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75章 为徐治保加更(2)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74章 为徐治保加更(1)
  • 下一章:第776章 为徐治保加更(3)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圣彼得堡(SaintPetersburg),俄罗斯第二大城市。

    这里是俄罗斯通往欧洲的“窗口”。现有人口约495万。整座城市由40多个岛屿组成,市内水道纵横,700多座桥梁把各个岛屿连接起来。风光旖旎的圣彼得堡因而有“北方威尼斯”的美誉。这座历史名城由彼得大帝于1703年所建,以东正教圣徒彼得的名字对其命名,故称圣彼得堡。1712至1918年,它一直是俄国首都,因此得名“北方之都”。

    这里受海洋性影响温和的大陆性气候。全年平均气温5.2℃,冬季寒冷,冬季平均气温零下6.5℃,最冷月1月平均气温零下8℃,积雪期持续132天,结冰期从11月中旬至来年4月中、下旬。

    虽然现在才十月份,不过因为湿气重的缘故,寒冷早在一个月前就成了这里天气的主旋律。

    呼啸的西北风吹在脸上,跟刀刮一样,就算你穿上厚厚的毛裤,寒风也能轻而易举吹透,那是一种冷到皮肉里,冷到骨髓里,冻掉牙齿,冻掉脚趾头的感觉。

    在这严寒的秋天早晨,圣彼得堡市东,一个叫梅森制药厂门前的一个小山坡上。

    正有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衣着单薄的毛头小子,正在艰难地用柴火生火取暖。在他旁边,还躺着七八个土豆。看上去,是准备拿它们果腹。从少年骨瘦如柴的样子看,他好像有好几天没有吃饱饭了。这几个土豆,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从西北方向吹来的寒风,沁骨的寒意足够吹枯一棵大树。但在这个衣着褴褛的小子身上,却找不出一丝抖索。

    他那健硕的身子似乎超越了他的年龄,显得健壮威武,挺直的胸瞠,抿紧的唇角,浓密的眉宇,深远幽邃的眸珠,自然流露出一种神秘的吸引力。凭这健硕的身子,再加上那股朗逸的神态,的确称得上是翩翩美少年了,可惜他那身打扮不配,褴褛的衫裤像个流落街头的乞儿。

    土豆还没有烤熟,梅森制药厂门前便驶出了一辆大货车。

    看上去,是运送药品的专用货车。

    实际上,这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掩人耳目。

    货车里面装得不是药材,而是军火。

    梅森制药厂表面上是一家手续齐全的正规制药厂,实际上暗地里干得却是贩卖军火的勾当。

    它的后台,正是俄罗斯大名鼎鼎的黑帮——战斧。

    这批价值五百万卢布的军火,是欧洲的一个客户从战斧手中订购的。打算走波罗的海,今天下午就得把货送到码头上去。这一路上,都有战斧的势力,所以他们并不用太担心货物的安全。

    适时,汽车的发动机工作声飘了过来。那小子冻青的脸庞上,刹那间绽放出一丝笑意。

    他从火堆里刨出根烧得通红的钢筋,追着汽车的步伐飞奔过去——他居然连“救命恩人”不要了。

    天色尚早,大街上还没有多少人,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疯子”的举动。退一万步说,就算有人真的注意到了,别人也只会把他当做个神志不清的傻子看待。他就那样一路狂奔地追着车,一副不知劳累的样子。

    货车里的驾驶室内,除了司机外,还有三个全副武装的枪手。

    一个人注意从汽车的后视镜里看到了他,叽里咕噜问道:“大家看,那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追着咱们的汽车不放?”(俄)

    “应该是脑子烧干了吧。”(俄)

    “别管他,TM脑瓜子给你削放屁咯(脑子被屁崩了的意思)。”(俄)

    正当他们骂骂咧咧的时候,汽车忽然嘎吱一声,来了个紧急刹车。幸好是系上了安全带,要不然他们可得吃苦头了。

    “Biao子养的,你怎么开的车?”(俄)一名押运人员瓮声瓮气骂道。

    司机也是一肚子委屈和愤怒,指着前面的一个倒在地上,看上去七八十岁的老头,糙声道:“你才是biao子养的,你眼瞎不会看啊,我差点把这老biao子给撞死。”(俄)

    说罢,还故意多摁了几下喇叭,想让那该死的老头子从地上滚开。

    可是,老头子看上去摔得不清,挣扎了好几下,也没挪动半步,仍然停留在原地。

    “去把他拖到路边,别耽误咱们的正事。”(俄)见司机发了火,刚才那个开口的人语气马上缓了下去。

    司机瞪眼看了看,推开车门就要去拖人。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前脚刚一下车,一根巨长的钢筋便直接贯穿了他的左右太阳穴。

    手段之毒辣,力道之恨,堪称“一流杀手”才拥有的“配置”。

    杀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一直在后面追车的少年。此时,少年已经褪去了稚嫩,露出老练和凶狠的目光。

    他看也没看,直接从那人的头颅中抽出钢筋,然后直接跃入车厢内,对着另外三人又捅又刺。

    那三个还算比较有实力的押运人员,在此人的面前,完全失去了还手的能力。十秒钟后,三人已经被刺得全身是窟窿,惨死在座位上。

    “老头,死没死?”(中)少年从窗户上探出头来,对着路上瘫倒的老头子挤眉弄眼地笑了笑。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好像顿时让老头浑身充满了力量。后者一个鲤鱼打挺,比年轻人还敏捷的速度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斜眉耷眼地看着他。

    少年邪笑一声,然后倒车,将军火送还回制药厂门口。再将四具尸体都扔下后,少年将一张纸条放在尸体上,然后拉着军火扬长而去。

    纸条上只用俄语写了很简单的一句话“军火已被我取走,记住我的名字——凯撒大帝。”

    (ps: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写书有订阅,天天有打赏,时时有月票,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感谢徐治保保哥打赏10000书币,感谢‘书友20141027210159’兄弟打赏1000书币,向两位土豪致以诚挚的慰问和衷心的感谢,感谢您的包养。也感谢兄弟们的月票推荐支持。再ps:昨天说更新四张,只更新了两章,三少在这里说声抱歉,我也没想到,后面的情节会完结的那么快,新情节还没有跟上,老桥段就已经结束了。从这一章开始,将是崭新的篇章,精彩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