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56章 收复关张(上)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55章 结束战斗
  • 下一章:第657章 收复关张(下)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哆!”带血的龙牙刀钉在那名杀手的太阳穴上,杀手连声都没吭一声,直接从十七楼摔了下去。

    任长风赶紧来到谢文东的身边,关切地问道:“东哥,东哥,你没事吧。”

    “咳咳”,谢文东咳嗽一声,声音有些虚弱:“没事,防弹衣又救了我一命,呵呵,每每想到这儿,我都很感激黑带。”“妈的,我去杀了关召羽。”任长风气极,抽出唐刀就要冲出去。袁天仲还算理智,赶紧拉住被冲昏头脑的任长风:“长风,你想死吗?你要是死了,东哥得多难受。”

    任长风大力挣脱袁天仲的手,嘶声吼道:“我受够了,为了一个该死的盛天帮,我们束手束脚,差点把东哥的命都搭进去,我今天非得剁下那该死混蛋的脑袋。”

    说话之际,门口一阵大乱。关召羽万万没想到,谢文东居然两道伏兵之后,还有第三道伏兵。他赶紧提醒手下:“小心后面有敌人,小心。”

    不用他说,已经有十多人调转枪口,应对这第三道伏兵。只是这第三道伏兵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关召羽的百名枪手,便被打垮。

    关召羽倒也运气,如果姜森率领的兄弟用得是正常的枪支,甚至是大规模杀伤力的激光手枪、粒子手枪,而不是电网枪、麻醉枪,他下半辈子恐怕都会在悔恨和埋怨中煎熬度过。

    “东哥,东哥,你没事吧。”在现场基本得到控制后,姜森和几名随从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跑了进来。

    五行兄弟等人下意识就要抬枪,姜森吓了一跳,赶紧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是我,是我。”

    哦,原来是森哥啊。五行兄弟松了口气:“外面的敌人都肃清了?”

    “还没有。”姜森说道:“还剩下‘小关羽’和‘小张飞’,林鑫和吴太两名副组长正在好好‘招呼’他们,东哥没事吧。”

    “我没事。”一个声音从房间的角落传了出来:“老森,告诉小林和小吴,让他们留关张二人一条性命。”

    听到东哥还要留他们的性命,任长风急得直跺脚:“东哥,那两个王八蛋差点把你杀了,你到现在还护着他们,我真不明白,他们到底有什么好的?”“经过今晚的惨败,关张两人已经是山穷水尽。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对他们敞开怀抱,他们不就能死心塌地?

    一直以来,谢文东看人都非常准,任长风等兄弟对他也十分信任。可是这一次,他心里真的生出了强烈的怀疑。只听他小声咕哝道:“恐怕东哥在对他们敞开怀抱的时候,他们会忘恩负义,插过来一把刀。”

    谢文东摇头不言:“老森,按我的吩咐办。”姜森铿锵一立身:“我知道了。”

    林鑫和吴太两人,同时白血的分组组长,身手和经验不用说,自是十分丰富。在加上,关张二人一路奔袭,体力消耗很大。按理说,他们应该不是前两人的对手。

    然而,事情并不是照这样发展的。关张二人自知已经彻底“惹恼”了谢文东,既然逃不出了,还不如舍命一战。就算是死,也得死的光明磊落。

    在他们的全力进攻下,林、吴两人一时不能克敌,只能见招拆招。

    姜森按照谢文东的命令,来到四人厮杀的走廊。本来,他想叫林、吴二人手下留情,可是走廊位置狭小。如果让两人放水,那自己的两位兄弟反而容易吃亏。不行,必须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时,他忽然注意到身边兄弟身上的电网枪,忽然心中一亮。

    “拿电网枪的白血兄弟们注意了。”默立无言的姜森忽然发令。走廊两头拿电网枪的兄弟铿锵答应一声:“在!”

    姜森目光如炬,对着混战的四人道:“我数一二三,你们一起开枪。”

    “啊!”包括关、张、林、吴四人在内,现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来不及解释太多,姜森已经开始数数:“三、二…..一。开枪!”

    要不说白血部队纪律严明呢,虽然心里有所担心,他们还是抬起枪管,对前面开了枪。

    “噗噗噗”,八张铁丝网从枪管飞出后,瞬间张开。喷射出的铁丝带上千伏特的电压。如果是小兔子小狍子之内的动物,可以瞬间被电死。如果是人,也可以直接被电晕。

    面对铺天盖地、密不通风的电网枪,四人避无可避,只能任由铁丝撞过来,最后被电倒在地。

    姜森指着关召羽和张金波道:“把这俩都捆起来,带林副组长和吴副组长下去休息。”左右答应一声,忙活看来了。

    对于关、张二人,几名白血兄弟可一点没客气,把他们捆了个严严实实,随后重重扔到了谢文东的面前。

    随着关张两人的被捕,随行百余名枪手被捕。这场蚂蚁与大象之间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

    洪门这边,有五人战死,重伤七人,轻伤超过了一百位。而盛天帮这边,有十三人战死,重伤三十三人,轻伤超过一百五十位,大部分人被电棍电网电晕,成了俘虏,真正逃出去的,不过二三百号残兵弱将。

    数千人之间的战斗,伤亡才八百十号,这种战况在以往黑道拼杀中,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这与谢文东没有赶尽杀绝有直接关系。而关、张两人念及谢文东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没有下杀手。

    一名兄弟从隔壁的会议室内,搬了把椅子让谢文东坐下。谢文东靠在椅子上,轻声道:“把他们弄醒。”

    “是!”一名兄弟把早已准备好的茶水,直接倒在了两个人的脸上。

    躺在地上的关张两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的尽头是地狱。

    关召羽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他的头皮发麻,全身的神经绷得快要断开,目光下垂,凝声道:“谢文东,终究是你赢了。”

    谢文东含笑:“难道你想我输?我要是输了,你们也得给我陪葬。你应该庆幸,庆幸你和你的兄弟现在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