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77章 为徐治保加更(4)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76章 为徐治保加更(3)
  • 下一章:第778章 为徐治保加更(5)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自从何浩然和张研江回来以后,谢文东变得更忙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他坐一上午都不带累的,现在坐上一个半个小时就会觉得腰酸背痛。

    “水镜,帮我捶捶肩膀,哎呀,是我老了吗,身体怎么感觉一天不如一天了。”谢文东扭了扭脖子,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水镜答应一声,来到谢文东身后,轻轻地捶着。

    木子正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听到谢文东说话,他头也没抬地邪笑道:“东哥,我应该能治你这毛病。”

    “恩?”谢文东来了兴趣:“这倒稀奇了,木子你什么时候成大夫了,那里说说看。”

    木子嘿笑着放下手机,挺直身体,假装一本正经地摇头晃脑道:“东哥,你是不是感觉这段时间气短心跳,时出虚汗,失眠多梦,不易入睡,食欲减退、不思饮食,胃口欠佳,并有轻度恶心感?”

    谢文东细一对照,有些吃惊道:“还真是,那我是得什么病了?”

    木子老神在在道:“如果本医生没有推断错误的话,东哥,你这是纵欲过度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东哥要应付三个女人,不被榨干了才怪呢。所以,为了身体着想,xing生活当有所节制啊。”

    谢文东一听,脸红得跟猪肝一个色,想当场找个地洞钻进去。就连给谢文东捶背的水镜,也忍不住掩嘴而笑。

    好一会儿,谢文东才恢复过来。他白了一眼,吩咐木子道:“木头,我看院子里有不少狗拉的粪便,你帮我清理清理去。”

    “啊”,刚刚还一肚子坏水的木子,立马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东哥,南非(彭玲养的大金毛狗)拉的屎太臭了,那天它放一屁,差点没送我见慈禧老佛爷去。更何况,我也得在这里保护东哥啊。”

    东哥转了转手中的钢笔,悠悠道:“不用,这里是极乐岛,谁会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更何况,这里还有水镜和火焰呢,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就他!”木子指了指躺在沙发上酣睡的火焰:“东哥你看他,他都睡成死猪了。还有水镜,一个娘们,能顶啥事~~~”

    话音刚落,一根钢针和一个烟灰缸便朝木子飞了过来。木子吓了一大跳,赶紧抽身闪躲。他倒是把烟灰缸躲过去了,不过那根钢针毫不客气地插进了木子的大腿,痛得木子只跺脚。

    水镜面无表情,淡淡道:“不要小看女人,要不然我让你一辈子做太监。”

    “做太监太便宜他了,应该把他变成个娘们。”别看火焰刚刚还在睡觉,但身为杀手,警觉性和敏感度也比常人清醒的时候还要强。

    “哎呦,哎呦”,木子小心翼翼地把钢针从腿上拔出来,心里暗暗骂道:“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啊。”

    看到木子那惨兮兮的样,谢文东忍不住哈哈大笑,身体的疲倦也随之抛到九霄云外了。五行兄弟跟随谢文东十五六年了,名义上是主仆,实际上比亲兄弟还亲。

    没外人的时候,他们也不会过分得拘谨,都放得比较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谢文东也不会因为是大哥,而对他们拿腔拿调。当然,五行兄弟也知道,一些玩笑可以开,但必要的规矩和尊重还是要的。

    正当四人玩闹的时候,金眼从屋外走了进来:“东哥,交易已经结束了。兄弟们正准备从哈巴罗夫斯克(俄罗斯与ZG交界的边境城市)离开。”

    他口中的交易,是黑带与文东会的一笔军火交易。这笔军火交易价值有四千万人民币(约合四亿卢布),是两帮本年度规模最大的一笔单子。

    谢文东点下头,郑重道:“按照事先的计划,让‘凯撒大帝’想办法把这笔军火销毁。”

    虽然实现已经知道了谢文东的计划,但当他又一遍提起的时候,金眼还是忍不住唏嘘:“东哥,真的要这样吗?那可是价值四千万人民币的军火,就这样销毁,实在是太可惜了。”

    谢文东眯眼笑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有文东会的军火在俄罗斯出事,他黑带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到那个时候,咱们才有借口(解决凯撒大帝)滞留在俄罗斯,我想他黑带也说不了什么。”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咱们在俄罗斯毫无根基,如果有黑带的协助,以后的事会轻松许多。”

    “呼”,金眼重重呼了口气,点下头:“属下遵命。”

    三个小时过后,文东会这批价值四千万人民币的军火刚一走出哈巴罗夫斯克,就遭遇到了“凯撒大帝”的袭击。不但押运人员受伤,就连整批军火也被抢了去。东西虽然名义上已经是文东会的了,但那可是在黑带的地盘上出的事。

    自知理亏的黑带,马上封锁全城,查找这批军火的下落。历经数个小时的努力,他们还真的找到了文东会的军火。

    不过,在双方交火的过程中,“凯撒大帝”中的那个小年轻,引爆了所有的军火,价值四亿卢布的军火,化为灰烬。

    这件事后,谢文东亲自给俄罗斯的老大维克多打去电话,带着质问的口吻道:“维克多先生,我的军火在你们的地头出的事,你们无论如何都得给我个交代。”

    以前,文东会刚刚兴起的时候,维克多还不把谢文东放在眼里。现在,谢文东已经成了世界第一洪门的总龙头。前者对后者的态度自然要好得多,

    维克多耐着性子听完了谢文东的话后,然后用半生不熟的生涩口音道:“谢先生,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我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那个‘凯撒大帝’,给谢先生一个交代。”(中)

    谢文东语气不该,语调不善道:“如果凶手那么容易能抓到,你们就不会拖了十多天,连根毛都没找到。”

    维克多很是吃惊,虽然这事在俄罗斯并不算什么秘密,但谢文东远在万里之外,他是怎么知道俄罗斯黑道发生了什么事的?

    黑带的教父维克多,是个多疑聪明的狠角色,所以对谢文东这话很是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