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31章 (感谢徐治保兄弟)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30章 感谢书友20150416232054
  • 下一章:第632章 感谢Jx Ken &兄弟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七擒孟获(三)

    “啪啪啪!”

    就在他们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响亮的拍手声。接着,包间的大门被推开,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在一行人的簇拥下,走进了包间。这个男人长相清秀,阴柔气质逼人,尤其是那双丹凤眼,散发出来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犀利。

    男人嘴角微微翘起,幽幽笑道:“我等这句话已经多时了。”

    关召羽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谢文东,但见过他的照片。当他第一看见到男人的样子时,便当场脱口而出:“谢文东!!!”

    啊,是谢文东?跟在关召羽身边的保镖们马上大声喊道:“来人,保护副帮主。”“别叫了,乡巴佬,刚才你们说话的时候,你的那些刀斧手已经被我们搞定了。”说话的,是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男子腰上有两把刀,一把是唐刀,一把是像唐刀而非唐刀的怪刀。男人始终仰着头,根本不用正眼看他们。

    他说的风轻云淡,关召羽他们听了却大为吃惊,心里很不是滋味。要知道己方在包间周围埋伏了几十号枪手,对方居然能毫无声息地搞定他们,这种能力实在是让人胆寒。而且,这还是在自己的地头上,他们当真是胆大妄为的很。

    震惊许久的关召羽终于反应过来,对身边的保镖们大声喊道:“还不把谢文东杀了,和他们同归于尽。”虽然明知道谢文东身边高手如云,但这些保镖还是义无反顾地拔出手枪,将枪口对准谢文东,就要扣动扳机。面对如此众多的枪口,谢文东面不改色心不跳,脸上的笑容没有为此减少一分。他没动,他的手下人却动了。

    五行和身边的张雅婷,凌颜同时开枪,按了消音器的手枪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随着几声“扑扑扑”的声音,关召羽身边的保镖手里的枪全部打飞。乱飞的子弹擦着关召羽的脑门而过,惊出他一声冷汗。

    枪声刚刚响过,谢文东身边另一名剑眉星目的男人如闪电般蹿到关召羽的身边,用一把锋利无比、吹毛立断的软剑架在后者的脖子上。后者一昂脑袋,不敢动弹分毫。

    这时,与关召羽面对面而坐的于虎站起身来,给谢文东拉出一个凳子,恭恭敬敬地弯腰道:“东哥,请坐。”

    “大家也都坐吧,这么好的菜,这么好的酒可不要浪费了。”谢文东一提裤腿,坐了下去。除了五行兄弟拿着枪一动不动外,其他的几名兄弟各自拉着一个凳子,坐了下来。袁天仲虽然也坐了下来,但手上的软剑依然架在关召羽的脖子上。

    张雅婷从筷子筒里抽出几双筷子,发给大家。谢文东接过筷子,撕掉筷子的包装,夹起一块鱼肉尝了尝。一番品味之后,很满意地点点头:“不错,虽然很辣,但辣得很有滋味。大家也都尝尝。”

    “东哥请!”大家热热闹闹地吃起了饭,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似的。

    谢文东侧过头来,对张雅婷道:“婷儿,给‘小关羽’倒杯酒。天仲,把他放开。”张雅婷从桌上拿了一只酒杯,倒上半杯放到关召羽的面前。袁天仲看了一眼酒,又看了一眼关召羽,阴声说道:“不要耍花样,我的剑肯定比你的枪要快。”

    关召羽狠狠地看了袁天仲一眼,没有说话。虽然他的脸上只有错愕,但自己他自己知道,谢文东带给他的除了错愕之外,还有内心深深的恐惧。

    “哼,有本事就和我正面较量,偷偷摸摸算什么本事?”关召羽大口喘着粗气,冷声说道。谢文东耸耸肩,眯眼笑道:“兵不厌诈,你得庆幸我没有把你当敌人,后者,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谢文东,别以为你这么讨好我,我就会被你的花言巧语骗了。你杀了我义父,这笔血债我是无论如何都得讨回来。”关召羽一锤桌面,硬气道。“呵呵,你小子真是不自量力。东哥,杀了他算了,咱们还有什么事要办,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说话的是任长风。

    任长风是典型的好战派,碰到敌人首先想得就是如何消灭他。但战场上风云变幻,有得敌人其实可以变成朋友,当然,这需要智慧和耐心。任长风有这样的智慧,却没有这样的耐心。所以他,成不了谢文东那样的人,只能充当冲锋陷阵的大将。

    谢文东何尝不知道现在时间紧迫,幽灵猛虎帮日渐壮大,每分每秒都非常宝贵。只是陈天河对文东会有恩,他不想眼看着陈老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而且,他很喜欢关召羽这小子的忠心孝心和义气,有意将他收入麾下。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能遇到一个像他一样的人,实在是太难得了。

    因为这些原因,谢文东才不得不拿出耐心,用“七擒孟获”的计策,来感化他。

    一听完谢文东和任长风的话,关召羽脸色更加难看。他梗着脖子,硬气道:“要杀就杀,要是老子眨一下眉头,我是你孙子。”

    “小子,你真不怕死?”任长风沧浪一声,拔出腰间的唐刀,往关召羽的眼珠子刺去。寻常人要是碰到这种情况,别说眨眼,身子早就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不过,这个“小关羽”倒有些与众不同。他非但没有眨眼,反而将眼珠子瞪得更圆更大。

    在唐刀的刀尖离关召羽的眼珠子还不到一公分的时候,任长风握刀的手停住了。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几分当年关羽的“豪气”,任长风不禁有些喜欢这小子了。后者一收住唐刀,仰天而笑:“好好好,你小子没给陈天河丢人,有几分尿性。”

    “尿你大爷。”关召羽破口大骂道。

    “小子,你看上去很不服气啊,要不咱们找个地方练练,要不然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任长风,只会耍嘴皮子的功夫。”

    “任长风?他就是任长风。”关召羽心里一动,他听义父说过,谢文东身边的任长风,是个极其凶狠残暴的家伙。想不到,今天终于见到了。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嘴上可不是这么说的:“走啊,老子就陪你练练,想让你三招。”

    “操,不知死活。”任长风腾地起身,就要出去和关召羽练练手。

    谢文东冲任长风挥下手,用手指轻轻叩打着桌面,幽幽道:“长风,吃饭就吃饭,打什么架?”

    “小子,算你走运,咱们下次再打。”任长风把唐刀放在桌子上,虽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只能遵命。

    谢文东看向关召羽,轻笑道:“大丈夫一言九鼎,这次我放过你,还有六次,你还有六次杀我的机会。回去好好压压惊,我等着你再来杀我。”

    “用不着,我现在就向你挑战。”关召羽指着谢文东的鼻子骂道。谢文东身上有伤,且不知道关召羽武功的深浅,自然不敢轻易迎战。

    而任长风虽然也是受伤未愈,但他的抗击能力太强了。这点小伤如家常便饭,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任长风刚刚坐下去,又站了起来:“想要跟东哥动手,先得过我这一关。”

    “我就知道你这条狗会先跳出来,好,我先干掉你,再杀谢文东,为我义父报仇。”关召羽不顾肩膀上锋利的软剑,霍然站了起来。

    任长风本来还说心里有些欣赏这小子,一听这话,马上气得七窍生烟。他一蹙眉,重声喝道:“**你妈,你骂谁是狗。”

    “骂得就是你。”

    “小兔崽子,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拿上你的武器到天台来,老子教教你怎么做人。”说完,踢开椅子径直走出门去。

    “走就走,放开我。”关召羽侧过脸来,对袁天仲怒目而视。

    谢文东虽然很欣赏关召羽的性格,不过他也太锋芒毕露了,让长风给他一个教训也好。他冲袁天仲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放下武器。袁天仲遵命照办,收了兵器。关召羽见状,如刚刚放出笼子的野兽,迫不及待地追出去。他的那些保镖本来也想跟着出去,无奈五行五行的五把枪死死地对着他们,让他们不敢动弹分毫。

    谢文东喝了口酒,对于虎道:“老虎!”

    于虎欠了欠身,把脑袋凑了过来:“东哥有什么吩咐?”“把这些菜和酒都搬到天台上去,我们去看好戏。”

    “好。”于虎从金眼的腰际拿出一把枪,指着关召羽的那些保镖和打手道:“你们几个,把这些东西都搬出去,否则,我让你们的脑袋开花。”

    这些人也很记挂副帮主的安全,听对方这么说,也没有二话,主动端着几个盘子,追了出去。最后,于虎抱着那张大桌子上了天台。五行兄弟端了几个凳子,捎上桌上的酒杯酒瓶,与谢文东一起朝天台的方向走去。

    一场激烈的大战,即将上演,敬请期待。

    (ps:今日就这三千字了,明日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