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88章 为影子心加更(1)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87章 为wuyonghui888加更(2)
  • 下一章:第789章 为影子心加更(2)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我想见谢先生!”

    “请吧,东哥等候多时了。”

    “嘎吱嘎吱!”弗拉基米尔一行四人踩着积雪,继续往办事处大楼里面走去。

    进了办事处的大楼,便有人领着他们继续往里面走。越往里面走,里面就越热闹,打牌的,聊天的,看电视的,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进了茶馆一样。这些人,是黑带留在这里保护谢文东的。

    真出了什么事,估计也指望不了他们。谢文东真正靠得住的,还是他从ZG来的几十号精锐兄弟。

    看到他们如此携带,弗拉基米尔撂下风衣,大声喝道:“你们就是这样保护谢先生的吗?你们就是遵守上面命令的?”(俄)

    周围黑带人员一看是弗拉基米尔,差点吓得尿裤子,赶紧停下手中的事站了起来。他虽然暂时被停了工作,可家族内部还是有许多高层以他马首是瞻,这些人怎么敢得罪他。黑带的这些人都低着头,大气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麻烦降临到自己身上。

    “都给我站在原地一个小时,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动。”(俄)弗拉基米尔狠狠地扔下一句话,然后很不爽地往楼上走。

    在场的黑带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得老老实实站在原地。

    弗拉基米尔一肚子的不高兴,谢文东看上去却是一脸的轻松。前者见到后者的时候,后者正悠闲地和东心雷下棋。

    “弗拉基米尔,晚饭吃了吗?”谢文东拿着棋子,作思考状。

    “唉,没心情吃。”弗拉基米尔在谢文东面前不需要任何的隐瞒,老老实实回答道。

    不用他说,谢文东就知道他在为维克多把他的权力架空而气恼。说来也很容易理解,平白无故就被下了副教皇的位置,等于从高高的云层之上一下子就跌到十八层地狱。这事儿搁在谁的身上,谁也不痛快的。

    谢文东头没抬,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没心情,我这里倒有几个办法,让你心情好起来。”

    “什么办法?”弗拉基米尔不客气地从酒家上抽出一瓶白兰地,仰起脖子喝了半瓶。

    谢文东:“你之所以不高兴,是因为被人把顶替了。既然如此,你就把顶替你的那个人给做了。”

    他刚一说完,弗拉基米尔的脑袋就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那也是我的一个好兄弟,我不能为了自己把他的命给舍了。况且,如果我真的那么做,就等于公开违背教皇的命令,就相当于造反。”别看维克多把他的帽子给撸了,他心里还是敬重维克多的。

    谢文东顿了顿,继续道:“这是办法一。办法二,你把我杀了。”

    “啊?”弗拉基米尔眼珠子瞪得都要掉下来了:“谢先生为什么要这么说?”

    谢文东半开玩笑地解释道:“幽灵猛虎帮之所以挑拨离间,为得就是让我们彼此之间产生隔阂。如果你把我杀了,隔阂不就没有了。那样一来,维克多也就不用担心我觊觎俄罗斯的地盘了。”

    弗拉基米尔更不能接受了:“谢先生不要这么说,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对朋友下手呢。教父他看不清眼前的形式,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幽灵猛虎帮越是穷凶极恶,就越说明他们对谢先生的忌惮,我可不能上了他们的当。”

    “啪!”谢文东终于落子:“那只有第三个办法了,让幽灵猛虎帮的人打一场大胜仗,黑带和战斧吃了亏,自然会记起我这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弗拉基米尔脸霎时就红了,他把剩下的半瓶酒一股脑儿喝个赶紧,借着几分酒劲道:“不管那么多了,不就是一个位置吗,我想开了。如果黑带真的不要我,我大不了投到谢先生旗下,我想谢先生总不会让我饿死吧。”

    “哈哈,欢迎,欢迎。黑带战斧那么多人,也就弗拉基米尔先生这一个明白人了。”东心雷哈哈大笑说道。谢文东站起身来,把弗拉基米尔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老朋友,我现在有难了,你可得帮我。”

    “什么?谢先生为什么这么说?”弗拉基米尔迟疑一阵,心说维克多教皇只是不再让谢文东指挥战斗,可没说要杀他啊。带着疑问,弗拉基米尔认真地听着谢文东的回答。

    谢文东正色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幽灵猛虎帮的杀手正往这里赶过来。分化我们只是第一步,干掉我才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我死了,还是死在你俄罗斯的地盘上,我的兄弟将会不顾一切代价为我报仇,你们黑带自然也脱不了关系。”

    简单的一句话,却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说得清清楚楚。弗拉基米尔不是傻子,不管于公于私,谢文东都不能在这里出事。

    他的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厉声道:“谢先生是说,幽灵猛虎帮要杀你?”

    谢文东点下头:“我在莫斯科没有根基,如果贸然跑路,很容易受到幽灵猛虎帮的追杀,到时候连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守在这里,用这栋建筑做掩护。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我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弗拉基米尔自知此时非同小可,他连想都没有,爽快地答应。可转念一想,自己的权力已经被架空,一个没有权力的人该以什么形式给他们发号施令。他把自己的顾虑告诉给谢文东。他也是喝酒喝多了,反应都有些迟钝了。

    谢文东连想都没想,张口就给他出主意:“你虽然暂时离开了黑带,但还有许多忠心的手下在黑带。只要你给他们打电话,以个人的名义,请他们带着手下兄弟来这里喝酒,他们肯定不会推迟的。”

    其实,大家心照不宣。来这里喝酒,其实就是保护谢文东的。

    弗拉基米尔觉得谢文东说得有道理,立刻掏出手机,给一些信得过的手下打去电话。

    打电话内容很简单,地址,喝酒,带人!

    谁知道,幽灵猛虎帮的杀手来得非常快,没等弗拉基米尔的人赶到,他们就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