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87章 为wuyonghui888加更(2)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86章 为wuyonghui888加更(1)
  • 下一章:第788章 为影子心加更(1)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既然谢文东早就安排了这支预备部队,为什么非得等到己方六百兄弟快败了,才出动。如果提前出动,损失不是还可以降低、战果还扩大么。

    弗拉基米尔把心里的疑问,告诉给了东心雷。

    东心雷爽声回答道:“兵法上讲‘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黑带这段时间经常吃败仗,手下兄弟的军心已经跌到了低谷。反观幽灵猛虎帮,是气势如虹。如果提前把预备部队顶上去,效果不会太明显。而等到幽灵猛虎帮的人把黑带的人打得哭爹喊娘时,那二百兄弟心里早就憋足了火。一声令下,就好像猛鬼出笼,战斗力瞬间被放大数倍。再加上在速度上有绝对的优势,怎么能不胜。所以,这才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弗拉基米尔听完了,直接呆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只见他仰天大笑三声,情不自禁地拍起了手:“妙啊,高啊,谢先生真不愧是一流的军事专家,我今天是受教了。”

    他这不是套话,而是真的发自肺腑。俄罗斯人傲慢,好战,要想得到他们的尊重甚至是仰慕,只有表现得比他们更强,谢文东确实做到了这点。

    “将军!”谢文东一记“双炮连环”,将张研江的“老帅”逼入绝境。张研江仔细看了棋盘好久,最后才无奈弃子投降:“东哥,我输了。”

    “哈哈,谢先生,我来陪你玩一局。”弗拉基米尔摩拳擦掌,嬉笑道。

    谢文东抬了抬头,柔声道:“弗拉基米尔先生现在有时间陪我下棋了?”“有,有,陪你大战三百回合都行。”弗拉基米尔兴致勃勃道。

    两人下到第三局的时候,贝加尔湖的战斗便告一段落。不出预料,黑带大败幽灵猛虎帮,后者损失惨重,要么被杀,要么俘虏,一个也没跑掉。

    贝加尔湖的战事告一段落后,谢文东又一鼓作气,连赢了幽灵猛虎帮三四场,直把唐如之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带着手下一退再退。在谢文东的统筹下,直接收复了黑带失去的莫多尓市的全部地盘。

    这几场战斗,虽然还改变不了俄罗斯黑道的现有格局,却在道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黑帮人员都想知道,谢文东到底是用什么办法,重挫如日中天的幽灵猛虎帮的。

    一时间“谢文东”这三个字,居然甚至超过了“黑带”“幽灵猛虎帮”“战斧”,成为众人茶前饭后的谈资。

    众所周知,俄罗斯女郎,向来喜欢真男人。一些年轻貌美的俄罗斯mienv,想尽办法都想见见这个谢文东。甚至扬言,如果能得到他的爱慕,不惜献上自己的身体,这让多少人黑带、战斧的多少男人都眼红不已。然而,谢文东对她们并不感冒,不管是谁,一律不见。

    唐如之的人马在“贝尔加湖”的冰面上大败后,幽灵猛虎帮上下一片震惊,心说黑带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缠了。一调查,原来是谢文东搞的鬼,这下,让幽灵猛虎帮的高层彻底没注意了。谢文东这个人的厉害,他们都见识过了,己方在ZG五六万人,被谢文东用了两个月就彻底击溃,此人堪称千年难遇的妖孽。要想正面对抗,他们真没有多少把握。

    这时,唐如之提出一个点子。谢文东厉害是厉害,可他在俄罗斯毫无根基,连出门都得让黑带派人保护。只要想办法把他逼到绝境,不愁他不阴沟里翻船。

    自那以后,俄罗斯黑道上便传来闲言碎语。说黑带的弗拉基米尔和谢文东勾结,想要鲸吞掉俄罗斯的地盘,实现势力全球覆盖。一开始,黑带和战斧的高层还是不太相信的,也猜到了这应该是幽灵猛虎帮故意挑拨关系所用得手段。

    可是时间一长,三人成虎,战斧和黑带的高层想不相信都难了。这时候,幽灵猛虎帮又主动示弱,让黑带和战斧夺回了一些地盘。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谢文东,黑带和战斧照样可以打败幽灵猛虎帮。

    如此一来,黑带和战斧的高层便对谢文东有所警戒。具体的行动也不让他参加了,甚至连保护他的精锐人马都全部被撤走,换成了一些没用的老弱病残。这些人打起仗来没多大用处,监视人来倒没问题。除此之外,连弗拉基米尔都被架空,教皇维克多新晋提拔了一位副教皇,接替弗拉基米尔的工作。

    眼前的处境,一下子对谢文东不利起来。

    这是贝尔加湖战役结束后的整整三十天之后。

    二零一三年一月五号下午,莫斯科下了一场大雪。还没到下午五点钟,天已经完全黑了。

    偌大的莫斯科城里,大雪纷飞,鳞次栉比的房屋顶上,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

    风很大,刮得枯枝上的积雪片片飞落,寒蛰惊起,群鸦乱飞,大地寂然。

    莫斯科西南行政区的文东集团办事处,是地处PO1标地西南边的一栋十层建筑。平常,这里很是忙碌,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非常多。因为快到俄罗斯的新年(一月十七号),工地上的工人都已经提前放假过年。如此一来,文东集团办事处显得冷清许多。办事处门前的大街上,也静得没有一条人影。唯有街边路灯昏暗的灯光,点缀这寒夜里的寂静。

    “嘎吱嘎吱!”差不多过了三分钟,五个身穿黑色披风的人,踩着厚厚的积雪,一步步往文东集团办事处走去。

    “是谁?”(俄)五个人刚走到办事处近前,就有两名白血兄弟把他们拦住。五人纷纷把帽子摘下来,露出本来面目,原来是弗拉基米尔和他的是个保镖。

    自从被维克多变相革职以后,弗拉基米尔经常往谢文东这里跑。莫斯科这么大,他却不知道去哪儿,到谢文东这儿来反倒开心些。至少,有酒有肉有朋友。

    “是我!”弗拉基米尔用中文直接回应。

    看到他们的面庞,两名白血兄弟放下警戒:“原来是弗拉基米尔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