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34章 七擒孟获(六)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33章 感谢书友20150416232054兄弟
  • 下一章:第635章 七擒孟获(七)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心细如尘,他发现关召羽垂下的右手,一直有意无意地往腰后晃动着。他推测,腰后要么是枪,要么是刀。相比于谢文东的细微观察,袁天仲辨别危险的方式比较特别——他靠得是直觉。直觉告诉他,这个关召羽在预谋什么杀招。

    二人对视一眼后,袁天仲立刻坚定了自己的猜想。他表面上看上去特别松弛,其实身体里的那根弦早就绷得紧紧的。

    谢文东身上有防弹衣护身,匕首根本就对他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眼疾手快得袁天仲还是在他出手之前,率先攥住了他的手臂。

    袁天仲“啪”地一声打掉了匕首,然后恶狠狠地打出一拳:“这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

    话毕,关召羽已经受冲击力和惯性力的影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袁天仲这一拳的力道真不小,即便关召羽再硬扛着,也抵不过他呲牙咧嘴皱眉头的反应。

    谢文东拍了拍中山装,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燃:“你还有四次机会。如果每次都像这样的话,你一辈子也别想杀了我,记住,要动脑子。”

    关召羽死死地看着谢文东,眉宇间充满了愤恨。

    谢文东吸了一口烟,然后转身往楼梯口走去:“长风,五行,咱们走。”

    “是,东哥。”六人答应一声,往谢文东的方向靠拢。

    等他们离开后,关召羽的保镖这才敢涌上前来。他们呼啦一声,把关召羽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关心着。关召羽张了张口,便哇地一口吐出一口鲜血。看到鲜血,周围的保镖们吓了一大跳。有人立刻大声喊叫:“快,快叫救护车,送副帮主去医院。”

    其实,关召羽受的伤并不严重,休息几天就会痊愈。真正严重的,是他的心病。谢文东一天不死,他就一天寝食难安。

    通过今天与谢文东的接触,关召羽知道要想光明之大地杀了谢文东那是不太可能的。谢文东身边的保镖太厉害,一般人别说杀他了,就是他的身都近不了。

    既然这个办法行不通,那就只能另想他法。一连两天,他都没有想到什么好的法子。

    最后还是花重金,从几个情报贩子那里,买到了一些相当“有用”的信息。情报上说,谢文东表面上是正人君子,其实是个“极其好色”的流氓。不管去哪儿,身边都会跟上两三个漂亮女子,以供他鱼水之欢。

    谢文东不但好吃“窝边草”,还喜欢采野花。经常流连于夜店,与各式各样的女子逢场作戏。传说,被他玩过的女人起码有八百多个,从十四岁到四十四岁,各个年龄层的都有,可谓老少通吃。

    (那群情报贩子为了赚钱,不惜夸大事实,把跟在身边的张雅婷、凌颜、水镜,都当做是他的女人了)。

    得到这个情报后的关召羽,立马制定出了一条美*人计。意图用女人,杀死谢文东。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且说谢文东等人离开酒店天台,上了汽车后。

    一路上,任长风都无精打采的,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谢文东多聪明,眉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他知道,任长风肯定是因为刚才的事,而心里不痛快了。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但并不点明,他要让任长风自己说出来:“长风,难道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得?”

    “没-没有。”任长风抬起头,结结巴巴道。谢文东才不会那么轻易被骗,悠然笑道:“真没有?不想说说关召羽的事?”

    “呼”,任长风呼出一口气:“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东哥。没错,东哥,我心里是挺不高兴的。”

    谢文东没有说话,只是用动作和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任长风叹了口气,疑声说道:“东哥,我对你的话一直都是深信不疑的。可这次,我有些想不通。东哥你为了让那个关召羽归顺我们,居然答应让他有七次机会杀你。难道他真的那么好,难道东哥真的非要他不可?东哥是不是太给他脸了,显得他尊贵,咱们死乞白赖似的。我想不明白!”

    一口气把自己心底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任长风顿时觉得轻松多了,连呼吸也变得美妙多了,

    其实,不但是任长风这么认为,就连袁天仲、于虎也这样认为。

    谢文东环视周围人一圈,悠然笑道:“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子醋味啊,哈哈。”

    任、袁、于等人呵呵一笑,算是默认了。

    “长风说得其实也有点道理”,谢文东说出了自己心底的想法:“不过我觉得,那值得。如果让他死心塌地地跟着我们,其能量将无限大。咱们不说他的忠心义气如何,但从他的领导能力,便可见一斑。想想看,盛天帮不过千余人的小帮派,他一号令居然有半数以上的人闻风而动,敢与我们为敌。这样的人才,一千个人才里面也未见得可以出一个。再加上,今日他的武功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宁愿给他七次机会,也要把他收于旗下。”

    听完任长风的解释,袁天仲和于虎点点头,终于明白了东哥的用心。

    倒是任长风,听谢文东解释完好像更加不高兴了。他嘟囔几声:“东哥,领导能力太强也不好吧,万一他要造反,后果将不堪设想。”

    “哈哈,我能把他收过来,就有治他管他的办法”,谢文东话锋一转:“等把他收过来后,我打算让你调教调教他。”

    任长风指了指自己:“我?”

    谢文东:“怎么,不行?论武功,论领导能力,论忠心义气,你可都远在他之上,难道还怕降伏不了一个小毛孩子?”

    要的就是这句话。

    任长风闷闷不乐的根源,就在于此,简单点说就是‘危机感’。他担心关召羽上位后,会削弱自己在东哥心目当中的地位。

    毕竟,他的身手、领导能力、忠心、义气,都很不错。

    这时,袁天仲于虎等人也看出来了。于虎一拍大腿:“东哥说得好,他就是一小毛孩子。如果不是长风大哥今天受伤,估计五分钟之内就可以拿下他了。”

    袁天仲:“长风,你在东哥、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别人永远代替不了。”

    张雅婷:“任先生绝对堪当此大任。”

    凌颜:“……”

    兄弟们的话让任长风大为满意,笑得嘴都合不笼,头昂得高高的,得意的不行。谢文东看到任长风的样子,这才慢慢放下心来。

    人心,有时候是很脆弱的。你觉得无所谓的事或者话,有时候可能变成一把尖刀一剂,伤害到最亲近的人。所以,奉劝那些只顾埋头向前奔跑的人,别忘了时而站在同伴的立场上想想问题。只有这样,别人才愿意把心交出来,而不是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