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35章 七擒孟获(七)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34章 七擒孟获(六)
  • 下一章:第636章 七擒孟获(八)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天池”酒吧,changsha市最大的酒吧,也是洪门所管辖的场子。因为有洪门这个“门神”在,不管是三教九流,黑道白道,都不敢到这里来查牌找事。

    这里表面上只是酒吧,其实里面还开了赌场、ktv、洗浴、按摩桑拿一条龙。这里是销金窟,是快乐林,同时也是断肠所。

    ‘天池’酒吧内,霓虹灯光闪耀,舞池中,数百女子疯狂摇摆着曼妙腰肢,胸前俩团摇晃着,数百男子激烈晃动着脑袋,好似带着剧烈震动一般,若是再用点力量,估计脑袋下一刻便会飞出去。

    金眼来到酒桌前,随便问酒保要了几杯威士忌酒。

    金眼握着杯中白酒,看都不看,仰头猛然灌下。

    白酒带着极其浓烈味道流淌在金眼喉咙中,只感觉一股灼热热流在喉咙中流淌,身体内每个细胞都开始运动,刺激的味道瞬间上窜到鼻息之间,灼热刺鼻。

    作为谢文东贴身保镖的头领,金眼很少喝酒,就算要喝,也不过是喝啤酒。突然喝酒,他有些不习惯。

    一口白酒呛过之后,金眼便逐渐适应这种高度数的浓烈辛辣酒味,连续喝了几口后,金眼有些头晕,用力甩了甩头才摆脱那种感觉。

    “帅哥,能不能请我喝一杯啊,”一个打扮妖艳女子来到金眼面前,黑色丝袜,短裙将浑圆臀部包裹在里边,及其诱人,浓妆,大眼,脸蛋只能算一般。

    金眼回头瞥了一眼这名女子,笑着给酒保打了个响指:“给这位xiaojie来一杯酒。”

    很快,酒保便把一杯同样的威士忌酒放到女子的面前。

    女子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身体,坐到了金眼身边的位置上,媚笑道:“帅哥,怎么一个人?”

    金眼晃动着酒杯,眼神在女子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有意无意地滑落下去。女子穿着低胸装,顺着胸前深深的沟壑看去,里面居然什么也没有。操!居然没穿xiongzhao,真是个要人命的sao货。不过这种货色,他是根本看不上的。

    金眼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眼神清亮:“我是来找东西的。”

    世界上有三种人是看人最准的。这三种人分别是jinv,小偷和出租车司机。他们见多识广,只需要从对方的衣着打扮和举止谈吐中,就可以猜出有钱没钱,大概从事那个行业。

    金眼虽然谈吐儒雅,也隐藏了杀手的戾气,但女子还是看出这人应该是在道上混的。而且不会是普通的小混混,应该是正经的黑社会。

    女子的红唇张了张,抿了一口杯中酒,露出一副皓齿:“哈哈,那帅哥丢了什么东西?”

    金眼:“丢了个人。”

    “哈哈,我明白了。你看我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女子的话故意忽闪忽闪着眼睛,轻轻在金眼的耳朵后面吹了口气。她的话直白而大胆,毫无避讳。

    说着话,她与金眼的距离又近了几分,身子也更低了几分,胸前的丰满已经全部呈现在了后者面前。说实话,女子虽然长得一般,但言语举止极具挑逗性。金眼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在如此阴暗、动感的环境下,不时地有些呼吸加速。

    见金眼没有说话,她的动作更加大胆,竟然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私密方向探去。金眼敢打赌,这女人出门的时候肯定很着急,要不然她怎么会忘了胸衣和短裤。

    “操!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沦陷了。要是沦陷在这样的女人手里,水镜还不得杀了我。更何况,我来这儿是有任务的,可不能因为这个,坏了东哥的大事。”

    在这关键的时候,金眼重重呼出一口浊气,恢复了理智。他把手从女人的底裤下面抽了出来,笑呵呵道:“不好意思,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我还是在找找吧。”

    女人是逢场作戏的老手,对金眼的答复,她既不气也不恼,耸了耸肩道:“你能出多少钱?这年头,好的姑娘可不便宜。”

    “只要有好的货,钱不是问题。万儿八千一位的,我也不在乎。”

    刚开始,两人的谈话还有些儒雅。到现在,已经成了ciluoluo的皮肉生意。女人打了个响指,拿出一个卡套是哆啦A梦的三星手机。她熟练地打开手机里面的相册,里面有几百张妙龄女子的照片:“这个是cici,全套600,‘吹拉弹唱’样样都不错。”

    见金眼无动于衷,女子又找出一张照片:“帅哥,这个怎么样。这叫lulu,全套800,才做了两年。”

    “你直接把你的好货都拿出来了,这些庸脂俗粉,都别拿出来现世了。”金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老板,别着急啊。我这手机里有几百号人,就算要挑,也得翻一会儿不是。”

    “诺,这个怎么样,大学生,还是个chu,因为老父亲病了,这才不得已出来赚点外快。大老板要是点了她,也算是做了慈善事业了。”女子给金眼看了一张照片。

    金眼探头一看,什么大学生,不就套了个学生装嘛。不过,这个“大学生”长得还算可以。他点点头:“先记下这个,还有没有别的。”

    “有!”女人笑得非常灿烂,继续为金眼介绍:“这个叫…..这个叫…..”

    就在他们聊得正欢的时候,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走了过来。来到金眼面前,大汉先是恭恭敬敬一鞠躬,然后有礼有貌道:“金眼哥。”“咦,何姐,你怎么在这儿?”

    名叫何姐的女人一愣:“张哥,这位金眼哥是?”

    大汉不置可否,只是问金眼:“金眼哥,您怎么和何姐认识?”

    金眼呵呵一笑:“张老弟,不介绍介绍这位何姐?”

    大汉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不敢有隐瞒:“不瞒金眼哥,何姐是我们这里的外包妈咪,每个月给我们十万块钱,我们允许她可以在这里拉点生意。”

    谢文东最痛恨maiyin,所以旗下文东会和洪门的兄弟无论是谁,都不能做这生意,否则以帮规论处。他不做,不代表一些场子的老板不做。要知道,这皮肉买卖可是来钱很快的一种生意。兄弟们看别人大把大把赚钱,不禁眼红,所以才用这种擦边球的方式来赚点外快。而场子老板虽然对此稍有微词,但因为这些‘外包妈咪’的后台是文东会(洪门),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临了,还不忘补充一句:“金眼哥,我们只是开个后门,可没有参与做那种生意啊,还请金眼个明察。”

    金眼压压手,示意自己理解。他话锋一转,问道:“东哥要的xiaojie都准备好了?”

    大汉见金眼没有责怪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八十位,都是‘天池’最好的。其实金眼哥,这件事何必您亲自跑一趟,只要打个电话就行了,我们直接给您送过去。”

    金眼摆摆手:“我得亲自把关,才能放心地把人送到东哥房里去。”

    “恩恩,这倒也是,东哥的安全,可是第一位的。嘿嘿,不过话说回来。东哥真是英明神武,人中龙凤,一晚上就得御女几十号。昨天晚上五十个,今天晚上八十个,真是太牛逼了,我就是三个吃不消。”大汉搓着手,坏笑道。

    金眼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东哥是你啊,能伺候东哥的,都得是精挑细选的。普通的女人,哪有资格见到东哥的面。”这时,他忽然注意到旁边的何姐,便凝声说道:“何姐是吧,我看你手上也有不少‘公主级’的货色,通知她们,都过来吧,我全要了。”

    “全要了?”何姐和大汉同时吃了一惊。尤其是那个何姐,她虽然是见多识广,可还从来没见过有人一下子点了她手里所有的“女儿”。她的假睫毛扇了好几下,问大汉道:“高大哥,你们说得东哥到底是谁啊,居然一下子……”

    “我把你当自己人,这才告诉你,你可别到处宣扬去。”大汉在用眼神征得金眼的许可后,郑重对女人道:“东哥,是我们的顶头大哥,也是洪门和文东会的掌门。”

    何姐大张着嘴,震惊道:“啊?”

    金眼拉了一下何姐的衣领,坏笑道:“啊什么啊,还不快去准备。记住,我们身份一定不能泄露。”好一会儿,何姐才回过神来。她从手袋中拿出一张名片交到金眼的手中,便欣喜若狂地跑了出去。

    要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呢。何姐一个电话,不但将手下百十号xiaojie都叫了过来,还从别的ma咪手里借了好几百人。

    好家伙!整整四五百人啊。而且这四五百人都是各个ma咪手里可以拿得出去的好货。

    没想到,这个何姐的能量这么大。在短短两三个小时之内,居然召来好几百姿色不错的jinv。放眼看去,全是大xiong,白腿,超短裤,蕾丝,小高跟,低胸装……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金眼专门安排了几辆车守在酒吧的后门。一有人到,就安排人上车。车一满,就拉到事先选好的一处公司餐厅里。

    大约凌晨两三点钟,金眼等人终于从这四五百人中,挑选出一百五十余相貌俱佳的女子。这一百五十人,与先前“天池”酒吧挑出的八十人,一起送到了皇冠假日酒店,接受“神秘客人”(谢文东)最终的挑选。

    当然,那些落选的人,金眼也没有亏待她们,每人可以领到五百元。除了交给妈咪的一百块,还有四百块可以落到她们自己手里。这对一晚上啥也不用做的xiaojie们来说,这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每个人上车的时候,都是欢天喜地的。

    望着那些离开的xiaojie们,天池酒吧负责看场子的那伙人一个个咽着口水,目光里充满着不舍。那名高姓大汉忍不住对金眼说道:“金眼哥,就这么让她们走了,实在是太浪费了,应该让兄弟们好好玩玩嘛!”

    “你小子,真没出息。只要尽心尽力为东哥做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这不还是有两百多人嘛,等东哥挑完了,你们想带几个回去睡觉,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啊~~~”身边的人同时发出一声怪叫,差点激动地跪下:“金眼哥,您真是我们的好大哥,真是我们的恩人啊。金眼哥放心,我们一定尽心尽力为东哥做事。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只要东哥和金眼哥一句话,我们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金眼:“恩。好了,时间不早了,把这些人都送到东哥下榻的地方去吧。”

    皇冠假日酒店。

    等金眼带着众人来到皇冠假日酒店时,已经是凌晨四点。

    这个时候,酒店的客人大部分都睡觉了,就连值班的前台都打起了瞌睡。当女郎们呼啦呼啦往里面进,两人马上被惊醒了。

    “你们是什么人?”前台xiaojie伸出手拦道。“啪!”一沓钞票拍在了前台上,一个男人不耐烦地道:“该你管的管,不该你管的,不要管。”

    qiantai小姐一转头,正迎上了一双冰冷的眼睛。她顿时吓了一机灵,身子忍不住地后退了几步。男人瞥了她一眼,带着众女往电梯口走去。

    几步电梯同时运行,大概十余分钟过后,二百余人终于来到酒店的最高一层。这整整一层,都被谢文东包了下来。

    一来到这里,大家便被上面森严的护卫所惊呆了。只见每条走廊上,都站着数十名身穿黑色西装、脚踩皮鞋的汉子。这些汉子五步一哨,神情严肃,英姿飒爽。

    女人们看到眼前的架势,纷纷议论。难不成,召她们来的是某国的领导人,或者是某国的大富豪。怀着疑惑、不解、期待的复杂心情,众位打扮妖娆、艳丽的女郎,被带到东南角的小酒吧内。

    她们每十人一组,共分成二十三个组。这些人就好像古代宫廷里的妃子,等待着皇帝翻牌子。因为只要一被点到,就代表着大把花花绿绿的钞票和貌压群芳的认可。

    她们耐心地等着,没想到这一等,居然就等到了天亮。

    就在所有人打着哈欠,甚至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终于在十多人的簇拥下来,来到了小酒吧。

    “都醒醒,都醒醒,老板来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