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08章 清理DL(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07章 清理DL(二合一)
  • 下一章:第609章 计中计(一)【五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之前那名抽烟的小混混用脚踩着一名果农的胸膛,用刀面拍着那名烟牙果农的脸,耀武扬威道:“你***骂啊,你倒是给老子骂啊?”

    普通农民哪里见过这个,当场就吓得连声求饶:“好汉,好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好说你妈个比,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

    “我信,我信。”两名果农吓破了胆,点头如捣蒜地应和着。这时,旁边的一位小混混觉得在别人的地头上横生枝节不好,便站出来打圆场:“我们也不想生事,两千斤瓜赶紧给我们装车,钱我们一分也少不了你。”说完,对同伴递了递眼色。

    “瓜要熟的好的,要是有一只瓜是生的,我砸断你们的骨头。”那名小混混把脚从那名果农身上拿下来,威胁道。

    两名果农答应的干脆,那名烟牙果农对另外一名果农道:“老二啊,赶紧把四个伢子叫过来搬瓜。”

    混混:“除了西瓜,你们这儿还有什么水果?”

    果农:“我们家只种了西瓜,不过村里其他人有的草莓,柑橘,梨……”那名果农一口气说了七八种。

    混混:“一样给我们来两百斤,都要最新鲜最好的。”

    果农:“这个。。。”

    混混:“怎么了?”

    果农:“其他的倒好说,唯独这草莓不好办。草莓都是现摘的,如果要两百斤,至少得明天才能摘够。”

    混混想了想,觉得有点道理:“先采着吧,有多少算多少。我们没带车,你们出车把我们要的东西送到‘元丰水果罐头厂’,收据按照两倍批发价开。”

    “两倍!”两名果农心说这几个人心可真够黑的,轻轻松松就赚了一两万元。

    混混:“怎么,有问题?”

    果农:“没…没问题。俺们这就去张罗几位老板要的货。”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两名果农和他们各自的两个儿子都在忙碌地装车装货。这几个混混倒是惬意,靠在躺椅上,优哉游哉地吃着西瓜、奶油草莓、香梨,享受着明媚的阳光和柔柔的春风。

    天快要黑的时候,除了奶油草莓只摘到几十斤外,其他的水果都准备妥当。一算价钱,这么多水果一共18753.5元,果农给几名小混混开了一张三万七千多块钱的收据。

    交完了18000元钱后,几名混混美滋滋地跳上了拉水果的大货车。四个负责卸货和开车的青年人,也上了大货车。

    没过几分钟,货车就到了“元丰罐头厂”。

    “你们几个,把货卸在院子里,麻利点!”小混混们对四名身材结实的年轻人吆五喝六地指挥着。这几位年轻人也不吭声,动作娴熟地把水果一箱一箱的卸了下来。在卸货的途中,有不少人过来观看。他们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无聊便离开了。

    此时,金衣骷髅使者李孝强正在处理手头上的一些要务。就在他全神贯注办公的时候,一股嘈杂的声音突然闯入他的耳机。李孝强放下手中的笔,拖着两百多斤的身子来到窗户前。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四个农民打扮的青年,与几个猛虎帮底层弟子厮打在一起,旁边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看热闹的众人。这些人也不掺和,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李孝强皱了皱眉头,喊道:“来人!”

    话音刚落,他的一个心腹便推门而入:“金衣使者,有什么吩咐?”

    李孝强指了指窗下,吩咐道:“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遵命!”那名心腹铿锵回应,然后转身下楼去。

    心腹下楼后,还没来到人群当中,就听见帮众的起哄声,玩笑声。这里三层外三层的,至少围了上百人。

    “加油,你们真没用!”

    “就是,连几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真给我们丢人。”

    “揍他,往死里揍,打他脑袋,打他脑袋啊……”

    “……”

    心腹眉头紧皱,真是毫无帮规纪律。他背着手,大喊一声:“都没事干了吗?”

    这响锣般的一嗓子,引得众人齐刷刷转头。等看清楚来人的样子后,呼啦一声全部作鸟雀散,生怕麻烦找到自己身上。他们离开后,心腹这才上前去。只见几名负责买瓜的小弟正与几名农民模样的小伙子厮打着,双方的衣服都扯烂了,全身粘连着泥巴、口水。指甲擦痕和牙齿的咬痕随处可见,个个狼狈得跟土狗一般。

    不但是手上动手,他们也打起了嘴仗。什么娘啊爹啊,脏话骂语一齐崩了出来。

    “都给我住手!住手!”

    几名混混本想停手,奈何那四个小伙子不依不饶,厮打并未因为他简单的几句话而结束。

    “没听清楚吗,都给我住手。”心腹眼眸中露出不满的目光,声音也高调了几倍:“来人,把他们给我拉开。”

    几名还没来得及逃走的打手赶紧折了回来,强行把他们一行人拉开。这时候,双方才消停了一会儿。

    心腹先是看了看那四个小伙子,又看了看几名手下,厉声质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哪个?”一个小伙子擦了擦鼻血,问道。

    心腹没有说话,倒是一名小混混抢口道:“大哥,是这几个小王八蛋先挑的事。您放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你放屁,明明是你们先骂的俺们,俺们这才动的手。”那个流鼻血的小伙子接着说道。他旁边的三名同伴连连点头,乱生喊道:“就是,阿木说得没错,就是你们先挑的事。”

    “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小混混们也不甘示弱,一个个瞪大眼睛,呲着牙唬人。

    心腹被他们吵得一个头五个大,倏地甩了下手:“都给我闭嘴,你,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被点名的小混混顿了顿,然后指着那几名小伙子的鼻子骂道:“这几个王八犊子是跟着来卸货的,我们看他们笨手笨脚的,还把唯一的一箱草莓给摔烂了,就说了几句。没想到这几个王八犊子居然敢跟我们犟嘴,我们气不过,这才出手教训了一顿他们。”

    听他这么说,那几个小伙子自然不干了。

    他们言辞激烈,反驳道:“摔坏草莓是俺们的不对,不过俺们已经答应赔三十斤,可是你们的员工非要敲诈俺们五千块钱,还骂咱们是傻逼。”

    听到这儿,心腹已经明白了个大概。这几个农民摔坏草莓是不对,可己方兄弟要人家赔偿五千块钱,这确实有点过分了。既然暂居此地,就不要横生枝节。心腹想了想,对四个小伙子说道:“你们回去吧,草莓不用赔了,就当是我们给你们道歉。”

    听心腹这话的意思,是想把责任全部揽过来。小混混们担心被处罚,马上解释道:“大哥,我们不是真的想要他们五千块钱,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们,没想到……”

    “你们给我闭嘴,给我惹的乱子还不够多吗?”心腹冷眼一扫那几名手下,凶言凶语道。几名小混混注意到心腹的目光,吓得一缩脖子,赶紧闭上了嘴巴。

    他们不追究,倒是那几个小伙子依然不依不饶:“你们的老板在吗,俺们有事要跟他们说。”

    心腹心生奇怪,他们想找大哥作什么。不管他们想干什么,金衣骷髅使者岂是他们想见就能见的。

    几名小混混以为他们是想把“虚开收据”的事说出来,赶忙插话:“你们不要不识抬举,我们大……车间主任都说了不追究了,还不快滚?”

    心腹眼神一凛,肃声喝道:“我让你们说话了吗?”

    小混混们再次沉默下去,不过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要知道他们虚开得可不是一千两千块钱,上头不追究还好办,如果追究起来,他们可真得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老板不在,有什么事跟我说一样。”

    “不行,必须告诉你们老板,否则我们是不会说的。”

    “既然不想说,那你们就走吧。”

    “不行,我们非说不可,如果等不到你们老板,我们就不走了。”“对,不走了。”“就算等到明天早上,我们也要等下去。”

    这名心腹,跟在李孝强身边已有五年之久。虽然有点谄媚,但头脑还算比较精明的。按理说,对方得了便宜应该不会再卖乖才是,可对方却还在不依不饶。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难不成……

    想到这,心腹只觉心里有蓝紫的闪电突然划过,一派清晰。虽仅仅一瞬间的闪耀,之后便又化为一片混沌黑暗,但已经足够了。

    心腹眸中一闪,对四名小伙子说道:“你们在这儿等一下,我去叫我们老板过来…….你们,也在这儿等着。”

    后面这句话,是心腹对那几个混混说的。说完后,便急匆匆地往厂内跑去。

    等他离开之后,几名小混混又是威胁又是利诱,想让那几个人不把开假账的事说出去。不过,这四人似乎软硬不吃,无动于衷……

    心腹很快返回李孝强所在的房间。

    刚一见面,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李孝强便笑着说道:“你来是想告诉我,那四个人有问题?”

    心腹一愣,然后弯眉笑道:“大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恩,我觉得他们有可能是谢文东派过来的杀手。”

    “不是可能”,李孝强踢了踢腿:“是一定。他们一定是谢文东派来的杀手。”

    “大哥怎么这么确定?”心腹虽然已经认定,但还只停留在猜测上,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李孝强点燃了一根雪茄,冷静地分析道:“有三点可以证明。第一,那几个人自称是这个地方的瓜农,那肯定对这家加工厂十分熟悉。刚才咱们的兄弟说你是这家罐头厂的车间主任,那几个人并没有怀疑!”

    的确,如果他们真的是本地的村民,不可能对这里的车间主任没有怀疑。这说不过去,也是一处很大的漏洞。

    “第二,咱们那么多人围在一起看热闹。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那些人不会是普通的工人,更不会是来这里收购水果的商贩。”

    “第三,他们在跟我们的兄弟打斗时,看起来毫无章法,其实另有玄机。那四个人的下盘非常稳,绝对是练家子。综合这三点,我可以断定,这四个人肯定是来者不善。”

    心腹听完后,先是拍了拍手掌,后竖起了两根大拇指:“金衣使者果然是金衣使者,大哥这段分析说得合情合理,属下佩服。属下这就让人拿下他们,把他们带到大哥面前。”

    “先别着急”,李孝强换了条腿翘着:“我倒想看看他们想玩什么把戏。”

    “大哥的意思是?”

    “既然他们想见我,那就见呗。”李孝强嘴上是这么说,但没有半点要动身的意思。心腹略一思量,恍然大悟:“属下明白了。”

    “哼哼,拙劣的把戏,谢文东,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老板”这才姗姗来迟。只见那名心腹跟在一个胖胖的身子后面,不时说着什么。除了这名心腹外,随行的还有六七名膀大腰圆的大汉,看上去像是“老板”的保镖。

    一行人来到人前。

    心腹为四个年轻人介绍道:“这就是我们老大…哦,不对,我们老板。”

    四个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大腹便便的“老板”,凝声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老板”很有腔调,手里把玩着一串小叶紫檀的木头:“原来的厂长把这家厂卖给我了,听说你有事要见我,我现在来了,说吧。”

    几名做假账的小混混一听说“老板”来了,差点吓得尿裤子。可当老板真的走过来,他们反而没那么害怕了。

    虽然金衣使者平日里很神秘,但他们还是有缘见过使者一面,他们确定这并不是真正的“大哥”。几人面面相觑,刚要提出疑问。这时候,他们注意到金衣使者身边的那名心腹正一个劲儿在向他们使眼色,示意他们不要多说话。

    混混们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但还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巴。

    再来说那四名年轻人。

    他们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老板”后,觉察出了他身上散发出的“领袖”气质。

    “这人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四人用眼神做了短暂的交流,准备动手。

    见他们一直没有说话,“老板”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到底有事没事,我很忙,没时间浪费在一些无相关的事上。”

    终于,四人中年岁比较大的那人开了口。他怒指一个小混混,正义道:“他们作假账,这一车的水果只给了俺们一万八,却让俺爹和俺叔开了一张三万七的收据。”

    “有这种事?”包括“老板”在内,一行人齐齐蹬向那几名混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