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30章 感谢书友20150416232054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29章 感谢wuyonghui888
  • 下一章:第631章 (感谢徐治保兄弟)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七擒孟获(二)

    临近午餐时间,关召羽等人才走出了会议室。刚一出门,一个小弟就跑到了关召羽的面前:“关哥,有人找你。”“哦,什么人?”“他没说自己的名字,只是说他是你的老朋友。”

    “老朋友?”关召羽带着疑问,跟随者那名小弟来到总部大厅。在大厅内,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男子正拿着一张changsha早报,悠闲地看着。

    关召羽走到他的面前,停下脚来,正声道:“就是你要来找我?”

    男子放下报纸,露出一个眉宇分明,带着几道抬头纹的轮廓:“关兄,好久未见,近来可好啊?”

    关召羽将男子的长相收入眼中,倒还真觉得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他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他了:“这位兄弟,咱们在哪里见过吗?”

    “哈哈,关兄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于虎啊,绰号老虎。”

    “于虎?”关召羽咂摸着这个名字,忽然一拍大腿,惊叫道:“你是洪门的那个副堂主于虎?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周围不明白情由的打手们闻声而动,立马包围过来。于虎忙把手一举起来:“我不是来打架的,你看,我什么武器都没带。”那些打手们可不听他狡辩,一拥而上将他的双手死死扣住。于虎脾气本来挺大,但因为有谢文东的任务在身,只能强颜欢笑,任由盛天帮打手把自己制住。

    “关哥,他身上确实没有武器。”一名小弟在于虎的身上一番搜索之后,对关召羽附耳道。见于虎却是没有什么歹意,关召羽紧张的心稍稍松弛了一些。他重重地问道:“你来这儿有什么企图?”

    于虎耸耸肩膀:“大名鼎鼎的‘小关羽’,难道就是这样待客的?你们这样,让我怎么好好说话。”

    关召羽一捋胡须,对左右小弟一挥手:“把他放开,我谅他也不敢耍什么花招,除非他不想活着走出这里。”这句话,既是对手下的安慰,又是对于虎的警告。

    等松开手臂后,于虎活动活动了一会儿筋骨,这才落落大方地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在他周围的打手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越聚越多。

    于虎将周围人的敌意全部放在眼里,悠然地翘起二郎腿。

    关召羽:“谢文东让你来干什么,快说吧。”

    于虎:“东哥让我过来,替他请你吃顿饭,地点你选。至于跟小关羽说什么话,咱们在酒席中慢慢说。”

    关召羽:“不用,用不着。”

    于虎:“东哥特意交代了,如果小关羽不愿去吃饭,他就派人在陈老帮主的葬礼上捣乱,甚至把他老人家的尸体抢走也说不定。”

    关召羽猛地一拍桌子:“他敢!”

    于虎摊了摊手:“敢不敢我不知道,我只是个传话的。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东哥的为人你应该听说过,他向来说话算数。我知道小关羽是个忠孝两全的人,你也不会拿陈老帮主的遗体冒险吧。”

    “谢——文——东,我跟你不共戴天。”关召羽把十指的关节握得嘎嘎作响,后电目一闪:“好,我就不信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去金龙酒店。”

    金龙酒店,是盛天帮旗下的众多产业之一。在自己的地头上,也不怕对方耍阴谋诡计。

    于虎抖擞精神,笑容满面道:“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金龙酒店离盛天帮总部不过七八公里的路程,坐车几分钟就到了。因为知道副帮主要来,金龙酒店的负责人早早地为他们准备了一间僻静的大包间。同时,几十号打手在包间附近待命,一有风水草动便可以及时冲出来,把场面控制住。

    一路无话,于虎坐上盛天帮的汽车,不一会儿功夫就坐在了那个包间之内。

    虽然是短短几分钟的路程,关召羽的心情可不好受。自打刚开始见面,他那张红润如血的脸便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两人落座之后,关召羽脸上的寒气更甚。他一摔脸色,翘着嘴巴道:“你***还想把这个关子卖到什么时候?”

    于虎不紧不慢地拿起桌上的菜单,幽幽道:“不着急不着急,东哥说了,得在酒席间跟你说。”

    “哼!”关召羽重重哼出一声,同时向身边的随从使了使眼色,示意对方要是敢耍花样,就先干掉他。随从做了个明白的手势,并按时关召羽,这包间附近都是他们的人,主动权在自己这边。

    差不多用了两三分钟的时间,于虎才点好了中午要吃的菜。

    “服务员,点单!”于虎转着手里的菜单,高声喊道。随从把目光投到关召羽的脸上,仔细看着他的脸色。关召羽努了一下嘴,示意照他说的办。

    “服务员,进来。”随从大声喊叫一声。话音刚落,一个打扮得还算得体的女服务员拿着点单机走了进来。

    “先生,您需要什么?”

    “来个炒烤羊肉,来个三杯鸡,来个松鼠桂鱼……”

    虽然吃饭的只有两个人,可他一口气竟点了十多个菜,还要了两瓶茅台酒。等点完了之后,于虎从身上掏出钱夹,抽出一沓人民币:“东哥怕小关羽抢着付钱,所有叮嘱我先把钱付了,谁是主谁是客,得先拎拎清楚,可不能坏了规矩。”

    “好个不要脸的谢文东,居然敢在我的地头上作主,他真以为自己是谁?”

    “是谁?”刚才还笑哈哈的于虎一拍桌子,冷厉地说道:“他是世界之王,黑道之主。”

    关召羽被于虎这一吓,当场愣住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感觉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关召羽一锤桌子,掩饰气氛的尴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不怕死,他呢?”

    餐前,两人都闹得有些不愉快。等菜都上齐了之后,于虎便开门见山道:“小关羽,我家大哥看中你的义气和忠心,想将你收于门下,你看怎么样?”

    “哈哈哈”,关召羽突然狂笑起来:“谢文东这是怕了我了。你回去告诉他,叫他洗好脖子,七日内我便会去取。”

    “好大的口气’,于虎夹了一块羊肉塞到嘴里:“别说七日,就是七百日你也动不了我东哥一根汗毛。如果你不信,咱们可以打个赌,不,是东哥要跟你打这个赌。”

    “赌什么?”

    “你祖上关羽在蜀国效力,蜀国的军事诸葛亮,擒了孟获七次放了六次,今天我们东哥就效仿诸葛亮,也生擒你七次,也就是说你有七次杀他的机会。七次之后,你如果杀不了他,就自动归到文东会门下。如果七次之内,你杀的了他,便自可以拿他的人头祭奠你的义父。”

    “这话,真是谢文东说得?”

    “一字不落。”

    “谢文东当真是狂妄之极,好,我就答应他。如果谢文东能生擒我七次,我就心甘情愿带着盛天帮归到他的门下。如果七次之内我杀把他杀了,哼哼~~~”

    “好,一言为定!”

    “话出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