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66章 为影子心加更(5)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65章 为影子心加更(4)
  • 下一章:第767章 为影子心加更(6)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老子就是不服!”胖子愤愤不平道。

    话音刚落,“阿狗”连瞄都没瞄,抬手就是一枪。子弹呼啸着穿过人群之前的缝隙,直接打进了胖子的眉心,其手段简直到了冷酷的程度。

    而且,这技惊四座的一招,顿时让所有人讶然,也让所有人后怕。他们不能想象,如果这一枪是打在自己的脑袋上,自己会不会有后悔的机会。

    看到所有人都沉默了,“阿狗”对“阿虎”身边的两个保镖道:“把他们好好看住,等打退了谢文东,再好好审问。”

    保镖答应一声,将两人押到别处。

    胖子的死和另外两名“高干学员”的被抓,让张海明等人的心里触动很大。那一刻,剩下的三名同盟甚至有放弃计划,请求“阿虎”“阿狗”从轻发落的念头。然而,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便被否决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只能选择暂时忍气吞声,再寻找时机出手。

    老天,没让他们等太久,一个绝佳的机会马上就来了。

    平定了暂时的“叛乱”的后,休息了好一阵的老四“阿狗”,决定带着人马再从东边冲锋一次。听“阿狗”说要再次冲锋,老三“阿狼”坐不住了,他一瘸一拐地走到“阿狗”的面前,说道:“老四,我也要去。”

    老四“阿狗”看了一下他的伤势,撇撇嘴:“得了吧,你还是歇着吧,刚刚受伤就不要大动了。”

    “呸,这算什么伤,让蚊子咬了个小眼。我今天非要把那个袁天仲的脑袋剁下来不可。”

    或许是休息了一阵,不紧张了,刚才还结结巴巴的“阿狼”说话也流利了,也不口吃了,与刚才完全判若两人。

    听到他说刚刚和袁天仲交手来,阿狗顿时来了兴趣。他得意地挥了挥自己手里的枪:“袁天仲就交给我了,我一枪就能搞定了。”

    “呸,谁让你搞定了,我就是要真刀真枪地打赢袁天仲。你别给我乱插手,要不然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好吧,算我没说。”“阿狗”耸了耸肩,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点上三百位“学员”之后,“阿狼”和“阿狗”两个人准备出发了。没等走到一半路,“阿狼”的身体便开始抽搐起来,他又恢复了那种结结巴巴的状态:“老….老四…..我怎么…怎么….感觉的腿….麻了….怎么使….使不上劲啊….”

    “腿使不上劲?”阿狗下意识地往他的腿上看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好家伙,好端端的一条大腿现在居然青筋暴露,伤口的位置居然肿得老高。

    见情况有些不太对,阿狗赶紧让队伍停了下来。

    他三下五除二,把老三腿上的绷带解开,伤口处已经发黑并往外冒着脓水:“该死的袁天仲,剑上有毒!是蛇毒。”

    他并不知道,毒其实不在剑上,而在绷带上。不过毒牙藏在绷带里面,如果不去仔细翻找,是找不到的。

    “啊?”阿狼听完后,心里也慌了。这一慌,神经就更加紧张,到嘴的话居然一句也说不出来,把他的脸憋得通红,差点没背过去气去。

    阿狗当机立断,必须马上找医生,给他打抗毒血清。

    他冲队伍大喊一声:“快,把大哥运回营地,快叫医生。”

    三分钟后,阿狼重新回到山坡上的营地之中。不过,他去得时候是走着去的,来得时候是被人用担架抬回来的。

    来到营地上临时用帐篷搭建的医院后,医生很快就绪。这时候,蛇毒已经快要接近心脏,阿狼的情况急剧恶化。他整个人已经出现发烧、脱水,翻白眼的情况,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分钟,整个人就要进入休克状态。以他们现在的医疗环境,人一旦进入了休克的状态,就等于宣告了死亡。医生不敢怠慢,赶紧准备抗毒血清和电击器,开始与死神赛跑。

    “阿虎”和“阿狗”两个人守在“阿狼”的病床边,一人抓起一只手,安慰道:“老三(三哥),你一定要坚持啊,我一定会剁掉袁天仲的脑袋,给你们报仇的。”

    “大哥,四弟,二哥呢?”弥留之时,阿狼艰难地说出这几句话。

    “老二(二哥)?”两人心里同时一动,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从骨头缝里渗了出来,让他们仿佛置身入冰窖。为了不让他担心,“阿虎”宽慰他道:“老二,老二我安排他去执行秘密任务去了。你一定要挺着,挺到老二来啊。”

    “咕噜咕噜”,阿狼的嘴巴里开始吐唾沫,眼睛翻得更加严重,几乎全是眼白了。

    看到这种情况,阿虎和阿狗两个人都慌了。他们同时抓住医生的领子,质问道:“抗毒血清为什么没用,为什么没用?”

    医生感觉到大难临头,吓得都快尿了裤子。他哆哆嗦嗦道:“太迟了,毒已经攻心了,不过,我们会尽力的会尽力的。”

    “妈的,要是老三出什么意外,老子向拿你们陪葬!”

    正对着医生和护士们发脾气呢,一个满身是血的保镖跌撞着从帐篷外摔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