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34章 酒中仙发威【四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33章 以一敌五【三更】
  • 下一章:第735章 接二连三倒下的金衣使者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大头被酒中仙的烟斗一震一敲,右肩骤然一麻,半边身子好像瘫痪了一样。他五指一松,龙泉宝剑脱手而出。

    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兵器就是自己的第二生命。兵器被人打落离手,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大头隐怒交迸,暴喝一声,蓄势已久的左手,五指箕张,当胸抓去。

    酒中仙没想到大头会在被自己烟杆敲中之后,左手会向自己抓来。

    身形一闪,避让来势,但听“嘶”的一声,胸前一片衣衫,已被“大头”的“鹰爪功”抓裂,撕下了一块。

    但“大头”也在此时,突然双脚一软,一屁股朝地上坐了下去。

    酒中仙揉了揉自己的胸,一副惊吓不轻的样子:“你兔崽子,想吃祖宗的豆腐。得亏祖宗还留了几手,要不然就晚节不保了,晚节不保了。”

    大头听完酒中仙的话,差点吐血。

    话音刚落,“服务生”飞起一脚,朝“酒中仙”踢去。

    这时,铁牛,铁面生两人也杀到。

    几人施展出看家本事,一招快过一招,如暴雨倾盆般向酒中仙猛攻。酒中仙一边从容不迫地见招拆招,一边嘴里还说个不停:“哎呀,太快了,太快了,你们这几个小兔崽子是要把祖宗往死路上逼啊。”

    “就是要你死。”铁牛蹬圆了牛眼,龇牙咧嘴道。

    酒中仙责骂一声:“牛犊子,你再说一遍,你这是大逆不道知道吗?”

    铁牛被酒中仙气得歇斯底里,至少短寿十年:“**你姥姥的,你有完没完,老子就是要干掉你。”

    酒中仙默默道:“你又来了,不是说了吗,我姥姥早死了,你再这样说,雷公要收了你的。”

    铁牛:“。。。。。。”

    越打,金衣使者们越是心惊。此人的功夫,当真是深不可测。自己使出浑身解数,对方一两招之内便能轻易化解。如此高手,简直闻所未闻。真不知道谢文东是从哪里找来个这么狠毒的角色。

    六人相斗了足足二十分钟,金衣骷髅使者们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再看面前这个老头,神采奕奕,脸不红气不喘的,活脱脱一个妖怪。

    或许是感觉到了金衣骷髅使者们的吃力,酒中仙弱弱地说道:“要不这样,咱们不打了,你们给我跪下磕几个头叫几声祖宗就行。”

    “放屁!”铁牛大骂一声。人活一世,不蒸馒头争口气,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敌人下跪叫祖宗。那以后他们就别在道上混了,因为只要一露面,就会让人笑掉大牙。

    酒中仙又问:“耍贱(剑)的这小子,你跪不?”

    大头不置可否,而是震喝一声:“看剑!”

    酒中仙有些失望,又转头问艾涵、服务生和铁面生三人,得到的答案都是出奇得一致——不跪,绝对不跪。

    酒中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脸色越来越凝重,嘟囔一声:“怎么当个祖宗这么难啊?不好玩,不好玩,这仗咱们不打了,不打了。”

    见他主动示弱,五位金衣骷髅使者心里一乐,这老小子应该是快扛不住了。

    正巧,这时候幽灵猛虎帮那边传来阵阵怂恿声:“使者,老不死的快不行了,加把劲把他干掉,为兄弟们报仇啊。”

    “老不死的脚下发软咯,他撑不下去了。”

    “在坚持一会儿,用剔骨大法把他切了。”

    “…….”

    其实,幽灵猛虎帮帮众是好心为他们打气。却不曾想,好心办了坏事。

    五位金衣骷髅使者打算见好就收,因为这个人的确可怕。被他们这么一说,五人错误地认为,酒中仙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一想到死掉的那些兄弟,再想到刚才受过的耻辱,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齐齐回应酒中仙:“想走,把命留下来。”

    “留命!”酒中仙看样子“气得够呛”,胡子都在乱动,愤愤道:“我才十八岁,你们就想要我的命,那我还有七八十年怎么活?既然这样,那我只有把你们都杀了。”

    艾涵手持标准军刺,眼眸中泛起一片炫目耀眼的寒光,“唰”地一声,向酒中仙横扫过去:“大言不惭。”

    “先拿你开刀。”

    酒中仙收起了纨绔之气,同时两掌一翻,向艾涵打出一掌。

    艾涵也不敢大意,见强劲的掌风及体而至,猛将身形一拔,跃起一米多余高。

    他身在空中,巧妙无伦地一挥军刺,刺尖指向酒中仙。标准军刺堪堪指向酒中仙的脖子,只见酒中仙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艾涵的手,艾涵猝然间不及闪避,哼也不曾哼出声,只觉浑身一麻。劲力全失,立时委顿在地,动弹不得。

    在他身体僵硬的时候,酒中仙再次出掌。

    这一掌,直接将艾涵打飞七八米,最后撞在立柱上才罢休。

    艾涵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眼睛一翻晕了过去。再看他的胸前,明显有一处巨大“凹陷”。酒中仙居然一掌,便将艾涵的肋骨全部震断,重伤其人。

    如此霸气,连谢文东都感到寒气入侵本体,仿佛一下子从夏天直接到了冬天。

    谢文东不是唯一有这种感觉的人。包括袁天仲、任长风等核心干部在内,都被酒中仙表现出的气势震撼住了。

    他们本来还觉得自己还算个人物,如今看来,真不该这样标榜自己,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就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东哥,通过今天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启用望月阁了。那么牛逼一组织,搁在那里养老简直是暴殄天物。”任长风舔了舔嘴唇道。

    袁天仲从小就呆在望月阁,对望月阁有一种很难形容的复杂情感。

    他表述出了与任长风不同的意见:“望月阁是大洪门的精神支柱,一直处在神坛之上。如果让他们走下神坛,将他们暴露在各个洪门分会的视线之中,就失去了其神秘性,以后怕是容易弄出乱子。”

    任长风:“天仲,你想得太多了。现在的社会,实力才是王道。什么信仰啊,精神支柱啊,都是虚的。对吧,东哥?”

    谢文东摇摇头:“我赞同天仲的说法。而且,现在也不到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咱们的对手变得越来越强了……”

    一直看打架看得心潮澎湃没有说话的李爽,心不在焉地接了句话:“我也有这种感觉,一个破幽灵猛虎帮怎么冒出来这么多高手。难不成,它只是个空架子?正主其实在后面?”

    任长风细细琢磨了一下:“说得不错,白血部队一直未逢敌手,那天和骷髅使者对阵的时候,居然伤亡了十多号,这实在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