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02章 开宝马的毛贼(上)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01章 提着风铃的小姑娘
  • 下一章:第703章 开宝马的毛贼(中)【三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张娅婷拿出湿纸巾擦了擦小姑娘的脏脸蛋,满心怜爱道:“小妹妹,你大人呢?”“饿~~~~”小姑娘撇着嘴,声音颤抖道。张娅婷伸手去摸钱包:“饿啊,那姐姐给你点钱买饭饭吃好么?”她上下摸索一番,才发现今天出来的仓促,根本就没带钱包。

    张娅婷侧脸望了望谢文东,托着腮柔情似水道:“文东……”谢文东仰面一笑,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恩,只有这些现金了,都给你。”谢文东笑眯眯地就要把钱递给那位小姑娘,哪知道这时候小姑娘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劈手从谢文东的手里抢过钱包,掉头就跑。

    任长风一愣,说了声:“操,居然敢抢到东哥的头上了。”他二话不说,拉开椅子就去追。任长风的速度非常快,可那名小姑娘似乎也不简单,转眼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谢文东大喊一声:“长风,追不到就算了。”他钱包里,除了现金以外,还有十几张黑卡。黑卡号称卡中之王,如果没有密码,别人要想盗取里面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反倒是任长风,贸然去追容易吃亏。他可不想因为几千块钱,损失掉一位大将。

    这时,任长风已经跑远了,他也听不到了。谢文东赶紧齐声,对袁天仲、张娅婷道:“我们都过去看看。”二人答应一声,起身离开。这时候,老板把烤好的肉端上来,看到客人要走,他当然不答应:“嘿,哥们,还没给钱呢。袁天仲大手一挥,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百元大钞扔了过去:“这些够了吧。”

    老板一瞅,这些钱起码有一千元。他连连点头,谄笑道:“够了够了,肉我先给你们留着,你们随时可以回来吃。这些衣服,我也给你们看着。”

    话音刚落,谢文东三人已经跑得没影了。小吃街任长风离开的方向,只有一条又长又黑的小巷子。

    谢文东顺着那条小巷子,七拐八拐地一直往前。跑了足足有四五分钟,前面突然出现一排矮楼。矮楼下,是四五条不同方向的小巷子。袁天仲暗骂一声:“妈的,跟丢了。”

    “先别着急,给长风打电话。”谢文东表面上看上去很镇静,但其实心乱如麻。张娅婷也是花容失色,如果任长风出了事,她肯定会懊悔一辈子,因为是她去“招惹”那个小姑娘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袁天仲拿出手机,给任长风打去电话。时间不长,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天仲,怎么了?”

    听到任长风语调正常,袁天仲长长舒了口气,着急问道:“长风,你现在在哪儿?”任长风左右看看,一脸茫然道:“我也不认识这地方啊,这里是一栋烂尾楼。”

    谢文东从袁天仲手里抢过手机,迫声道:“钱包被抢了就算了,你赶紧给我回来。”

    任长风犹豫了一下:“东哥,钱包我倒是追回来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怎么说呢,东哥你过来就知道了。”

    “你在哪儿?”

    顺着任长风指导的方向,谢文东三人很快就找到了那栋烂尾楼。

    一来到这栋烂尾楼的楼下,一股浓烈的恶臭便一个劲地往他们的鼻子里钻。忍着脚下崎岖不平的乱石路,三人抹黑走进了烂尾楼,并通过楼梯来到了三楼。刚一到三楼,谢文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任长风。

    “长风,你没事吧。”

    任长风扭过头来,手里拿着谢文东的钱包:“东哥,我没事。”谢文东:“你刚才说孩子是怎么回事?”任长风把钱包还给谢文东:“东哥,你跟我来。”在任长风的带领下,谢文东来到烂尾楼内一间破烂的房间内。举目望去,只见几十个孩子蜷曲在角落里,他们衣不蔽体,脏乱邋遢。仔细一看,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残疾人,或断手或断脚,看上去凄惨无比。

    孩子们似乎是非常怕生人,看到谢文东等人到来,身体抖个不停,一双双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再看这间房子的设施,从房子里几套脏乱的破旧的家具中不难看出,这里起码有十年没人住了。地上,铺满了发着恶臭的稻草,茶桌上放着一些瓶瓶罐罐,看样子是他们从垃圾堆里捡来的。

    屋内的唯一电器,那是那盏布满蛛丝,黑漆漆的20w电灯泡。

    很难相信,这种连鬼都不愿待的地方,居然会有这么多孩子生活在一起。

    谢文东环视几圈,把目光聚到任长风的身上:“长风,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任长风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原来,那个小姑娘抢了谢文东的钱包后,任长风气急后去追。对方似乎对这条路非常熟悉,就算在暗光下也跑得刺溜快。任长风好不容易,才追着小姑娘来到这里。他找到了那个抢钱包的小姑娘,同时也发现这惊人的一幕。

    任长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东哥,我估计这是某支专业乞讨队的一个窝点。这些小孩本来不是残疾的,在被人贩子拐骗后,故意打断的。再带着他们,去车站地铁等人多的地方讨钱。”

    谢文东点点头,丹凤眼里射出万道精光。或许是因为自己也当了爸爸,谢文东特别能体会这些孩子父母的那种绝望和痛苦,同时也无比憎恶人贩子。”见他没有说话,张娅婷拉了拉他的袖口:“文东,咱们帮帮他们吧,看着真可怜。”

    谢文东点点头,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掌:“一切都交给我吧。”

    他从人堆里,找出了那个抢他钱的小孩,上前慢慢蹲到她的面前:“小妹妹,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经常被打被骂,精神十分敏感。谢文东一问,她便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