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29章 感谢wuyonghui888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28章 四处筹钱
  • 下一章:第630章 感谢书友20150416232054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第629章七擒孟获(一)

    为了方便,张一包下了皇冠假日酒店最顶层的所有房间。他们见面的地点,就在其中一间装修豪华的小酒吧内。

    头天,张一已经见过谢文东。而于虎,是听说谢文东到了HN之后,专程连夜从外地赶回changsha。于虎上一次和谢文东见面,还是在几年前。那个时候,南北大战正酣。于虎作为张一身边最重要的助手之一,屡屡战功。

    谢文东对此人也是影响深刻,刚一见面,便交出了于虎的名字:“阿一,老虎,你们来得可真够早的。”

    张一和于虎齐齐向谢文东拘礼:“东哥好。”

    谢文东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老虎,几年不见,你是越发的强壮了。不错,不错。”

    谢文东在看于虎,于虎也在看他。和几年前,东哥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倒是他的眼睛更亮,也越发有气势了。站在那里即使不说话,旁人也很难忽视他的存在。

    两人在谢文东面前还算比较拘谨,只把半边屁股放在沙发座上。于虎挺直身子,拱手笑道:“呵呵,东哥过奖了。几年不见,东哥倒是风采依旧,意气风发。”

    “你这文绉绉的拍马屁的功夫是跟谁学的,我举得你以前挺大大咧咧的啊。”谢文东眯着眼睛,“轻责”道。

    于虎挠了挠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张一和于虎十多年的交情了,两人也是开玩笑惯了。他没有给于虎半点面子,当着谢的面子“拆其他的台”:“东哥可别被他的几句话骗了,这小子鬼着呢。在我面前,从来不这么客气,这都是装出来的。”

    “哈哈!”谢文东朗声而笑:“用不着那么拘谨,平时该怎样就怎样。”

    张一可不敢失态,依然毕恭毕敬的样子。

    倒是于虎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把两个屁股都放到了沙发上,紧绷的脸也松弛不少:“东哥,我听张兄说,您这次是想来收复盛天帮,我是过来效力的。只要东哥一句话,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

    谢文东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侧过脸来问张一:“阿一,我让你查的事情都查的怎么样了?”

    “都查清楚了。盛天帮所有的强硬派中,以关召羽的名望、地位最高。只要说动了他,就能兵不血刃拿下盛天帮。”

    “关召羽?这小子我认识,我们还吃过几次饭呢。”一旁的于虎忍不住插话道。谢文东压了压于虎的话头:“老虎,你待会儿再说。阿一,这个关召羽是什么人?”

    张一从随身的公文包中拿出一沓照片,抽出一张递给了谢文东:“东哥,这就是关召羽。此人是原盛天帮帮主陈天河收的义子,也是所有副帮主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今年只有二十七八岁。此人以前是个孤儿,后来被陈天河收留,陈天河对他有大恩。也是他主张,就算是倾尽全帮之力,牺牲掉帮内上千弟子的性命,也要为死去的陈天河讨回公道。”

    谢文东仔细地看着手中的照片,照片中的关召羽,红面长须,浓眉大眼。如果不是穿着现代的服饰,还真有点古代关羽“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五绺长髯”的样子。

    他揉着下巴点点头:‘此人倒算个有情有义的汉子,虽然有点年少轻狂,不过也算是忠心可嘉。老虎,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呼”,于虎一肚子的话憋在肚子里难受,得到谢文东的授意,便迫不及待地说道:“这小子自己说是关羽多少多少代的玄孙,这幅打扮是效仿祖上关羽。所用的兵器,也是像青龙偃月刀相似的朴刀。为人非常仗义,也讲义气,武功也很不错,所以HN这一带的道上兄弟,很多人都管他叫’小关羽”。

    关召羽?小关羽?有意思。

    “阿一,我有办法了。你让那两千兄弟从盛天帮总部撤回来,老虎,我要交给你一项任务。”谢文东将照片扔到茶桌上,幽幽道。

    张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东哥,我没听错把,把那两千兄弟撤回来?如果把兄弟们都撤回来,盛天帮那帮人还不龙入深海,到处来找咱们的麻烦?咱们在明,敌人在暗,不得不防啊。”

    谢文东倒了一杯热热的咖啡,神情自若道:“我不但要收下盛天帮,还要让这个‘小关羽’对我心悦诚服。这,就是我表示的诚意。”

    张一跟在谢文东身边的年头也不短了,见他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便不再劝。于虎问道:“东哥让我做什么?”

    “请他吃饭。”谢文东眼眸中闪出两道锐利的精光。

    ………

    洪门向来军纪严明,上头命令一下,撤军行动随即进行。还不到一刻钟,潜藏在盛天帮总部附近的洪门打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关召羽得到手下的汇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他确定了两三次还不算,非得亲自出门一看,才终于敢下结论,洪门的人马确实都撤走了。

    “肯定是因为快到上班的时间,街道上的人多,谢文东怕惹出不必要的事端,这才把人撤走,真是天赐良机啊。”想到这,关召羽习惯性地捋了捋他的胡须,吩咐手下:“好好安排老爷子的丧事,要办得越隆重越气派越好,七天之后,才能下葬。”

    有干部问:“为什么要五天之后,以changsha这一带得习俗,葬礼最多不能超过四天。”

    关召羽握紧了拳头,咬着牙切着齿,狠狠道:“七天之内,我要拿谢文东的人头祭奠义父。”

    “让所有的干部都到会议室内开会。”关召羽震声说道。

    这场由关召羽召开的会议,一直开了三四个小时。在会议中,他们讨论总结了数条计策,每条计策叮得都是谢文东的脑袋。

    他们的实力虽然不强,可用的杀手也不如谢文东的百分之一。但是老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只要谢文东一天在changsha市的地头上,他就避免不了被暗杀的危险。

    到底是发疯发狠的关召羽厉害,还是决胜于千里之外的谢文东厉害。

    一场激烈的对抗,即将上演,精彩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