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815章 最后的战役【二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814章 毒品仓库【一更】
  • 下一章:第816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使者,咱们还差最后一把钥匙,在另外一名‘军团’的身上。”(俄)(俄)一名保镖对阿布说道。阿布歪着脑袋,伸出舌尖舔了舔刀锋上的血:“找到他,把他的脑袋割下来,我要见到那最后一把该死的钥匙。”(俄)

    “是。”(俄)这名保镖答应一声:“兄弟们,快点跟我去找,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俄)话音刚落,十多个人分散开来,如猎犬般搜寻钥匙人而去。他们一离开,阿布身边只剩下了五六个人。

    见他身体有些疲惫,一名保镖不知道从哪里给阿布搬来一把凳子:“使者,请坐。”(俄)

    阿布没有坐,而是反手将椅子扔了出去。保镖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吓得声音结结巴巴道:“啊~~~对…对不起,使者。”(俄)阿布没有说话,而是目光如炬地看着前方。只听啪得一声,一个刚冒头的战斧小弟被炸得脑袋开花,血唰地就流下来了。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场昏了过去。

    阿布歇靠在墙上,幽幽道:“都出来吧,别躲躲藏藏了。”(俄)

    他还没说完,一个长得跟黑熊一样的大汉从墙后面走了出来。在他的身边,还有接近二十号打手。大汉露面之后,连想都没想,快速抬起手中的枪,瞄向阿布。“卡卡卡”手枪转来撞针空饷的声音,原来手枪里的子弹早就打空了。他是这样,他的手下们也没好到那里去,一个个早就“弹尽粮绝”了。阿布这边的情况和他们那边差不多,充其量还有少数几个人枪里有几颗保命弹。

    正是由于对现场战况的准确估计,阿布甚至连躲避的动作都没有。如果此人不是太聪明,那就是他已经疯了。

    黑熊大汉明明知道弹夹里已经没有子弹,但还是不甘心,又使劲扣了扣扳机。最后实在是气得不行,直接把空枪朝阿布的脑袋砸了下去。

    精钢打造的手枪,分量极重。要是真被它砸中,就算不死也得脑袋开花。这一次,阿布依然没有动。等到手枪距离他的脑袋还有巴掌那么宽的距离时,他突然出手,毫不费力地将空枪滑飞出去,有点太极的“四两拨千斤”招式。

    一直沉默的阿布这才开口:“你就是那第三个‘军团’?”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钥匙人’,只是下意识地问了问。谁知这一问不要紧,黑熊大汉像吃了枪火一样,暴跳如雷地冲杀过来:“你见过活人跟死人说话的吗?”

    阿布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不好意思,我真不该问你。”(俄)

    “看招!”黑熊大汉手里凭空多出两段钢管,每根钢管都有八十公分左右,看上去分量极重。加上黑熊大汉无比霸道的力道,要是被它砸中,轻者伤筋断骨,重者吐血而亡。

    阿布的保镖和护卫们不敢大意,赶紧将阿布围在中间,严密保护他的安全。

    谁知,阿布却并不领情。他将面前的两名保镖拨开,邪笑道:“谁都不准帮手,我要切下他的脑袋。”(俄)

    这时候,以黑熊大汉为首的二十多位战斧打手业已赶到。黑熊大汉身材粗壮,看上去非常笨重,实际上动作奇快无比。他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然而跟阿布比起来,还是差一大截。就在黑熊大汉的钢管快要触碰到阿布的骑马刀时,阿布的身体突然往旁边一偏,骑马刀并未与钢管擦出火花。当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阿布的一条腿突然九十度反踢呢回来。

    “啪!”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黑熊大汉的庙门上,其力道之大,连鼻梁都塌了下去。黑熊大汉摸了摸鼻梁,看到满手的鲜血,怒而视之,反手抓住阿布的衣服,然后狠狠地朝地上砸了下去。

    寻常人被自己踢一脚,基本上都得当场晕死过去。没想到这人不但没有晕倒,还有能力抓住自己的衣服。

    阿布觉得有些诧异,但还远远没有达到致他于死地的地步。“使者小心。”(俄)

    就在保镖和护卫们大声提醒的同时,阿布双手一抱头,避免脑袋和水泥地进行亲密接触,这也就间接挽救了他的一条命。

    这一招没有把阿布弄死,黑熊大汉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之后,要想把他弄得像现在这样狼狈,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一击不中,黑熊大汉想故技重施。他抓住阿布衣服的双手握得跟紧了,刚准备用力把他第二次抡起来,谁能想到阿布忽然耍了一招金蝉脱壳,衣服还在黑熊大汉的手里,人已经“弃衣遁走”了。

    “啊?”黑熊大汉觉得遭到了侮辱,反过身来直冲向阿布。阿布目露凶光,从相反的方向奔跑过来。

    两人很快碰到了一处,黑熊大汉憋住力气,对着阿布的脑袋毫不留情就是一钢管。

    他快,阿布的动作也不慢,他不退反进。与此同时,抬起胳膊,将对方持钢管的手腕挡住。

    嘭,随着他的格挡,黑熊大汉的钢管在距离他头顶三寸左右的地方停下来,再砍不下去一分一毫。

    黑熊大汉脸色顿变,他还没反应过来,阿布的胳膊一翻,顺势抓住他的手腕,再向回一撸,黑熊大汉手中的钢管已不可思议地落入他的手里。阿布把夺过来的钢管抡圆了,对准黑熊大汉的面颊恶狠狠拍了过去。

    因为距离太近,他只用了三分力气。即便如此,黑熊大汉也受不了,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钢管正拍在黑熊大汉的额头上,后者就觉得脑袋嗡了一声,眼前发黑,直冒金星,人也随之不由自主地向后连退。

    阿布根本不给他喘息之机,向前进身,以刀柄对准黑熊大汉的头顶,猛砸下去。

    嘭!这一刀把,直接把黑熊大汉打倒在地,后者声都没吭出来,当场晕死过去。

    而他手下的那些打手也没好到哪去,只这一会的工夫,十余人被打到,有些人是当场晕死过去,有些人则是受了伤,身子在地上蜷成一团,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其他人看到这架势,连手都没动一下,拖着兵器,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看到这些被吓得差点尿了裤子的战斧打手,阿布身后的保镖和护卫们齐声发小,心说这就是昔日俄罗斯全国实力排名前三的战斧?真是叫人失望,不过是一头老了、被砍掉熊掌的黑熊而已。

    阿布在黑熊大汉的身上找了一会儿,还真得找到了第三把钥匙。他狞笑一声,坏坏道:“你没用了,可以死了。”(俄)

    “扑哧!”黑熊大汉被一刀刺了个透心凉。这还不算完,下一会儿,他居然还把黑熊大汉的脑袋砍了下来,肚子剖开,肠子都被挑了出来。

    其手段,残酷到令人发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