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96章 装病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95章 水漫金山
  • 下一章:第797章 财主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旗下弟子被杀的杀,俘虏的俘虏,许多俘虏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被冻伤手指、脚趾。严重的,甚至需要截肢,瘫痪。唐如之在心腹的全力护送下,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不过耽搁时间过长,他的右手已经彻底失去了功能,最后也只能截肢保住性命。

    断臂之仇,让唐如之恨毒了谢文东。他发誓,一定要谢文东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自办事处一役后,谢文东“病”倒了,据说是很烈性的传染病。黑带的教皇维克多,曾经多次请求看望谢文东。都被他手下兄弟,以此类理由婉言拒绝了。维克多也明白,谢文东晚不病早不病,偏偏这时候病,就是在这种沉默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事后他仔细想想,那天晚上自己做的确实有些过分。如果谢文东真的死在幽灵猛虎帮的手里,文东会和洪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就相当于给黑带多树了两个强敌。

    为了示好谢文东,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愧疚之意,维克多重新调派了一支精锐布防办事处。不过,谢文东显然不太领情。他要维克多明白,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在黑带、战斧都快忘了“凯撒大帝”名字的时候,他们又一次出现了。谁也不会猜到,“激活”他们的,会是文东会、洪门双料大哥谢文东。

    这一次,他们不再“小打小闹”,劫个军火毒品拉倒,而是把矛头瞄准了黑带和战斧的核心产业——石油天然气。

    黑带、战斧拥有有各自的天然气公司,每年天然气公司的收益,可以占全部收益的一半,是他们绝对的支柱产业。现在他们正在与幽灵猛虎帮交战,资金消耗非常大。如果把两家的石油天然气公司搞成一锅粥,就等同于绑住了他们一只手,截断他们的后路。

    当然,谢文东这并不是在帮幽灵猛虎帮,也不纯粹是为了泄愤,他这么做,完全是从大局着想。

    他必须让两大帮派的教皇明白一个道理“没有谢文东,黑带和战斧在幽灵猛虎帮面前,就是两个耄耋老者,两个半截身子已经埋进了土里的人”。

    黑带的石油天然气公司,名叫柴可夫斯基天然气公司。顾名思义,它的第一任总裁就叫做柴可夫斯基。柴可夫斯基是黑带创始人之一,也是黑带的元老,目前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就连教皇维克多见了他,都是毕恭毕敬的。他在六十年前已经退休了,现在柴可夫斯基天然气公司的总裁,是他的孙子,七彩·柴可夫斯基。

    七彩·柴可夫斯基外号“地主”,是黑带的两大管家之一,另外一个人是副教皇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负责的是黑道的生意,而“地主”负责的是白道的生意。

    这个“地主”非常神秘,只有教皇维克多、弗拉基米尔等少数黑带高层,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这个数字不会多于十个。而真正见过他面的,只有两个人,那便是维克多和弗拉基米尔。

    对方藏得如此之深,“凯撒大帝”就算有暗天眼的帮助,想要找到“地主”的下落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没办法,只有试着从弗拉基米尔这边打开缺口。

    自从办事处战役结束后,弗拉基米尔往谢文东这边跑的次数更多的。对外人,谢文东是“病”得很严重。对他,谢文东生如活虎,一点病也没有。

    这天,弗拉基米尔与东心雷相处的很不错。东心雷酒量不错,但和谢文东一样,战斗期间很少有酗酒的时候,不过这次是个例外。两个人喝了三瓶白兰地,两箱冰啤。

    “弗拉基米尔,你们黑带都不要你了,要不到我这里来吧,我至少给你谋个堂主的位置。”东心雷大着舌头,给弗拉基米尔敬酒。

    弗拉基米尔学着ZG人的礼仪,朝谢文东拱了拱手:“谢谢兄弟的好意…我在黑带呆了这么多年….舍不得啊….教父对我无情,我不能对他无义。”

    “我们ZG有一句古话,叫做良禽择木而栖….弗拉基米尔…..你…..你是个人才,难不成就这样一直颓废下去?”

    “嘿嘿”,弗拉基米尔压住东心雷的手,左右神秘地看了看,醉意已经十分明显:“你放心吧,教父他舍不得放我走。现在他听了谗言,认为我和谢先生会出卖他,瓜分掉黑带。等他明白过来,肯定….肯定会给我官复原职的…..”

    “喝酒!”东心雷重重一砸桌面,扬起脖子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喝酒。”弗拉基米尔学着东心雷的样子,也重重砸了一下桌面,将啤酒一饮而尽。旁边的张研江,给他们满上酒。

    感觉弗拉基米尔喝得差不多了,张研江转了转眼珠,开始从前者身上套取情报:“我听说,你们黑带有一个叫‘财主’的人,比你们的教皇维克多还要神秘,他是做什么的?”

    “财主?!”弗拉基米尔在桌上的雪茄盒中抽出一根雪茄点上:“你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张研江不慌不忙地回应道:“好奇呗。我在想,什么样的人,居然会这么神秘,他的身份难道比维克多还要特殊?”

    “这是两个概念。维克多先生是黑带的精神支柱,而财主是黑带的金钱支柱。我告诉你他是干嘛的哈….他是……”弗拉基米尔借着酒劲,将财主的来历和身份简单地说了一下。

    张研江暗道,这和老刘了解到的情况差不多。不过,这些情报都没有特别大的价值。真正有价值的情报,还在弗拉基米尔的脑袋里。

    张研江不愧是文东会的智囊,说话很是有技巧:“这倒是很有趣,有机会我倒真想和他见见面。”

    “你见不到他的,你也说了,他很神秘。”弗拉基米尔吸了口雪茄,仰起脖子,闭着眼睛很是享受地吞云吐雾起来。

    “我相信缘分,或许有一天我真的能遇到他也难说。”“哈哈,你就算遇到他,也绝对想象不到,他就是财主。”弗拉基米尔眼睛还闭着,随后来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