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11章 交换人质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10章 被利用的没没2
  • 下一章:第712章 星月神话(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东哥,熬一晚上了,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吧。”金眼把小米粥放在玻璃茶桌上。谢文东虽然没有胃口,但还是坐了下来,拿起筷子。他需要食物,需要能量,他的意志不能垮,身体也同样不能垮。

    舌头还没来得及品味到食物的美妙滋味,小米粥就着咸菜就已经流入谢文东腹中。谢文东放下碗筷,用纸巾擦了擦嘴,心情好像顿时好了不少。只见他扑哧一声笑道:“这个唐如之,我到现在才有点喜欢他了,能一下子就打中我的软肋。”

    金眼和水镜诧异地对视一眼,真不知道东哥这时候怎么笑得出来。看到两位兄弟惊诧的样子,谢文东仰面惬意地靠在沙发上:“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两人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的确,正常人现在应该着急心塞才对。偏偏东哥,还在不适宜地发笑,实在让人着实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谢文东手指轻轻敲了敲沙发座,很赞成二人的看法:“我也觉得我疯了。”

    金眼和水镜吐血。

    正说着话,谢文东霍地起身,幽幽道:“其实,想救出婷子不难,只需要与唐如之交换一个同等重要的人物就行了。”两人细细咂摸一声:“同等重要的人物,东哥是说得是谁?”

    谢文东指了指自己:“我?如果用我把婷子换回来,我想唐如之会很乐意的。”

    岂止是会乐意,他简直会开心的要死。他开心,恐怕谢文东身边的兄弟一个也开心不起阿里。

    “这怎么行?他们会杀了你的。”金眼水镜两个人想被踩了尾巴一样,差点蹦了起来。

    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堵上自己的命,赌上两大社团和百万兄弟的未来,这怎么可以。

    金眼大急:“还请东哥三思啊。我想如果张xiaojie知道你这么做,她肯定不会答应的。”水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东哥,我知道你和张xiaojie患难与共过,也知道你们两个感情很深。可你不为了别人,也得为谢妍、谢馨,为玲姐和高家两姐妹极其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她们孤儿寡母的该怎么办啊?”

    这时,门外的火焰、土山和木子也听到屋内的动静,纷纷推门进入。五行兄弟使出浑身解数,从各个层面分析谢文东这么做的不可取之处。

    尤其是木子,甚至以死相威胁,说东哥出了什么事,他也不活了。不过在他死之前,他会先把五行中的另外四人处决掉,因为这四个人保护帮主不力。

    金眼大吼一声,大脚抽向木子的屁股:“都***什么时候了,还他娘的有功夫开玩笑。”

    话音刚落,木子整个人已经飞出两米远,重重摔在沙发上。水镜、火焰、土山皆有出招的动作,不过他们的速度相比于金眼,还稍稍慢了一些。等他们刚要接触到木子的身体时,木子人已经不见了。

    木子像条会摸屁股的大虫子,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撇着嘴道:“谁TM跟你们开玩笑,东哥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先干了你们。”

    “乌鸦嘴,老子(我)现在就干掉你。”五行另外四人面部一狰,齐齐掏出手枪,冲木子大声吼道。

    木子吓了一哆嗦,连连摆手求饶:“哥、姐,淡定,淡定,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啥,就当我在放屁,就当我在放屁。”

    五行兄弟扔给他一堆白眼,没有再搭理他。

    谢文东仰面微笑道:“一个小时之后,开会。把老森和老刘也叫过来。”五行兄弟刚要劝,谢文东便作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都别说了,我自有妙计。”

    看到谢文东那胸有成竹,完全没有作死的样子,五行兄弟稍稍有些心安,至少东哥还是有一点点理智的。金眼哦了一声,拱手道:“我这就去给他们打电话。”

    》》》》》》

    因为张娅婷的事情,许多人昨天晚上整晚都没有睡觉。尤其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的关张兄弟。金眼是六点钟通知他们的,他们六点零五分就第一个来到了顶楼的办公室,他们身上缠满了绷带,面容憔悴,一双眼睛熬得通红。

    一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得到命令后,干部们陆陆续续到场。最后一个来的,是刘波。他掌管的暗天眼,被寄予了厚望,所以一晚上都在外面跑。

    感觉人来得差不多了,谢文东让人紧闭办公室的大门,开始开会。

    没人知道他在里面说了什么,只知道会议室内不时传出争论的声音。这个会议,开了足足半个小时。众人是带着忐忑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好像心情都特别沉重。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李爽,也变得沉默不语。

    那么,谢文东到底制定了一个什么样的计划,会让大家有这样不同寻常的反应呢?这其中的奥秘,将在后续文章中揭晓。

    在开完会后的两个半小时,也就是上午九点十五分的样子,金眼接到一个自称是唐如之人的电话。

    金眼淡然地说了声:“东哥现在很忙,有空再给你回电话。”说罢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电话挂断了。堂堂黑金骷髅使者,居然被一个保镖无理地挂断了电话,这让他很是气愤。可转念一想,又释然了。谢文东越是表现得对张娅婷不在意,越说明张娅婷在谢文东心中的重要位置。

    既然自己手上拿了这么大的一张牌,还怕对方跑了不成。他悠闲惬意地抽着烟,不紧不慢地等待着谢文东的回复。

    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唐如之的手机如约响起。后者拿起来一看,正是谢文东打过来的。他抖了抖手上的烟灰,等铃声响了好久,才把电话接通:“喂?谢先生?”

    谢文东:“我是谢文东,阁下是?”

    唐如之不气也不恼:“咱们见过面的,我是黑金骷髅使者唐如之。”

    谢文东:“哦,唐先生,别来无恙啊。”

    唐如之满脸堆满笑容:“我好得很啊,谢先生应该没那么好吧。”

    谢文东:“托您的福,吃得好睡的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