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57章 收复关张(下)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56章 收复关张(上)
  • 下一章:第658章 传为美谈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关召羽梗着脖子,铿锵道:“大丈夫,生亦何欢死又何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只是遗憾,再也没机会给义父送终了,还搭上了自己那么多兄弟。”说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留下了眼泪。

    小张飞也挣扎着起身,从关召羽的眼中读出了绝望。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嘠声道:“谢文东,给老子找把快点的刀,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大哥,咱们就要上路了,这辈子能有你这么个兄弟,足够了。”

    关召羽看着小张飞,心痛如同刀割。他心有感触道:“好,咱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谢文东双眼眯缝着:“好感动的兄弟情义,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金眼!”金眼上前一步:“在。”“送他们上路。”“是!”金眼从肋下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慢慢饶到两人的身后:“路上走好。”

    两人闭上眼睛,起身说道:“来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预想的钢刀划破皮肤时的冰凉还没有到来。就在他们心脏因紧张而砰砰直跳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回来。

    是谢文东的声音。

    只听谢文东淡淡道:“你们可以走了,记住这是你们第六次败给我了。大丈夫话出如风,希望你们言而有信。”等谢文东说完后,金眼从两人的身后,把绑在他们的身后。

    两人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心说谢文东不会是疯了吧。己方发动了如此迅猛的攻势,对方居然还敢让自己走。两人傻在哪儿,半晌没有出声。

    谢文东耸耸肩:“我提醒一下,离咱们约定的七日之限,还有最后一日。阿一,你亲自送他们走。”

    张一明白谢文东的意思,关张两人发动如此大的攻势。如果就这样下楼,还不被愤怒的洪门弟子剁成肉饼。有张一在,他们还不敢放肆。

    “两位,请吧。”张一一引手,对两人道。

    小张飞如梦方醒,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拉着表情呆滞的关召羽快步离开。等到安全离开洪门堂口后,两人同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一摸后背,全身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

    小张飞张了张嘴,有些不确信道:“大哥,我们会不会真的误会了谢文东,老帮主真的不是谢文东杀的。如果真是谢文东杀的,他留我们在他身边,岂不是留了一个定时炸弹。谢文东那么聪明,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

    这句话,说得在理。关召羽本来很坚定的心,也开始动摇了。他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呢喃道:“义父,如果你在天有灵,请告诉我,凶手到底是不是谢文东?儿子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不是,老帮主不是谢文东杀的,凶手是幽灵猛虎帮的赵祯。”

    难不成真的是义父显灵了?二人顺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只见两名中年人正从漆黑的树荫下走了下来。

    借着路边微弱的灯光,关张二人立马认出这两名中年人。这两位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金牌打手王胜、王泽彬。

    “是你们!”

    “是我们,我们已经有证据证明,谢先生不是凶手。”二人快步来到两人面前,右边的王胜递上一沓照片。当关张二人看完照片后,齐齐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

    洪门堂口。

    大战之后,普通兄弟正在清理战场。而谢文东领着手下的干部们,讨论关召羽接下来可能要出的招。以往,谢文东开会的时候,大家都非常踊跃,争前恐后地发言。可是,这次只有谢文东一个人在说,其他人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谢文东知道大家的心思,放下手中的笔笑道:“大家是不是不高兴?”

    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只有任长风擦拭龙牙刀的“沙沙沙”声。龙牙刀从十七楼掉下去,虽然没有坏,却把任长风心疼得半死。让任长风心疼的,还有谢文东。他实在是不能理解,好端端的,东哥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

    “长风,你来说说。”

    任长风“沧浪”一声,把龙牙刀收进了刀鞘在,气鼓鼓道:“是不高兴。”

    谢文东笑了笑:“那好,既然大家都不高兴,我来说个笑话给大家听吧。五元钱被犯罪团伙绑架了,打电话给百元钞。“喂!你儿子在这里,不想我们撕票就用自己来换他!”百元钞想了一下说:“撕吧,撕了你们连5块钱都没有了!”

    在场的众人身躯齐齐抖了一下,心里嘀咕一声:“好冷的笑话。”

    谢文东有些尴尬,自己笑了笑。只有张娅婷捂着嘴巴,笑靥桃花。

    “好了,大家也累了,都先回去睡觉,明天再说。”谢文东站起身来,准备往外面走。众人稀稀拉拉地站起来,也准备回去洗个澡,睡个觉。他们刚走到门口,正好碰上刚刚凯旋归来的于虎:“东哥,我回来了。”

    谢文东上前几步,点头道:“老虎,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于虎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对了,东哥,有四个人要见你。”

    四个人?!哪四个人?

    于虎:“关召羽、张金波(小张飞),王胜和王泽彬。”

    谢文东咕哝一声,我不是把他们放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不成是他们离开的时候,撞上不明缘由的老虎,老虎趁机把他们抓了?他看了看于虎,想了想:“把他们带过来吧。”

    “居心不良,又想玩什么把戏。”任长风握了握自己手中的龙牙刀,心里打定了注意。一会儿只要他们有半点异常举动,自己就先动手。只要人死了,东哥想深究也深究不了了。他与袁天仲交换了一下眼色,后者的心思与前者如出一辙。

    在几名洪门兄弟的押解下,四人来到谢文东的面前。才十几分钟,两个人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身上的煞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谁也想不到,两个人站定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双双跪了下来:“东哥,关召羽(张飞)过来给您请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