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46章 七擒孟获(十八)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45章 七擒孟获(十七)
  • 下一章:第647章 七擒孟获(十九)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王泽彬喝了一口茶水:“看样子,阿胜你已经有了主意了,说说看。”王胜喝了一口普洱茶,爽声道:“把这件事通报给谢文东,让他做好准备。”

    王泽彬:“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和关副帮主一干人等,可算是真正决裂了。唉,以后都没有面目见他们了。”

    王胜:“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避免关召羽犯下大错。”

    王泽彬:“恩,只能这样了。你有谢文东的电话吗?”

    王胜:“我有他身边保镖的电话,可以联系到谢文东。”

    王泽彬:“事不宜迟,阿胜你现在就给谢文东打电话吧。”

    …………..

    此刻,谢文东正在听任长风汇报,当听到任长风靠坑蒙拐骗之术,赚了关召羽一回的时候,忍不住掩面大笑,赞叹他不但有勇而且有谋,实在是有大帅之才。任长风平日里高傲,能被他放在眼里的,不会超过十个。而谢文东,绝对是为数不多的人中最有分量的一个。

    听东哥如此夸奖自己,任长风高兴得合不拢嘴。

    看到任长风疯笑,谢文东也笑了。他很喜欢任长风的为人,不但是因为他忠心不二,还因为他能力过人,可以为自己分忧。夸张点说,要是身边再多几个像任长风、袁天仲这样的人,他做梦都笑醒。

    就在他们开心一刻的时候,金眼捂着一部手机的话筒,来到谢文东的身边:“东哥,王胜给你的电话。”

    王胜?!谢文东收了收笑容,想了一下:“陈天河的那个金牌打手?”

    金眼点点头:“没错,就是他,他说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东哥。”

    谢文东愣了一下,从金眼的手里接过手机。谢文东声音沉稳道:“喂,你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喂,是东哥吗?”

    谢文东:“我是谢文东。”

    王胜:“属下王胜。有一件事我要和东哥说?”

    谢文东:“我在听。”

    王胜:“关副帮主想用诈降之术,让他的心腹小张飞打入洪门内部,再与他内外夹击,具体计划是这样的…..您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

    谢文东:“哦,有这等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胜:“千真万确,刚刚关召羽叫社团全部的骨干开会,正式定下了这个计策。我和王泽彬不忍看到关副帮主把盛天帮的兄弟们往火坑里推,这才下决心给您打电话的。希望您看在陈老帮主的情分上,尽量避免两个帮派正面冲突,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谢文东:“这个自然,陈老帮主在临终前把盛天帮托付给了我,我自然不会伤害自己的部下。多谢王兄的善意提醒,日后盛天帮正式并入洪门之后,我一定大大提拔你们二位。”

    王胜:“提拔就不用了,我们只是做自己分内的事。”

    谢文东:“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们两个在关召羽身边,也要多加小心。现在关召羽那些人都认为是我杀害了陈老帮主,如果知道你们跟我有联系,肯定会以帮规重重惩罚你们的,切记谨慎小心。”

    王胜、王泽彬心里一暖:“多谢东哥,我们知道了。”

    谢文东:“如果有什么情况,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王胜、王泽彬:“东哥,我们知道了,您忙,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了。再见。”

    谢文东:“再见。”

    挂断了电话后,任长风忍不住好奇,问道:“东哥,出了什么事了?”

    谢文东拿着手机,悠然而笑:“是那两个金牌打手打电话过来,说关召羽又制定计划来杀我了。”众兄弟欠身,追问道:“是什么计划?”

    谢文东将刚才王胜的话,简单地重复了一遍。说完后,现场鸦雀无声,就连落针的声音都听得见。过了好久,于虎才一拍桌子:“这个该死的关召羽,还真是肯下血本,为了取东哥的性命,居然想出这么狠毒的计策。”

    任长风更是一攥拳头:“早知如此,我就应该一刀杀了他。”

    现场,不少干部都愤愤不平。唯独张一听完后,不怒反笑。他嘴角往上翘了翘:“恭喜东哥,贺喜东哥,东哥这一局又要赢了。”

    于虎不明其意,狐疑道:“老张,你这是说得什么话,关召羽的屠刀都要架到东哥的脖子上了,你还恭喜?”

    张一懒得与于虎争辩,老神在在道:“如果咱们事先不知道关召羽的行动方案,东哥可能有危险。但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行动方案,便可以趋利避害,赢下这一局。”

    于虎听完后,恍然大悟:“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个意思。东哥,我这就去准备人马,只要小张飞一带人过来诈降,我就让人擒住他。”

    于虎是个急性子,一想到什么就马上要去办。他刚起身想要走的时候,谢文东抬头拦住了他:“老虎,先别着急,这事儿有蹊跷。”

    “恩?”任长风道:“东哥还有什么顾虑?”

    谢文东的丹凤眼射出无数道锐利的精光,他一字一顿道:“诈降,只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恶鱼,我担心还有我们没有看到的恶鱼潜在水底。如果我们贸然所动,反而容易遭到恶鱼的袭击。”

    不少兄弟被谢文东说得一片茫然,什么是潜在水底的恶鱼。

    张一一语道破天机:“东哥是怀疑,诈降只不过是关召羽演的一场戏,他其实另有计划。”

    “呼!”兄弟们深深吸了口气。

    谢文东满意地看了看张一,拍了两下手掌:“没错,那两个金牌打手,明显与我们亲近,关召羽却不避嫌,让他们参加议会。所以我们现在不能盲目行动动,得假装不知道,好好配合他演这场戏。只有这样,才能以静制动,先发制人。”

    张一话锋一转:“只是这样太危险了。”

    谢文东:“越是危险,回报也就越丰厚。现在,咱们来讨论讨论,关召羽的杀招究竟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