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50章 七擒孟获(二十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49章 七擒孟获(二十一)
  • 下一章:第651章 七擒孟获(二十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一连攻击出六七拳之后,谢灵尊才反应过来,身体吃痛,向前蹿出几步。

    回头再找对方,这个时候,小张飞早已躲在数米开外,已经和另外一名特种兵出身的韩占旺斗得难解难分。

    小张飞与韩占旺的战斗不分上下,时间一久,二人不时被对方拳头打得鼻青脸肿。

    谢灵尊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情况,一般人十几回合下来早已被累的趴下或者昏死在他面前。而现在呢,小张飞依然好好的站在他面前,还和实力和自己差不多的韩占旺打得难分难解。

    场外,众人瞪大眼睛看着里边三人,有些惊叹小张飞实力。没想他能做在谢灵尊和韩占旺面前持续这么久,这让他们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肉搏战是最消耗人体力了,三个人纠缠了七八分钟,最后因为力竭,只能暂时分开休整。他们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但眼神之间的厮杀仍然在继续。

    三人都气喘如牛一般站在两边,谁也没有出手。

    张飞脸上被谢灵尊重击几拳后,脸庞臃肿,血水渗出。而谢灵尊、韩占旺也没好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透了,一个鼻子流血,一个脱落了槽牙。

    歇了有半分钟左右,谢灵尊怒吼一声,将身体全部力量调动起来,朝着后者心窝重击而去,看着硕大拳头攻击而来,小张飞并不惊慌,直接将对方攻击格挡开,脚下蓄力,猛然朝着他肚子踢去。

    一脚下去,谢灵尊庞大的身体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只听‘吱吱’垃圾桶撞击倒地的声音响起,一口血水顺着谢灵尊嘴角流出,可见小张飞这一脚力量之大。

    一脚踢飞对方,小张飞紧急加快几步,身体如猎豹扑倒,直接将谢灵尊双臂锁住。用力一瞪后者下颌,手上蓄力,向外一带,只听‘嘎嘣’一身,好似关节受挫一般,手臂顿时脱臼下来。

    谢灵尊倒是硬气,手臂被人扯脱臼,也没有吭一声。当然,他也不可能再战斗下去了。

    没有谢灵尊的威胁,小张飞的压力顿减。十几个回合后,小张飞抓住机会,将韩占旺举过头顶,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韩占旺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小张飞一人,居然将沈家帮帮主身边两位最得力的保镖打倒在地,随后震天吼道:“还有谁!”

    沈家帮几十名混混被小张飞强大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颇有些当年张飞长坂坡喝退曹操八十万大军的英雄气概。

    在混混阵营后方的树荫下,有一辆黑色的奥迪小轿车。在小轿车内,有一名六十多岁,满头银发的老者。老者不是别人,正是沈家帮帮主沈飞。虽然年过六旬,老头子精气神一点也不减当年。听到小张飞胜利的呼唤,眼中射出两道如刀子般锐利的光芒。

    他骂了一声:“废物”,缓缓走下了车门。两名保镖低着头,紧紧跟在他身后。

    拨开人群后,沈飞来到己方的阵营面前。当看到满头银发的沈飞,小张飞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礼貌地朝沈飞拱拱手:“沈老爷子。”

    沈飞点点头:“你还认我这个人吗?”

    小张飞恭恭敬敬道:“当然,沈老爷子和我的老帮主是拜把子的兄弟。”

    沈飞:“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说什么废话了。我那个不成器de义子虽然不讲江湖规矩,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给你们打款,可因为这招致杀身之祸,未免有些太过了吧。”

    小张飞愣了一下,摇摇头:“我不明白沈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飞:“咱们都是聪明人,何必装聋作哑呢。”

    小张飞吸了口气,气鼓鼓道:“我实在是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没错,我是找过沈腾,但只是催促他抓点紧,并没有想杀他。如果你们不信,我们可以当面对质。”

    沈飞:“当面对质?好,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小张飞看了看周围杀气腾腾的沈家帮打手们,笑了:“这我可不敢,现在我落到你的手里,还不被你的这些手下生吞活剥了。所以,在我大哥带人来之前,我不能跟你们走。”

    沈飞声音深沉有力:“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

    小张飞直言道:“确实不太相信。”

    沈飞眯了眯眼睛,眼角的皱纹动了动:“如果我硬要带你走呢?”

    小张飞:“那就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留下了。”

    沈飞点点头,语气忽然冷厉了数倍:“狂徒,你真当我沈家帮没人了吗?”

    小张飞刚要说话,一道白影子速度极快地朝他扑来。来人,正是年逾六旬的沈飞。别看沈飞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想当年也是HN省道上响当当的金牌杀手。才不过二三十招,小张飞就败下阵来。

    按理说小张飞的实力不该如此不济,只因为在刚才的混战中,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不过,纵然如此,小张飞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沈飞是他迄今为止,见到过的身手最高强的老头子。

    “扑通!”

    十年河西,十年河东。刚才小张飞一记“顶天立地”,将韩占旺狠狠地摔在地上。现在,他又被自己的对手,摔于马下。

    这一摔,把小张飞摔得眼冒金星,差点没把晚饭摔出来。他躺在地上,用手抹了抹嘴角的鲜血,铿锵道:“趁人之危算什么本事。”

    沈飞干瘪带着老年斑的双颊动了动,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没有表现在脸上。

    他倒没说什么,不过小张飞的那句话,是把沈家帮的打手们彻底激怒了。他们一拥而上,对着小张飞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小张飞被打得嗷嗷直叫,嘴里却时不时地讽刺道:“changsha出了个沈家帮,帮主六十还piaochang。莫名其妙没天理,今天找我来撒气。老乌龟六十七,棺材上面涂黄漆……”

    小张飞嘴里过着干瘾,同时被自己的才华“折服”,这打油诗念的,太***有水平了。

    他唱得倒是挺美,却差点把沈飞气得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