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84章 查找下毒人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83章 下泻药
  • 下一章:第685章 会议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也是从刘波的情报,再加上在这两次的行动(下毒,斩首)中加以分析,才大胆得到这个结论的。

    既然谢文东说了不会来,小张飞也不好再说什么,按照谢文东的命令,开始着手将这些兄弟送往附近的医院。吃了泻药,不是什么大病,无非就是洗胃再加上好好睡一觉,隔天就不会有大碍。普通的小弟们是离开了,但堂口内的干部却半点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知道,这可是一个在帮主面前路露脸的机会,如果能引起东哥的注意,到时候平步青云,前途不可限量。

    跟前途比起来,区区的拉肚子又算得了什么。

    在众干部的坚持下,谢文东也做出了妥协,让他们留在堂口内。

    谢文东道:“谁都可以离开,但唯独一些人不能。”“东哥指得是谁?”李爽捂着肚子,凑上前来傻笑。谢慢条斯理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上,略长的刘海下投射处无比闪亮的光芒,是真的闪光出来:“负责堂口餐厅的人。”

    李爽也学着谢文东的样子,抽出一根中华烟点上。可是还没等他上口,就被眼疾手快的任长风抢走了。任长风不太抽烟,但并不代表不会。此刻,他的心情很不好,有种杀人的冲动,既然不能杀人,那就只有抽口烟缓解内心的烦闷。

    李爽白了一眼任长风,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东哥放心,负责人和今天晚上所有的厨师都控制住了。”

    “把人都带上来?”谢文东吸了一口烟,冲金眼做个简单的手势。金眼会议,把一把椅子搬到谢文东的身下。谢文东一撩衣服,四平八稳地坐了下去。

    一分钟后,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和八位头戴厨师帽的厨师被几名干部五花大绑,押到谢文东的面前。

    “给我跪下!”几名干部推搡着,将九人摁跪到谢文东的面前。虽然不知道坐在跟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但见他的派头,想必不是寻常之辈。这几个人,除了那个那个男人是文东会弟子外,其他人都只是普通的厨师。他们哪里见过这场面,差点就吓得尿裤子了。

    谢文东翘起二郎腿,震声说道:“都给我抬起头来。”感觉这声音中蕴藏杀机,九个人的头垂得更低了。谢文东没有继续说话,旁边的任长风见状,唐刀骤然出鞘,只听他厉声说道:“东哥的话你们都没有听到吗?如果没有听到,那耳朵就不用要了。”

    “嗡!”九人脑袋轰地一炸,面前这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东哥,谢文东?传说文东会的老大杀人不眨眼,是个十足的魔王,要是对方真的是谢文东,那今天可就难逃一劫了。他们极不情愿地慢慢支起身子抬起头来。当他们碰上谢文东的目光后,不由得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脸下意识地转向别处。

    谢文东冲任长风摆摆手,示意他先走到一边:“你们谁能告诉我,泻药是怎么进到饭菜里的?我现在很没有耐心,所以想用沉默来敷衍我的话,只会让你们死得更快。”

    九人听完,同时一哆嗦。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硬着头皮,颤颤巍巍地回答:“…东….哥…这件事…我们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兄弟们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谁也不知道…..”

    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小得连他自己也听不到了。“那你们呢,谁有发现什么?”李爽断喝一声。

    几位厨师心里咯噔一下,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淌。他们一个劲的擦汗,但汗水出来的速度,似乎远比他们擦的速度要快的多。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实在不知道泻药是怎么加进饭菜的。正如谢文东所说,厨房是重地。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进入厨房的资格。

    而且,食堂所用的原材料,都是一星期一星期采购的。如果问题出在原材料上,那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为什么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事。

    谢文东眼中杀机顿现,此时至关重大,责任在厨房管理不严。如果今天不杀一儆百,恐怕这样的事出现一次还会出现两次。他仰靠在椅子上,淡淡道:‘既然你们谁也想不起来,那就同罪吧。你们放心,等你们死了之后,我会好好安顿你们的家人。”

    一听这话,原本呆滞害怕的九人神经立马崩溃。他们哭喊着求谢文东的饶恕,不过后者完全是无动于衷。

    有些事,谢文东即使不想做,但也不得不做,他必须给堂口内的数百兄弟一个交代,必须为这些兄弟的性命负责。

    “来人,把他们拖下去,处理掉。”谢文东道。几名留守的干部上前,准备将这些哭喊、求饶的可怜人强行拖走。

    或许是老天不忍看着无辜的人惨死,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八位厨师中有一位厨师长忽然想起了一个很细微的环节。他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歇斯底里地喊道:“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是于三,肯定是于三做的手脚。”

    听到有人开口,几名干部住了手。谢文东咂摸了一下这个名字,缓缓道:“于三,他是什么人?”

    “他…他也是…”厨师长着急的口不择言,上气不接下气道:“他是…他是我的徒弟…因为他手脚不勤快…我就辞退了他…今天…是他离开的日子。我就看到过他…进过厨房…肯定是他,肯定是他干的。”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名叫于三的小厨师亲自下毒,但事急从权,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咬定就是于三做的手脚。听他这么一说,另外一名厨师也记起了一些事。他连忙附和道:“于三,肯定就是于三。我看到他在做关东煮(一种用鲍汁儿调的水煮小吃,在本地特别出名)的桶边转了几圈,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来找厨师长的,现在想,肯定是那个时候下毒的。”

    事情发展到这儿,虽然还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于三做的,但事态已经明朗起来。谢文东握了握拳头,正色道:“一定要给我抓到于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