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94章 下水道的战役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93章 决定胜负的关键
  • 下一章:第795章 水漫金山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臭污水的味道,那可跟粪水没啥区别。那名杀手干呕了好一会儿,嘴里叽里呱啦地不知道骂些什么。只知道他骂完以后,整个人都像头愤怒的公牛。他三步并作两步,从污水里一跃而起,掏出匕首对着谢文东的胸口狠狠刺了下去。

    谢文东轻松躲过,随后弹出金刀,一送一摆之间,银线牢牢地勒住了那名杀手的脖子。这时,有一名杀手朝着谢文东扑了过来。

    后者再一摆手,银线又套上了那人的右手。谢一用力,那名被套中手腕的杀手的整只右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那名被套中脖子的杀手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接着周围的景物天旋地转,下一秒他便没了任何知觉,原来他的头颅已经从身体上滚落下来。谢文东并不停顿,趁着“断手杀手”发着杀猪般的惨叫时,将开山刀刺进了他的喉咙。

    谢文东一口气,连干两名杀手,其下手只稳准狠,连旁边的弗拉基米尔都为之胆寒。他以前从来没见过谢文东出手,今日一见,真叫他瞠目结舌。原来谢文东不但智谋超群,身手也是一流。

    这边,弗拉基米尔正被震撼着。前方压来两把钢刀,他身形一侧,避开锋芒,接着,两腿一用力,高高跃起,手中的骑马刀同时划出。

    刷!这一刀,又急又快,在冲过来的两人的头顶扫过,虽然没取了他们的性命,却将两人的头皮削掉好大一块。

    “啊。。。”两人惊呼痛叫,满面是血的连连倒退。弗拉基米尔是那种地地道道的俄罗斯大汉,所用招式都极其简单,主要利用力道迅速击垮敌人。虽然样子不如袁天仲褚博的好看,不得不承认,这同样很管用。

    还没等两人站稳脚跟,弗拉基米尔手中的骑马刀猛地往前一滑,刀锋入肉,两名杀手胸口同时被撕裂,超过五条肋骨被这一刀斩断,其力道恐怖如斯,可见一斑。

    不过,这两人也够彪悍的。虽然胸口遭到重创,但他们还是忍着剧痛,用脚前掌捻动里面,如饿虎扑食般扑向弗拉基米尔。两人不约而同挥动钢刀,同时腾出另外一只手,摸向腰中的狩猎刀。俄罗斯狩猎刀,见闻于世界,它的名气甚至比骑马刀还要大。虽然样子丑陋难看,也不长(只有尺余),但锋利无比,剔骨削肉剥皮完全不在话下。

    眼见着骑马刀暴袭而来,弗拉基米尔探刀将其架住。而真正的杀招,是那两把狩猎刀。如果弗拉基米尔不能躲过它们,上面再抵挡及时也是无济于事。那么,他到底是怎样出招保住自己的命呢?

    原来,他也有狩猎刀。而且,他的这把狩猎刀,比两名杀手的材料还要好,尺度比他们的还要大,刀口比他们的还要锋利。三个人,六把刀,弗拉基米尔手腕一翻,用自己的狩猎刀由下向上挑去。

    “咔嚓”,两人的手筋被弗拉基米尔以极快的速度挑断。这时候,弗拉基米尔第三次出招,骑马刀和狩猎刀一长一短,刺进了两人的胸膛。

    树无根必倒,人无心必亡。两具庞大的尸体轰然倒入排水沟中,仿佛刚刚发生了一场巨大的泥石流。

    谢文东、弗拉基米尔的残忍,激起了战斗民族骨子里的那份刚毅和凶悍。剩下的杀手几乎同时尖叫一声:“为同伴报仇。”(俄)然后朝着两个人冲了过来。老实说,他们的身手确实不弱,可要是和谢文东这些人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还没等他们接触到谢文东与弗拉基米尔,便被五行兄弟、褚博、袁天仲打倒在地。

    战斗结束,也有几个人还没死,躺在血泊当中不停地抽搐。这时,袁天仲拿着他那把带血的软剑,在尸体堆里跳来跳去,对目标再次补刀,手段着实狠辣。即便如此,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这就是战场,这就是江湖,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仁慈,绝不会出现在他们的身上。

    杀掉了这二十名杀手后,大家仍然保持着警惕,不敢大意。

    谢文东吐出嘴巴里的手电,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金刀上的血,对弗拉基米尔道:“兄弟快看看,这消防栓怎么开启?”消防栓上写的是俄文字,在场的人也就只有弗拉基米尔看得懂。

    弗拉基米尔看了一会儿,随后笑道:“哦,这是消防栓的水量开关,这是消防栓的水压控制开关,这是过载报警开关。我们只需要把前两个开关打到最大就行。”

    说着,他撸起了袖子,开始转动消防栓的阀门。

    阀门一开,消防栓上的压力表指针开始摆动,一直摆到最大,他才停手。

    “搞定了,现在得看姜先生那边了。”

    谢文东阴笑一阵,摁向了耳朵上蓝牙耳机的开关:“老森,总闸已经打开了,让兄弟们把消防栓全打开,淋死这帮王八蛋。”

    “得咧,保证完成任务。”姜森高兴地笑了笑,随后安排手下,按照谢文东的计划,开始行动。

    这时候,办事处的战斗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阶段。双方使出浑身解数,大有不把对方压死决不罢休的架势。

    此刻,唐如之站在办事处门前的那条街道上。看着迟迟不曾攻下的办事处,急得满头大汗。对方明明只有百十号人,为什么战斗力和战斗意志会如此顽强。如果黑带和战斧都是些这样的角色,那俄罗斯的地盘他们就根本用不着惦记了。

    他正愁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一个头目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汇报:“使者,使者,我们和留守在下水道的那些兄弟联系不上了,可能是出事了。”

    “恩?”唐如之呢喃一声:“他们会出什么……”“事”字还没说出口,他突然目光一闪,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不好,要出大事。”

    话音刚落,只听“咣咣咣”的声声巨响,几十条水龙从办事处的大楼上飞翔而下,冰凉的冷水立马灌满了唐如之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