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82章 为松才/名远船服加更(2)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81章 为松才/名远船服加更(1)
  • 下一章:第783章 为松才/名远船服加更(3)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听谢文东说对这个竞拍没多大兴趣,弗拉基米尔呼了出气。他附和着说道:“没错,房地产再暴利,也没有军火暴利。谢先生,前面有一家特别好的酒吧,我带你们过去玩玩。”

    “东哥,我还没见过政府怎么卖土地的呢,要不咱过去看看,也当长长见识了?”

    说话的,是张娅婷。这话,也是谢文东教她说的,目的就是要让弗拉基米尔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完全是随心而为。

    谢文东刚刚还觉得没意思,被张娅婷这么一说,立马觉得“有意思”了。他笑着点点头:“既然你想去,那咱们就去看看。弗拉基米尔,咱们可以去看看吧?”

    红颜祸水!弗拉基米尔第一次觉得,ZG的先祖是多么的睿智,居然能用这么“恰当”的一个成语来形容女人。他也是第一次觉得,这么漂亮个女人,怎么会这么“讨厌”。

    这时候,如果弗拉基米尔再想扯别的,就未免有些太故意了。他犹豫了一下,只要顺着谢文东的话说:“当然,当然可以。”

    一行三四十人就往酒店门口走去。

    因为到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所以安保措施非常严格。光门口,就站着七八个保安。这些保安有得查邀请函,有得盘问,有得直接搜身,看有没有带武器。再看看谢文东这些人,虽然一个都西装革履的,但站在那儿气势就不一样。尤其是像格桑、土山这样看上去凶神恶煞的扎眼之辈。

    这些人一露面,便引起了保安们的注意。他们拿起对讲机,立马就叫来十多个同伴。

    “好家伙,这是冲着咱们来的啊。”谢文东托着手,继续往前走。弗拉基米尔是黑带的二把手,典型的面红心黑之辈。他幽幽一笑:“谢先生放心,在莫斯科这个地方,除了克林姆林宫我没法带你进去,其他的地方你想进,我就能让你进。”

    果不其然,谢文东一行人刚到酒店门口,保安们便迎上前来。一个看上去比较年长的保安还算礼貌地拦住他们:“不要意思先生,请出示您的请柬。”(俄)

    谢文东没有动,而是侧过脸来看向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笑了笑,拍了拍保安的肩膀,嘴里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话。刚开始,保安还有些不客气。等弗拉基米尔说完后,脸色立马就变了。他咽了咽口水,作出了请的动作。

    弗拉基米尔哈哈一笑,对谢文东道:“谢先生,咱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谢文东抬脚继续往前走,半道上兴致十足地说道:“我很好奇,你说了什么话,让他这么轻易就让咱们进来了。”

    弗拉基米尔并不隐瞒,对谢文东和盘托出:“我直接告诉他,我是黑带的副教父,今天来这里是受了莫斯科市长的邀请,请柬忘带了,如果他不相信,可以直接给市长阁下打电话,我报出了市长阁下的电话。”

    东心雷觉得不可思议:“就这么简单?”

    弗拉基米尔:“没错,就这么简单。”

    俄罗斯人好战好斗,俄罗斯又是个联邦国家,所以国内黑道帮派林立,黑道横行。不过,民众和政府对黑帮却有着较强的容忍度。如果黑帮不闹得太过火,民众也不太会出现恐慌,政府也不太会出手干预的。

    黑带在俄罗斯人心目当中可谓是大名鼎鼎,知道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所以普通民众能不惹他们就尽量不惹他们。他们只不过是给人家干活的,犯不上因为几千卢布把命给搭上去。

    东心雷嘀咕一声:“真是个神奇的国度。”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自豪道:“这就是伟大的俄罗斯。”

    顺着人流,谢文东等人一直走到酒店的三楼。三楼的大厅里,已经是人满为患,上流社会的人们正在热闹地谈论着什么。他们刚一进来,客厅马上就安静下来,所有的宾客齐刷刷地看着他们。首先,因为他们阵容庞大,足有三四十人;其次,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生面孔的黄种人。

    混黑道的,要想做大,就一定得和政府官员们打好关系,这是金科律例。在俄罗斯,同样也是如此。黑带势力那么大,自然和上头的官员有结识。一些人认出了弗拉基米尔,心里泛起了嘀咕,心说他一个混黑道的,怎么也对这种商业性的宴会感兴趣。

    “东哥,这是竞拍大会的资料,你看一下。”张娅婷拿起一张卡片,递给谢文东。谢文东摆摆手,并没有去接:“我又不是来买地的,看它干嘛,不看。你不是想看看政府是怎么拍地的吗,咱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对,咱们先找个位置坐坐。”弗拉基米尔看了看,最后把目光放在最前排最中间的位置上:“咱们坐哪儿去。”谢文东等人跟着弗拉基米尔来到了会场最中间的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一张卡片,上面用俄罗斯和英语写着“普尔特集团”。这个“普尔特集团”是美国四大房地产公司之一,也是个资产上百亿美元的财团。

    这次的拍卖会,“普尔特财团”和ZG的“万达公司”是本次竞拍会的两大热门。

    弗拉基米尔拿起纸牌看了看,然后不屑地丢在一边:“谢先生,咱们坐这儿。”

    谢文东也不客气,撩起衣服一屁股坐了下去。随行的人员也都不客气,纷纷落座。好家伙,他们这一下坐,把好几家财团的位置都占了。周围人不禁唏嘘,心说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这么放肆!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说出了弗拉基米尔的身份,接着一传二、二传四,很快在场的所有客人都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客人们在吃惊的同时,也对他身边的那位青年很是好奇,心说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和大名鼎鼎的黑带二把手平起平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