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91章 生死之战【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90章 为松才/名远船服加更
  • 下一章:第792章 办事处之乱【三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很快,他们就霸占了一楼的整个大厅。就当他们拖着水管,往楼梯方向走去时,一道黑影从上面的楼梯扶手上快速滑了下来。

    这帮幽灵猛虎帮的杀手们反应也快,马上打开水管,准备对来人扫射的时候。没想到,来人速度奇快。水龙还没升天,黑影便已经闪到人群当中。

    只听黑影震声一喝,手中的利刃将一名身高一米九的俄罗斯大汉的脑袋斩落:“一群鼠辈。”他斩的这人不是普通的小弟,是幽灵猛虎帮的准黑衣骷髅使者。虽然还达不到黑衣骷髅使者的级别,但他的本事可不弱。没想到,居然被人一刀就干掉了,来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妖孽。

    “啊!”幽灵猛虎帮阵营中一阵大乱,纷纷提刀迎战。

    黑影力道奇大,一把唐刀,或刺或砍,招式虽然不好看,却是最实用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谢文东手下大名鼎鼎的任长风。

    任长风在干掉几名幽灵猛虎帮大汉后,从一人的手里抢过水管,反向对着周围人胡乱一顿喷射。这是谢文东给他下达的命令,既然断不了对方的水源,那只有把水管抢在手里。冰冷的自来水从幽灵猛虎帮众人的领口灌进去,皮肤的毛孔一接触到这些冰冷的液体,立马收缩成一个又一个的小疙瘩。然而,这并不能阻挡寒气的入侵。

    下一秒,他们仿佛感觉自己的血都被冻住了,全身上下不受控制地打着颤,寒冷甚至都沁入进骨髓里。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感觉,甚至让人有自杀的冲动。

    见己方的一条水管的控制权被敌人掌握在手里,另外三条水管的操作人也来不及想太多。对着任长风一顿喷射,冰冷的自来水刹那间将其完全浸透。饶是任长风这样的强者,面对如此严寒,也忍不住发出一阵痛苦的叫声。

    他咬紧牙关,一手用唐刀劈砍着敌人,一手一刻不停地来回摆动着手中的水枪。不一会儿功夫,有上百人中招。这些人被冻得瑟瑟发抖,牙齿上下不停地打架,连嘴唇都冻得发紫发青。

    “妈的,来啊,看谁熬得过谁。”任长风嘴里吐着水,虎目圆瞪,靠着坚强的毅力苦苦坚持着。双方就僵持了一阵,那些幽灵猛虎帮弟子马上扛不住了,纷纷往后退去。任长风不依不饶,扛着水管追了出去。

    没想到己方辛辛苦苦做好的筹备,居然被任长风一个人给破掉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唐如之恨得巴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肉下来,眼见着“水漫金山”这一招失去了作用,他只能让人把水关掉。

    任长风玩得正疯,手里的水突然停了。他大叫一声,挥手用唐刀将手里的水管斩断。

    这时候,幽灵猛虎帮的后续部队也压了上来。本来以任长风的性格,非得和敌人大战三百回合不可。但是,他有那个心却没那个能力。侵入骨髓的寒意,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他的战斗力。如果任由湿衣服披在身上,水会很快结冰,到时候他的身体将出现不可逆的冻伤。任长风不敢冒险,只能拎刀撤回到楼上。

    见谢文东的大将任长风跑了,这些幽灵猛虎帮的后续人马哪能善罢甘休,兜着前者的屁股追杀上去。

    当然了,这次他们可不敢再用水。生怕谢文东来个故技重施,以一员大将迎战,抢过水管把己方几十号人甚至上百号人冻成冰棍。

    “长风,到我后面来。”

    任长风正夺命狂奔中,一座“大山”骤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任长风看到他,心里一喜:“有他,我命无忧也。”他笑着喊道:“格桑,剩下的都交给你了。”

    “好咧,都交给我吧。”格桑咧开大嘴,傻乎乎地笑道。他将任长风让到身后,顺手捉过走廊上的一个垃圾桶。好家伙,四五十斤的垃圾桶在他的掌心里,跟个塑料袋没区别。这是格桑自换心脏后的首秀,虽然没穿那身银甲,但其强大的杀气还是排山倒海般铺面而来。

    且说任长风这边,有格桑帮他断后,他便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逃”往谢文东等人所在的五楼,五楼也是一众核心的住所。这个“逃”字,可一点也没夸张。任长风越往上面跑,就越感觉自己身上越僵硬,已经渐渐麻木起来。他甚至觉得,爬五层楼,比攀登珠穆朗玛峰还要艰难。

    最终,任长风带着无尽的狼狈,跌倒在五楼的楼梯口旁。谢文东吓了一大跳,赶紧让人把任长风的衣服脱掉,光着身子抬进被窝里,上面再盖上七八床棉被,床下面的电热毯插上电。

    看到任长风身体不停发抖的样子,谢文东和兄弟们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上,担心他的身体被冻坏。弗拉基米尔告诉谢文东,以他的经验来看,像任长风这样绝佳体质的人,冻这么“一小会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弗拉基米尔是俄罗斯人,喜欢直来直去,想什么就说什么。他的话不是很中听,周围一众也能暗暗舒了口气,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且说格桑这边的战斗。他操起垃圾桶,守住一处楼梯口。不管是多少人来,来的是什么人,都毫无例外被格桑砸到在地。他太强了,强到人神共愤的地步。

    才这么一会儿工夫,楼梯上就摞了厚厚一层敌人。这些人有得脑袋被打得开花,有得被打得骨折,有得被打得内出血,有得已经死了,有得还在痛苦得呻吟着。按理说,打了这么久,就算台机器也得歇歇加油了。可再看他,还是一副完全不知疲倦的样子。

    看到对方面目狰狞,一身是血的可怖模样,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幽灵猛虎帮精锐,被吓得当场腿发软,有得甚至直接尿了裤子。不管上头的头目怎样发号施令,他们都不敢在往前前进一步。这边有格桑把守,要想冲锋上去基本不太可能。

    于是,唐如之马上改变进攻方向,让精锐们从另外一条楼梯上杀上去。

    这条楼梯的把守大将,是久为参战的大陆洪门副帮主东心雷。他久未参战,依旧“宝刀未老”。。格桑那边大部分的伤者是内伤,而东心雷这边无一例外全是外伤。他用得是一把特大号的开山刀。这把开山刀是他让姜森从ZG带过来的。不但钢口好,材料也是一流,而且分量极重。

    幽灵猛虎帮弟子所用得骑马刀、军刺,完全不是这把特大号开山刀的对手。更别说双方的势力本就悬殊。那些人不是被砍断手脚,就是身体被刺穿。现场一片狼藉,到处是拖沓的肠子、湿滑的鲜血,臭气熏天的秽物,俨然屠宰场。

    要想突破格桑的防御,基本是不太可能的,现在唯有从东心雷这条路上打开缺口。

    唐如之了解到现在的战况后,立马给前方交战的手下发去指令:“谁第一个打上楼去,奖励美金二十万,直接提拔至金衣骷髅使者,地位仅下于黑金骷髅使者和骷髅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千百年来亘古不变的定律。

    听到黑金使者的叫喊声后,幽灵猛虎帮的这帮精锐们,一个个双眼充血,纷纷嚎叫着,拼了命地往办事处的楼梯上冲。

    一人拼命,十人不敌,更别说数百号精锐同时往一点使劲。幽灵猛虎帮这在明知道前面是火坑,还要往前冲锋的尽头,确实让人心生胆寒。如果现在在东心雷位置的,是个实力很强但见识不广的人,绝必被眼前的气势吓倒,早就心生怯意,不战而逃了。

    但他是东心雷,一个跟着谢文东南征百战,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大人物,敌人再疯狂的进攻也吓不倒大名鼎鼎的东心雷。

    东心雷沉下心来,挥舞着手中的开山刀,稳扎稳打,一连打退了敌人七八次猛烈的进攻。这时候,东心雷明显感到压力在逐渐增大。他不是格桑,天生神力,站在远处打个半小时一小时也不累。将要感觉力不从心的时候,关张二人及时赶到。

    谢文东收服关张的时候,东心雷并不在现场,但他听过任长风袁天仲等兄弟谈起,听说东哥为了收服他二人,学诸葛亮擒了他七次。最后,两个人才死心塌地地跟着谢文东。被东哥如此看重的人,想必身手不会太弱。果然,他俩一亮家伙,立马为东心雷分担了很大的压力。

    东心雷哈哈一笑:“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两位兄弟,还真有一套啊。”

    小关羽、小张飞二人,隶属于任长风旗下,也是洪门的人。自然,也是东心雷的手下。听到副帮主如此夸耀自己,二人都很受用。

    小关羽比较谦虚,连连摆首:“雷哥说笑了,不敢当不敢当。”小张飞比较大大咧咧,也是个心直口快爽朗的人。他没有那么多弯弯绕,摸了摸脸上的络腮胡,大笑道:“如果这场仗打赢了,雷哥要请我喝酒,酒至少要二十年的茅台。”

    东心雷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好,别说是二十年的茅台,三十年的茅台我也请得起。”他打心底里喜欢小张飞,认为此人没有心机,给人以真诚的感觉。至于小关羽,他反而没有这种感觉。这也不是说他对小关羽有什么偏见,可能是相比之下,小张飞更对他的脾气吧。

    有了关张二人的加入,东心雷这边也成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