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47章 别惹欧少【四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46章 送茅台送出来的大麻烦【三更】
  • 下一章:第748章 谁对谁下死手【五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哈哈哈”,刚刚还一本正经的李爽,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兔崽子,你还以为爸爸我真的怕你们啊,刚刚老子在逗你玩呢。”

    一开始,欧少还没回过神来。细一咂摸,整个脸都渐渐涨成了猪肝色。

    他拿出手机,边拨电话号码,边叫嚣道:“妈的胖猪,你有种给我等着,老子叫人弄死你。”

    胖猪?!李爽的脸顿时拉了下去,他最不喜欢别人骂他胖猪,肥猪,欧少等于犯了李爽的大忌。他想动手教训教训他,又觉得对一个小兔崽子出手,有点以大欺小。

    李爽脑袋转了转,想出一这种的办法。拍了拍一名兄弟的肩膀,歪着脑袋道:“给我打断他一条腿!”

    那名兄弟爽快地答应一声,一脚踩在那小子的膝盖上,然后用力一顶。只听“嘎巴”一声脆响,这名大少爷的右腿顿时变成了L形。

    断腿之痛,岂是常人所能忍受的,更别说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了。这名叫做欧少的大少爷眼睛一闭,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正巧,他手里的电话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深沉而紧张的声音:“喂,干儿子,你怎么了?”

    “喂,喂,干爸爸,快来救我,快来救我,我的腿被人打断了。”欧少带着哭腔道,眼睛里也流出了眼泪。他这倒不是装的,真的是痛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听到干儿子的腿被人打断了,电话那头先是吃惊一声,然后紧张地问道:“你在哪儿,我马上带人过去。”“我在***酒店,哎呦哎呦,我要痛死了,我要痛死了。”

    “干儿子,你先坚持坚持,我马上过来,马上就过来。”然后,急匆匆挂断了电话。

    欧少一挂断电话,就看到李爽那双大大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他像见了鬼一样,吓得手机都掉了,惊悚道:“你……你还要干什么?”

    “哈哈。”李爽不置可否,笑着转身走进了包厢里。“妈的,你们给我等着,别想活着出J市。”

    两名白血兄弟又好像变回了两组雕塑,一左一右地守在包厢门前。

    “妈的,还愣着干什么,送我去医院啊,我的脚啊。”欧少使劲捶了捶地,对几个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孩子吼道。

    几个女孩子身体打着晃儿,战战兢兢地蹲下身要去扶他。刚一碰到他的身体,他便像杀猪一样,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妈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包厢内。

    李爽刚刚回到座位上。

    任长风好奇地问道:“老肥,出啥事了?”

    李爽摆摆手,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往嘴里塞:“没事,没事,简单地教训了一下那几个装逼的小子。没事没事,吃菜吃菜。”

    这年头,连装个逼都要被打,真是没天理啊。

    这件事谁也没放在心上,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该胡闹的胡闹。等大家吃饱喝足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一行人出了包厢门,欧少那些人已经不见了。他们也没在意,下了楼后直奔酒店后面的露天停车场。

    停车场很大,也比较荒凉,中间还有不少参天大树。在夜光的照耀下,树影憧憧,甚是冷寂吓人。而谢文东等人乘坐的汽车,就在这些树荫之下。

    他们刚一走近停车场,就看到己方乘坐的八辆汽车,无一例外都被砸得稀巴烂。

    地上的玻璃碎渣掉了一地,每辆车的轮胎都干瘪着,车灯全部报废,就连车里面的车座都被人用刀捅得尽是窟窿,里面的棉花都被扔出了窗外。。

    谢文东一行人这次是秘密抵达J市,别说幽灵猛虎帮不知道,就连文东会的兄弟也不知道。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他们乘坐的都是比较普通的汽车。可即便这样,八辆汽车的价值加起来也超过了八十万。

    现在车砸成这样,肯定是没办法开了。

    损失的钱财倒还是小事,关键这事要是传出去,说谢文东等人乘坐的汽车,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给砸了,那可真叫人笑掉大牙了。

    “**,是哪个王八蛋干的,要是被我知道,老子非扒了他的皮。”李爽骂骂咧咧道。

    “还用猜,这肯定是冲着你来的。”任长风一针见血道。

    李爽刚要说“你别瞎说,你有什么证据说是冲着我来的”,忽然想起在吃饭的时候,自己动手教训了一个装逼的富二代。

    那个富二代说叫人,自己等半天也没等到人来。现在想来,这帮孙子不敢动人,转头把自己的车给砸了。可是奇怪啊,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乘坐的是哪些车?

    谢文东多聪明,他只是在几辆被砸到报废的车上扫了几眼,便明白了这当中的缘由。

    原来,己方乘坐的汽车一律悬挂的是HEB的车牌。而这个停车场内,大部分都是本地的车牌。小爽在揍那小子的时候,可能有意无意透露出自己是刚从外地来的,所以这些悬挂着外地车牌的汽车,便集体遭了秧。

    他摇头笑了笑,这叫什么,这就叫玩鹰的让鹰啄了眼睛,黑社会让小混混给摆了一道。

    李爽满脸愕然地看着谢文东:“东哥,咱们该咋办?”

    “咋办?”谢文东抱着手,笑吟吟道:“马上就会有人告诉你咋办的。”

    “有人!”袁天仲和任长风同时出声,警觉地望着四周。李爽昂着脖子看了看,只见树荫下人头攒头,许多不明身份的人从犄角旮旯地走了出来,将谢文东一行人团团包围住。

    李爽投眼一打量,好家伙,足足有一二百号。这些人穿着颜色不一的衣服,手里提着五花八门的兵器,个个脸上都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谢文东旁若无人地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云淡风轻地说道:“好大的阵仗,出来个说话能作得了主的吧。”

    “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嚣张。我问你,是谁把我干儿子的腿砸断的?”

    人群中,走出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穿着白衣服白裤子白鞋子,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因为天色已晚,月光昏暗,谢文东并没有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当然,对方也没有看清楚谢文东等人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