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79章 为徐治保加更(6)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78章 为徐治保加更(5)
  • 下一章:第780章 为徐治保加更(7)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莫斯科国际机场,一架由澳大利亚达尔文发出的播音747客机,缓缓降落在莫斯科国际机场。一阵刺耳的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响彻机场后,客机缓缓地停了下来。

    随着机舱门的缓缓打开,一位身穿褐色风衣,里面穿着藏青色中山装套装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戴着厚厚的黑色皮手套,鼻梁上挂着一幅墨镜,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王者之气。他的嘴角始终洋溢着一种难以名状的笑容,笑容中带着些许期许,带着些许凌厉。

    虽然这个人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他经历过的人和事,比几十个老头子加在一起还要多,所以显得异常老成和沉稳。

    他摘下墨镜后,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那双漂亮的丹凤眼。这双眼睛散发出寒芒,让人不敢与之对视。本来男人的气质已经极为不凡,再加上这双眼睛后,让他整个人更加完美。这种完美,当然不是外貌上的,而是本质上的。

    真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苍天,老天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了他。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世界第一黑帮总龙头,同是也是文东会帮主大哥,身兼东亚银行总裁、东兴银行总裁、东亚传媒总裁、东亚石油公司、东亚金刚石公司,洪武银行总裁,政治部上校,美国通用动力公司董事长(幕后人),美国摩根银行董事,美国银河实验室领袖,黑军、黑三角两大毒源基地的大毒枭,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走私军火商,也是世界第一杀手组织——白血,世界第一私人情报组织——暗天眼的实际控制人等十几个头衔的天之骄子——谢文东。

    莫斯科很冷,就连谢文东这样在dongbei长大的北方人,都觉得有些受不了。更别说像张娅婷、凌颜这样在热带地区长大的人了。不过,他们的身体虽然冷,但血热得快要沸腾了。

    没错,这就是俄罗斯的蓝天,这就是俄罗斯的土地,以后,这里就是我们奋斗的战场。

    不知不觉,两行热泪从谢文东的眼角流出。

    “东哥,你怎么哭了?”旁边的格桑呆呆地问道。谢文东渐渐平复了一下心中不断翻腾的心情,用手擦了擦眼泪,笑道:“我没事,格桑,你感觉怎么样?”

    格桑重重拍了拍胸口是,傻呵呵地笑道:“医生给我换了一颗心,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结果没死,真厉害。”

    格桑是在谢文东出发前一天赶到极乐岛的,之前呆在美国好几个月。在这几个月里,他做了换心手术,并在疗养院里疗养。

    也是因为巧合,他一刚到极乐岛,就碰上谢文东出战。本来,谢文东是不愿带格桑去的,他还是有些担心格桑的身体,虽然银河实验室的天才医生们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格桑这个呆头鹅居然跟在谢文东面前耍了个小聪明,他偷偷上了谢文东等人乘坐的直升机,并藏在直升机的驾驶室内。

    一直等直升机快飞到达尔文的时候,他才露面。没办法,谢文东只好带上他,并撤掉一个白血兄弟的名额。

    谢文东笑着拍了拍格桑的肩膀,动容道:“好兄弟。你怎么能死,东哥还要让你帮我打天下呢。”

    格桑不太会说话,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用袖子把眼泪擦干。

    “东哥,我们的老朋友来了。”东心雷指着前面一群衣装革履的老毛子,笑着说道。

    谢文东投眼一瞧,打头的正是弗拉基米尔——黑带的二把手。

    谢文东呵呵一笑,带着人下了飞机。刚一下走下舷梯,弗拉基米尔便带着人走了过来。还没走到近前,便张开手臂,兴高采烈道:“谢先生,我的朋友,欢迎来到莫斯科。”

    弗拉基米尔和文东会经常打交道,所以汉语也练得相当流利。双方都是老朋友了,谢文东也张开手臂,迎上前去:“老朋友,好久不见啊。”

    “哈哈!好久不见。弗拉基米尔一边说着,一边和谢文东拥抱在一起。两人见面,好一阵寒暄,这倒真不是装出来的,他们的关系确实比较要好。以前看弗拉基米尔,总是一副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的感觉,这次见他,人憔悴了不少,虽然脸上在笑,但眼睛中还是时不时地能透露出疲惫。

    “老朋友,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啊?”

    “唉,那个该死的幽灵猛虎帮,本来就把我搞得头大,现在又冒出个‘凯撒大帝’,这段时间我经常失眠啊。”弗拉基米尔与谢文东推心置腹道。

    一想到“凯撒大帝”的事,谢文东还真觉得有些感觉对不起他,毕竟那是自己搞出来的。对朋友玩手段,实在不是什么什么君子所为,虽然他本来就是个坏蛋。

    但从另外一方面想,这也不能全怪谢文东,谁叫黑带的老大维克多食古不化,要不然自己就不用费这么大力气,才能大大方方地带人来俄罗斯。

    “哈哈。凯撒大帝的事,就不用老兄你操心了。他们毁了我四千万的军火,我就算是挖地三尺,也得把他们找到,碎尸万段。”谢文东握了握拳头,“发誓”道。

    恩恩?弗拉基米尔连连点头:“谢先生的实力,还是有目共睹的。哎,怎么就这些人,不是说有一百人吗?”

    弗拉基米尔抬头,看看飞机上是不是还有人没下来。谢文东说道:“剩下的兄弟走陆路,有些东西还得用汽车运方便。”

    弗拉基米尔明白谢文东的意思,咧嘴一笑。正说着话,谢文东打了个响指,旁边的东心雷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一张A4纸递了过去。

    弗拉基米尔接过,凝声问道:“这位兄弟是?”

    弗拉基米尔和文东会打的交道比较多,对洪门的兄弟不是很熟悉。谢文东为其引荐道:“这位是东心雷,大陆洪门的副掌门,也是我的得力助手。”

    哎呀!弗拉基米尔吃了一惊,忙伸出双手去,客客气气:“你好你好,幸会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