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76章 为徐治保加更(3)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75章 为徐治保加更(2)
  • 下一章:第777章 为徐治保加更(4)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另一幕:

    银灰赌场——黑带的地下赌场。

    凌晨两点钟刚过,赌场刚刚清场,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这一天的流水。

    一个病怏怏的老头,带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赶着一群羊,进了银灰赌场。

    适时,几声柔和的羊叫飘了过来,那少年那冻青的睑庞上,绽放绽现出一丝笑意。

    他弹了弹帽沿上的水珠,甩了甩手上的羊铃。

    但见数十只白色大小绵羊,围绕在一起,像是要抵御着耶无情的寒意这一群与世无争的绵羊,一见他走了进来,立刻起了一阵骚动,俱朝他涌来,低低的嘶鸣,是那样亲热。

    这个少年像个保姆似的,乐得咧着嘴,呲着牙,喉间也同样的发着叫声。这就是少午时的天真,唯有这样,才能最好地表现山耶种童真无邪、纯真的快乐。但,他真的是童真无邪的人吗?显然不是!

    他不知道从那里拿来一个草料捅,摸着一只小羊,道:“别叫,别叫,通通有。”(俄)

    掀起桶盖,伸于抓出—把蕃薯叶了,道:“老头…..”(俄)

    —对老得几乎快掉了牙的老羊,有气无力的走了出来。当他旁若无人地喂着老羊的时候,突然破一声巨响震醒了过来,但见那只铁桶已被推翻在地上,他那群心爱的绵羊正争先恐后的抢苦地上昀蕃薯叶。

    “你是什么人?吃了熊胆了,敢到这里来放羊?”(俄)一个叱声传了过来。

    “人呢,守门的人哪儿去了,谁把他们放进来的?”又一个比刚才还严厉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的主人,是典型的俄罗斯当地人。窄而高的鼻梁,唇薄,直颌,面部轮廓清晰,体毛特别发达,整张脸几乎都被金黄色的胡须掩盖。

    少年笑了笑:“我让他们都放假了。”(俄)

    金黄胡须男子:“你到底是什么人?想来这儿干嘛?”

    少年:“我的羊饿了,没钱买草料,所以想让你们出钱帮我的羊买点草料吃。”(俄)

    金黄胡须大骂一声:“我看你是瞎眼了,居然敢到这里要要钱?”(俄)少年:“我要的又不多,不过七八百万卢布(约合人民币7-80万)就够了。”(俄)

    “七八百万?”金黄胡须越听,越觉得这小子是疯子。他对左右大喝一声:“去教训教训他,再看看外面的兄弟怎么样了?”(俄)

    周围七八名大汉随即高喊一声,亮出手中的狩猎刀和骑兵刀。

    ZG是兵器大国,所用兵器五花八门,什么唐刀、开山刀、大刀、片刀…..可达几十种类别。俄罗斯没有ZG的那么深的文化底蕴,其国产兵刃也不过十余种。

    最常见的,则是狩猎刀、军刺和萨克骑兵刀。

    狩猎刀,类似于匕首,刀身宽而短。可以用来与猛兽搏斗,还可以剥兽皮、砍骨、剔肉;露营荒野时,凿穿坚冰硬雪挖出山泉,供马饮水喝;砍树削枝,剥桦树皮,割野草,支蚊帐,是俄罗斯先祖的生活必需品。

    哥萨克骑兵刀,顾名思义是在骑兵在马上用的刀。这种刀是由当地的亚铁矿石冶炼出的精钢打造,长约八九十公分,厚背宽刃,橡树叶状刀尖,占据整体宽度三分之二的深弧血槽,刀身拥有优美却又凶悍的弧度,鹰头般的包铜手柄,重心靠后。

    硬木制作的刀鞘以铜片包边,铜KU夹紧,通常为黑色。刀入鞘后整体朴实得让人不会多看第二眼。

    但是,钢刀出鞘,任何人挥舞起来,其自身弧度带来的劈砍威力可以轻易砍断小树,辟开木桩。当骑在马背上,手持哥萨克骑兵刀迎风挥舞的时候,可以体会到“如雄鹰展翅,冲向猎物”的感受。

    这种威力体现在哥萨克骑士中流行的一句俗语“像劈田菜一样的砍掉对手的头!”。

    只见七八名俄罗斯大汉,挥舞着狩猎刀和骑马刀朝少年和老头挥舞过去。这些人还没有想杀他们,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他们。

    然而,刚一交上手,这几名俄罗斯大汉才发现,不是对方被自己吓唬住了,而是自己被这一老一少吓唬住了。

    只见这一老一少轻描淡写地在己方身上弹了几下,好几条汉子就全身麻痹,动弹不得地倒在地上。好在,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杀人,而是要钱。在几条汉子的诧异的目光下,一老一少席卷了赌场里的上百万卢布。

    临走前,还不忘留下一张纸条:“钱已被我取走,记住我的名字——凯撒大帝。”(俄)

    在以后的十多天时间内,“凯撒大帝”这个名字,在世界上最土地最为广阔的地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开来。

    人们对他们的了解虽然不多,但是却知道他们在这段时间,疯狂掠夺战斧的军火,入侵黑带的赌场。两个帮派加起来,起码损失了超过四亿卢布(约合人民币四千万)。两大帮派用重兵围剿了他们三四次,不但没有抓住他们,反而损兵折将,损失惨重。

    那些与两大帮派交好的帮派和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后,唏嘘不已。心说现在真是世风日下,什么烂鱼臭虾都敢来找他们的麻烦。前有幽灵猛虎帮,后又冒出这个什么“凯撒大帝”。

    那些与两大帮派关系不好的帮派和个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欢欣鼓舞,额手称庆,心说你们也有今天,太平日子过久了,也该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是新世界了。

    更多持中立态度的帮派和个人,则抱着一个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很期待这个“凯撒大帝”接下来有什么行动。

    对战斧和黑带来说,钱损失了还能轻松地挣回来。可面子要是丢了,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回来的。

    他们派出旗下最精锐的杀手,想要彻底铲除他们。然而,一老一少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那些杀手连人都找不到,更别说如何处置了。

    气急败坏的黑带和战斧把怒火都撒到了幽灵猛虎帮的身上。不用说,这两个人肯定是后者派过来的。

    这倒真的是冤枉了他们,幽灵猛虎帮内根本没有拍杀手那么做,甚至连“凯撒大帝”这个人都没有。

    当然,幽灵猛虎帮并不在意这些。有两个人在外面恶心他们,还能振奋己方兄弟的士气,又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