正面冲突,就算借给他们一万九千八百七十二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所以,这才想着用挖地道的方式,秘密将毒品转移走。

    他们挖了整整一个礼拜,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没想到,这时候阿布等人杀了过来。

    跟随这个小毛贼的其他同伙看到这架势,马上作鸟兽散,从地洞里逃之夭夭。而这人也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实在不忍心看着到手的鸭子飞了,这才有后来殊死搏斗的一站。

    想不到,经常在电影里出现的桥段,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阿布有些哭笑不得,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居高临下对那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罗伊·丹。”(俄)那人嘴里流出一条长长的血丝,满眼都是恐惧地望着阿布。“使者,杀了他?!”一名保镖将匕首抵近那人的脖子,冷冷道。

    “不不不,饶了他,咱们是绅士,是讲道理的绅士,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俄)阿布习惯性地抖了抖肩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