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19章 浑水摸鱼(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18章 丢盔弃甲
  • 下一章:我来请个罪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花开两支,各表一朵,且说龟缩在罐头厂内的李孝强一众。他们虽然没有派兵增援,但面对强敌环视,心里也是惴惴不安,如临战场。

    李孝强一下子损失了五百精锐,仅凭那一千五百老弱病残,是断难抵抗的住文东会几轮猛烈的进攻的。

    除非有奇迹发生,只是这种奇迹出现的概率未免太低了点。

    李孝强不是指着奇迹而活的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处境走到无法挽留的地步,他只能硬着头皮骷髅王赵祯求助。

    当赵祯听说李孝强等人陷入重围的时候,先是震惊了好一阵子,然后是愤怒,大骂李孝强是废物。他手上有两千人,居然还有脸问自己要人。李孝强自然是把大部分责任推给死去的“表弟”,自己只承担了“失察”的罪责。

    虽只是“失察”,但要想平息赵祯的怒气,光用一个死人出来顶那可不行。如果不是考虑到那一千多人的安慰,他已经卸掉了李孝强的金衣使者之位,让人押着他带到自己面前。

    事急从权,赵祯只能先给T市的金衣使者打电话,让他带两千人过来增援。

    T市距离P县只有六七十公里,开车只要一个小时就能赶到。再加上召集兵马的时间,前前后后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赵祯给李孝强的任务是,无论如何都要抵住两个小时。如果他能坚持两个小时以上,则将功折罪。如果不能坚持两个小时,他的那颗脑袋就不用留了。

    事关前途命运,身价性命,李孝强当然不敢不尽力,吩咐下去全员做好战斗准备。并且,让手下所有的干部把手厂大门、厂围墙等紧要隘口,防止敌人破袭。短短十几分钟,这个面积只有三千来平方的小厂子,居然装备得固若金汤,好像古代的城墙一样。

    要想把这座“城”硬打下来,除非用数百条尸体来换。如果文东会那边舍不得这么干,别说是两个小时了,就是两天都不曾问题。

    厂区门口,一个流着山羊胡子的男人正用红外夜视仪,透过大铁门之间的缝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外面很安静,大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架势。

    此人名叫杜强,是李孝强手下的一个大头目,地位在黑衣骷髅使者之下。

    “***,文东会这帮***,没事尽穷折腾,害的老子还跟着受罪,大晚上的到这儿来守大门。”杜强抱着双臂,躲在大褂子下面的身躯忍不住耸了两耸,咒骂了起来。

    “嘿嘿,强哥,要不要来一口!”杜强身边的一个小弟,附合着笑了两声,连忙凑了过来,递给杜强一个酒瓶子。

    “嗬,牛栏山二锅头,你这小子哪里搞到的?”杜强有些惊喜,把酒瓶子抢了过来。

    那个小弟嘿嘿一笑:“我在工厂厨房找到的,就剩下半瓶。”“你小子行啊,有出息!”应了一声,毫不客气的结果属下递来的酒瓶,仰头咕噜咕噜的罐了几大口。

    几口辛辣的烈酒下肚后,使得杜强自体内升起一团暖意,略微驱除了点这黑夜所带来的寒意。

    “强哥,强哥,快看,有情况。”正在杜强舒舒服服打着酒嗝的时候,突然有着一个小弟慌慌张张的叫喊了起来。

    “瞎嚷嚷什么,大惊小……”杜强闻言,有些不爽的斥道,可话未说完,却是硬生生的止住了。

    他呆立在扇大铁门的后面,顺着中间的缝隙看去。双目瞪的老大,一脸讶然不可置信的看着远方。

    那密密麻麻的黑影,偶尔有着几道寒光,射到了他眼中。

    “是刀光!”杜强很快反应过来:“文东会的人杀过来了,赶紧去通报金衣使者!”“等等强哥,那好像不是文东会的人。如果是文东会的人,怎么会那么狼狈。”这时,一个小弟提醒道。

    “是我们溃败的兄弟,都愣着干什么,准备开门迎接。”杜强毕竟是在场主事之人,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向着身后的几个愣神的属下道:“还是先等等,先请示一下大哥。”

    现在天这么黑,外面又这么混乱,谁能保证那些人就一定是自己人。

    两个小弟闻言这才惊醒,连忙领命急匆匆的跑了开去。

    对面,上百号幽灵猛虎帮的“残兵败将”正拖着兵器,往罐头厂这边狼狈跑来。

    为首的,是个瘦弱的汉子。在这些人的一两公里处,还有数以百计的文东会追兵。当然,这些残兵败将并不是真正的幽灵猛虎帮帮众,而是穿着敌人帮会服装的文东会兄弟。

    领头的那个瘦弱汉子名叫彭飞,是豹堂的一名副堂主,以前在和猛虎帮的交手中,也立下过赫赫战功。

    彭飞半眯着双眼,仔仔细细的观察着远处罐头厂的大门。双方相聚,不过半里之距。

    他双目如电,似乎能看穿着漫天黑夜,直达那紧闭的大门一般。

    再次一挥手,这支“残兵败将”再次向着幽灵猛虎帮逼近。看到了罐头厂的大门,这些人仿佛真的像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一样。他们欢呼着,尖叫着,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夹杂在一起,好像一群饿鬼到了菜市场一样。

    这是一群影帝级别人物的存在,他们精湛的演技似乎是与生俱来,别说是人,就连鬼恐怕都得被他们骗了过去。

    “开门,开门,文东会的人杀过来了。”

    “快开门啊,***怎么还不开门。”

    “救命,快救命。”

    “……”

    二三百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么一会儿工夫,这百十来号人已经跑到了工厂的铁门前。

    这群人来的很急,慌慌张张,全身的衣服破破烂烂,更有着许多人浑身鲜血,脸被鲜血覆盖着,看不出本来的原貌,其状狼狈到了极点。。

    见铁门迟迟未开,有人开始砸门。

    “外面的人赶紧给老子停手,要不然老子就不客气了。”杜强定眼看去,连忙大喝道。

    “我,我们是自己人啊,是你们的兄弟。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凭什么,凭什么。”

    门外砸门声没有停止,反而越发响亮起来。听起声音,似乎很是惊恐,慌张。

    此刻,杜强心中早已大乱,哪还去想那么多细节,听到对方说是自己人,不由心中一凛,已然信了几分。不过,他又没有十分的把握,依然不敢轻易开门。

    “外面的兄弟稍等片刻,我已经派人去通知金衣护法了。”杜强神色不动,但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有些慌张,再次向门外的那群人大喊道。

    “别***墨迹了,赶紧把门打开,文东会的追兵马上就来了。我们很多兄弟就受了重伤,难道你们都看着他们死不成。”大门下的声音再次响起。

    杜强闻言,眉头微邹,仔细的向着门缝隙望去。果然不错,那一群黑衣人莫约百人,几乎人人身上带血。浓烈的血腥味异常冲鼻,而在这群人中,更有着十多个人被抬着,身上的鲜血更是恐怖,看上去是要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杜强见状眉头邹的更紧了,没有应话,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强哥,快开门吧,那可都是我们的兄弟呀。”

    “就是呀,强哥,再不开门那几个兄弟就活不成了。”

    众人见杜强不为所动,都忍不住心生同情,连忙劝了起来。

    杜强闻言,眼眸中神色一动,定眼,突然在四五百米之外,出现了一支数百人的队伍。

    这支队伍整齐有序,杀气腾腾,离老远就给人以强烈的肃杀之意。听到后面的喊杀声,外面的人便更加疯狂,他们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文东会的人杀过来了,快放我们进去,快点。”

    杜强,能当上这个大头目,自然有着他的能力,他并不是没有怀疑门外那群黑衣人的身份。只是对方那惨绝人寰的喊叫声,扰乱了他的思路。

    再加上不远处还有那密密麻麻压进的敌人,这都令杜强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巧的是正好这个时候属下们的求情,同情,也令他心中升起了不忍。

    “开门……”

    杜强的声音在这黑夜中异常响亮,伴随着他的命令,原本厚重紧闭的罐头厂大门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伴随着嘎吱咯吱声,那大门越来越开。

    彭飞等人这一刻都露出了狂喜的神色,惊喜万分,他们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就骗开了这固若金汤的罐头厂的大门。

    大门,相当于罐头厂的门户。打开了门户,就等于放狼入羊圈。

    瞬间的兴奋似乎令他们有了一丝大意。

    刚才还冷静,狼狈不堪的一群黑衣人顿时精神了不少。

    看着近在咫尺,已经为他们敞开的大门,他们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这足足上百号文东会的精锐,疯狂的向着大门里面冲了过去。

    开门的小弟还在呆滞中,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这些败退回来的兄弟怎么还有这么大力气。

    看到这一幕,杜强才猛然反应过来。

    却是浑身一颤,刹那间,冷汗布满了他全身。浑身一阵冰冷,一股寒气自他心底升起。他不由的长吸了一口凉气。

    “不好,中计了,快点关闭大门!”杜强嘶声裂肺的大吼了起来,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惊恐了起来,门下的那群黑衣人的行动,已经告诉他了事情的真相。

    伴随着杜强的一声大吼,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来不及咒骂对方狡诈,一群群小弟已经向着门口冲了过去。

    开门的几人也反映了过来,可惜已经晚了,这时候彭飞一马当先,已经冲了进来,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无情的向着扶门的小弟刺了过去。

    “扑!”一道令人心悸的声音响起,那小弟的咽喉已经被长剑透传,一蓬鲜血喷洒而出,来不及惊恐,那人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扑扑扑!”

    与此同时,一连串的钢铁切肉的声音相继而起,原本开门和守在门口的十多个小弟,在没有丝毫还手的情况下便惨死在了微白的水泥地。只留下一滩滩的血迹,鲜血潺潺而流,最后汇聚成了小溪,向着下水道的方向流去。

    这时候,金衣使者李孝强才姗姗来迟。

    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况时,已经明白了大概,指着杜强的鼻子骂道:“杜强,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这是通敌!”

    “大哥,大哥,我犯了大错,我犯了大错,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负责把手大门的杜强大声向李孝强求饶道。

    此刻,李孝强哪有时间责罚他。后者重重一哼,大声回应道:“还不奋勇杀敌!”

    “是,是!”杜强只知受到了奇耻大辱,像条发了疯的疯狗一样扑了上去。

    杜强的大吼,对于彭飞来说,无疑是最佳的信号,听到那惊慌失措的声音,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兄弟们,杀啊!”

    不一会儿功夫,阿日斯兰率领着大批援军同时杀到。接着,便是高强和三眼的人马。两支人马兵合一处,对“元丰罐头厂”发动猛烈攻击。包括三眼、高强、阿日斯兰在内的全部兵马,一齐上阵。

    阿日斯兰振臂高呼一声,率先飞快的向着幽灵猛虎帮那敞开的大门冲了上去。

    身后的千余人,紧随其后,顿时喊杀声响彻天地,直接覆盖住了这黑夜呼啸的声音,蔓延开去,直透天际。

    这一刻,无论是大门口厮杀在一起彭飞等人,还是幽灵猛虎帮的小弟都不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下意识的望了一眼三眼他们。

    几乎同时,两边人马汇聚成的洪流,同时在幽灵猛虎帮大门处击撞在了一起。

    “轰……”

    一道响彻天地的巨响爆鸣而开,震的大地都似在摇摇晃晃。原本半开的两侧大门在双方无数罡气横扬的场面下,瞬间便被击撞的四分五裂。

    “杀啊,誓死捍卫幽灵猛虎帮……”幽灵猛虎帮这边,响起一道道高呼声。

    无数幽灵猛虎帮帮众,宛如潮水一般向着大门抵挡而来,这一刻他们都意识到了危机,

    这一刻,每个人所表露出来的神色都不一样,彭飞露出来的自然是兴奋,更多的是自豪。这可以说是他这几年以来,办成的最露脸的一件大事。

    转眼间,彭飞率领的百余位兄弟就被团团包围住。虽然身陷重围,但彭飞并不担心。这些兄弟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下手风度和毒辣,出手招招致命。

    杜强此刻恼怒异常,除了愤怒,剩下的就只有恐惧了。

    “啊~~~杀,兄弟们,就算是死也要阻挡住这帮杂碎。”杜强满面通红,双目喷火,大吼着高呼一声,直直迎上彭飞而来。

    杜强恨彭飞恨得牙痒痒,似乎根本就不用可以的寻找什么,几乎都是心有灵犀的找上了对方。

    杜强用的是刀,刀光乍现,仿佛能一刀切断冬日里飘下的雪花,带起黑夜里的一抹惊鸿直袭彭飞腰间。

    这一刀很快,很急,很狠。可彭飞却不慌,不忙,也不急。

    杜强对于他这一刀极为有信心,他坚信面前的这个瘦弱的男人绝对不能躲避开。

    可事实却再次的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一刀他走空了,刺到的只有夜里冷冷的空气。

    刹那间,他发现自己面前的目标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冬日里的雪花一样,诡异,不可捉摸。

    电光火石之间,一股危机笼罩而来,杜强一惊,眼角余光所及之处,却是一柄漆黑的长剑袭至到了自己身侧。

    大骇之下,杜强顾不得震惊,反手抽刀暴退。

    “铿锵~!”

    一声脆响,火花顿显,顷刻间又消失不见,而彭飞的身影却宛如附骨之蛆一样紧贴着杜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