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10章 计中计(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09章 计中计(一)【五更】
  • 下一章:第611章 计中计(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听闻他的话,几名“保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幅手铐,将四人反手捆住。与此同时,至少有超过十把枪顶住了他们的脑袋。

    在几名大汉的推搡下,四名文东会兄弟被带到了李孝强的“房间”。这里,其实也是厂长的办公室。

    因为厂子的效益不高,这间办公室里的东西从建厂开始,就基本没有更换过。陈旧的沙发已经掉皮掉色,还有几处被烟头烫坏的孔洞,露出里面的黄色海绵。沙发面前的茶几,还是那种老旧的樟木。因为使用时间的关系,桌面已经变黑发亮。天花板上的电灯,还是那种老式的长条日光灯。至于墙体,已经布满了灰尘,给人以一种浓烈的历史感。

    眼前的景象,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旧社会又昏又暗的监狱。

    监狱,没错,这就是监狱。

    进入这间“监狱”后,四名青年被五花大绑,捆在了窗户的铁条上。

    等一切准备就绪后,一名两百多斤的大胖子手里拿着块西瓜,美滋滋地啃咬着。在他的身后,还有十多名西装革履的大汉。那名“老板”也在其中。

    大胖子来到四人面前后,有人马上给他端来一把椅子,后者大咧咧地坐了下来,悠闲地吃着瓜。此人,正是幽灵猛虎帮金衣使者,DL的负责人——李孝强。

    李孝强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唯独好吃。吃得很快,也很干净。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便把一大块瓜啃得干干净净。在这十几秒的时间内,没有一个人说话。包括那四名文东会兄弟在内,十多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好像在等着他从瓜里吃出一个金刚葫芦娃。

    一直等他吃完,“金刚葫芦娃”也没吃出来。四名杀手年纪稍大的那名黑面青年有些“失望”,首先开口:“原来你才是真正的‘老板’。”

    李孝强把瓜皮丢在旁边的垃圾桶内,有接过心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幽幽道:“没错。看在你们给我送瓜的份上,我给你们指一条活路。只要你们肯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你们随时可以从这里走出去。”

    说完,他眼中凶光一闪而过,话锋一转道:“当然了,如果你们跟我耍花样,或者在我面前充好汉,我保证让你们生不如死。”

    几名青年杀手倒是硬气的很,虽然落到了敌人的手里,但是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只见黑面青年用肩膀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冷笑出声:“别TM的废话了,有什么本事就冲爷爷来。我们今天敢来这儿,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没错,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有种的话,给爷爷一个痛快,栽在你们这帮王八蛋手上,我认了。”

    “对,有什么手段都用出来吧。”

    “啪啪啪”,李孝强拍了拍手,站了起来,随后吩咐左右:“拿出你们的看家本事,撬开他们的嘴。”说完后,转身离开房间。

    七八人脸露凶相,留了下来,一人把房间门锁死。

    不一会儿,房间里面就传来尖锐的惨叫声。声音的穿透力之大,连好几百米的人看得心中一阵阵发毛,背后直冒凉气。刚开始是惨叫,接着便是歇斯底里的呐喊:“杀了我,杀了我,快给我个痛快!”又过了四五分钟,房间里的惨叫声小了很多,李孝强一根雪茄没抽完,房间便“嘎吱”一声开了。

    一个西装革履,脸上和身上全是鲜血的男人走到李孝强的面前,恭恭敬敬弯了弯腰。

    李孝强将半截雪茄丢掉,问道:“开口了?”

    男人点点头,擦了擦额头上的血汗:“这几个杀手真***嘴硬,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只撬开一个人的嘴巴,另外三个人皆被折磨的昏了过去。”

    李孝强两个圆圆的手指肚相互揉了揉,眼眸中没有半点怜悯:“这不奇怪。能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杀我的人,肯定不会是普通的小混混。”

    “他们是文东会龙堂的精锐!”

    “恩?!”李孝强浅笑一声:“我还以为是谢文东的白血成员呢。”

    说着说着,李孝强已经走进了这间办公室。前前后后连十分钟不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另外的世界。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原本还算干净的地板洒满了鲜血。在沙发面前的茶几上,凌乱地摆放着像钳子、榔头、鞭子、玻璃碴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都粘连着鲜血。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的是,在这些工具里,还混杂着一些带血的指甲、手指、牙齿之内的物体。

    再看被手铐铐在窗户铁条上的那四人,其中三人已经昏迷,剩下的那人已经神志不清,目光迷离涣散。只见他言语不清,嘴里不停地念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李孝强背着手,走到那位青年的面前:“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俊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问你,是谁派你们来的。”

    “是-我-们-堂-主-三-眼!”青年一句一顿,气若游丝道。

    李孝强重复了一句后面那个名字:“三眼?!”

    “真不是谢文东?”

    青年:“东哥去HN处理盛天帮的事了。”

    “果然是这样的”,李孝强释然:“我说谢文东怎么会使这么低劣的计划。”

    “在当今世界,我只顾忌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谢文东。如果来人不是谢文东,那我就没什么可害怕的。”

    这时,旁边的那名心腹开了口:“大哥,你太看得起谢文东了,谢文东他也是个普通人,只不过被传得神乎其神而已。我倒是觉得,大哥英明睿智,就是谢文东来了,咱们照样可以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虽然明明知道心腹这话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李孝强还是开心得笑了。

    那个先前冒充“老板”的胖子很看不起心腹这种没什么本事,就知道溜须拍马哄上司高兴的人。他很不满地撇了心腹一眼,酸酸道:“有些人排气马屁来,那可真叫一个臭不要脸。知不知道秦朝是怎么亡国的吗,就是亡在赵高这种小人的手里。”

    “表弟,你放肆,你怎么敢跟金衣护法这么说话。”

    “你才是放肆!”被称作表弟的胖子绷着脸,蹬着大眼怒目而视心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