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701章 提着风铃的小姑娘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700章 结束战斗
  • 下一章:第702章 开宝马的毛贼(上)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打了一场大胜仗后,谢文东不敢就此松懈。他亲自挑选出得力骨干,将其派往各处据点,以防幽灵猛虎帮的反扑。

    一连两三天,幽灵猛虎帮都偃旗息鼓,有点就此沉沦下去的的意思。表面上的沉寂,瞒得过普通人的肉眼,瞒不过暗天眼的天眼。据暗天眼的情报显示,这几天每天都有大批不明身份的人涌入HEB市。就算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双方在H省的战斗,隐隐有一种在HEB一决雌雄的感觉。为了应对日渐增加的敌军数量,谢文东也忙于从H省各处抽调兄弟到HEB。

    这天晚上,谢文东在张娅婷、袁天仲、任长风三人的陪伴下,偷偷溜出堂口,趁着夜色出来逛逛,也是为了舒缓舒缓紧绷的神经。他没有带五行兄弟,因为五行兄弟就像一张写着“谢文东”三个大字的广告牌,有他们陪着走在街上实在是太扎眼。

    谢文东脱掉一成不变的中山装,换上一套褐色的T恤和一条轻薄透气的蓝色短裤。袁天仲、任长风也换了行头,特别是张娅婷,换了一身汉服,梅花的抹胸,粉色的襦裙,银色的步摇外加一双布制的坡跟鞋。她本来就长得非常漂亮,穿上这套衣服更显得仙气逼人,倾国倾城。

    虽然已经是六月中旬,但在HEB这个以冰雪为主色调的城市,夏日的阳光根本掀不起什么大浪。白天室外只有三十度,晚上也不过二十五六度,正是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舒缓放松的最佳时候。

    一行四人在步行街外下了车,他们一现身,便惹得周围人驻足观看。谢任袁三个大老爷们倒没什么,主要是张娅婷太吸引人的眼球了,有的人看得好像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一样。谢文东扶了扶头,有些后悔把张娅婷带出来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很惭愧。

    自从和张娅婷从兄弟关系变成恋人关系一来,自己还从来没有送过她什么礼物(另外三女都有过)。今天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该送的该买的都补上。

    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说过一句经典的话,“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叫‘买买买’的魔鬼”。

    平日里,张娅婷给众人的印象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可一走进大卖场,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人一下子从仙界坠入凡间。她买东西,从来不看价格,只追求自己喜欢。从几十块钱的丝袜,到动辄上千元上万元的连衣裤,鞋子,只要自己看中了,全部拿下。

    这点钱,对于谢文东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刷卡。

    那些大卖场的导购从来没见过如此豪爽的男人,纷纷拿出衣服给他推荐。每每碰到这种导购,他都会伸出手指指了指换衣间的张娅婷:“问她,她喜欢就买。”导购们在开心推荐的同时,也难免心生羡慕和嫉妒。

    同样是女人,为什么人家就能找这么好的一个老公。有钱的老公千千万,可要是舍得这么给老婆买衣服的,还真是少见。

    张娅婷负责挑衣服试衣服,谢文东负责刷卡,至于任长风和袁天仲,当之无愧的劳动力。

    才逛了一个小时,任长风和袁天仲便扛不住了。只见他们手上,肩膀上、脖子上挂满了购物袋,起码有二三十件。虽然只是拎着几斤的衣服裤子,他们却感觉比大战一场还累。能让任长风和袁天仲这么卖力干活的,普天之下也就只有谢文东一人了。

    看到任、袁二人累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张娅婷才回过神来。她嗤笑一声,体贴道:“任大哥和袁大哥都累了吧,咱们找个地方歇歇,吃点夜宵吧,我请。”

    听到张娅婷这话,二人差点感动的哭了。他们赶紧点了点头,一个劲地说道:“好好好,咱们吃点夜宵?”

    “我看看去哪儿吃?”张娅婷拿出手机,试图找个高档点的地方。还没等她搜索出结果,任长风一指前方不远处一个灯火通明的街道:“不用找了,有什么地方能比得上小吃街?”

    小吃街,一个神奇的地方。在这不过几十米的小地方,你能够品味到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小吃。虽然相隔几十米,但烧烤摊的香气早已经弥漫在空中,轻而易举地俘获了人心。袁天仲赶紧接口道:“没错,在这个时候吃点肉喝点啤酒,是最开心的事了。”

    张娅婷扭过头来问谢文东:“文东,你呢?”

    谢文东对烧烤的记忆可以追溯到童年六七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烧烤不像现在这样种类繁多,有且只有羊肉。但他每次都吃得很开心,因为有爸爸妈妈的陪伴。谢文东笑了笑:“我没有意见。”

    “既然你们都想吃,那我就没意见。”张娅婷笑着说道。

    一行人径直走向前面的小吃摊,在一家生意不错的烧烤摊找了个空位子坐下。虽然已经换掉了那身汉服,不过,张娅婷还是惹得不少人扭头观看。老板拿着菜单走了过来,看到张娅婷,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心说好漂亮的姑娘:“几位,要吃点什么?”

    任长风:“二十串羊肉串,十个大腰,十个鸡胗,再来一箱啤酒。”

    袁天仲:“五个鸡翅,五个大腰,三个骨肉相连,两条鳕鱼。”

    谢文东把菜单递给张娅婷,想让她点。可是,张娅婷并不吃这种“不太干净”的小吃,又见菜单递给了谢文东:“我要一瓶果汁。”谢文东:“一瓶果汁,另外,再上二十个肉筋,十个脆骨,来点韭菜和金针菇。”

    老板:“没了吗?”

    谢文东:“没了!”

    老板:“好,稍等!”

    烧烤是现点现烤的,所以需要等上一段时间。在等待上肉的时间里,四人像普通的上班族一样,轻轻松松地聊着天。

    就在他们聊得开心的时候,一个手拿风铃,全身脏兮兮的女孩儿一言不发地走到谢文东的跟前。

    这个小女孩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穿着一件好像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花白条衣服。脚下赤裸着,连脚趾盖上都是黑色的泥巴。小女孩的头发打着镏,脸上挂着黑泥,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谢文东。

    因为没有从小女孩的身上感受到杀气,袁、任二人并没有太在意,想来应该是哪家贫困的流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