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605章 行风饮血(五)【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604章 行风饮血(四)
  • 下一章:第606章 意外收获(第四章)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第605章行风饮血(五)【三更】

    嗒-嗒-嗒,

    漆黑的别墅里寂静异常,这名骷髅使者每走一步,众人的心就往上提高一点。等他走完楼梯的时候,大家已经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了。

    那名骷髅使者摸黑环视一圈,没有发现那些阴冷、发着绿色光芒的“小灯泡”。他暗暗舒了口气,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护法,它们撤了,全都撤了!”

    “撤了?”一名黄衣护法犹豫了一瞬,狐疑道:“怎么都撤了,这不太像文东会的办事风格。”

    这名刚刚从“鬼门关回来”的黑衣骷髅使者说出了自己的猜想,他指了指窗户外:“天快亮了,他谢文东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再光天化日下动用行风幽灵部队。”

    这名黄衣护法仔细想了想,现在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的通了。他甩了甩有些混沌的脑袋,扶着额头道:“不管那么多了,骷髅王想必已经逃到了绝对安全的地方,我们没必要在呆在这儿拖延时间了,所有人,全部从撤出去。”

    “呼!”大家集体松了口气。他们虽然不惧怕文东会的普通弟子,但要是与行风军团交手,还是半点把握没有。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够自信,而是因为这个环境对对方是百利无一害,对己方则是百害无一利。

    首领下达撤退的命令后,这些人拿着武器,小心翼翼地往地下室的方向撤了过去。虽是撤退,但队伍还是井井有条,没有半点慌乱。

    那名黄衣护法首领一手拿着枪,一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他在键盘上摁下了一串数字,然后拨了过去;“喂,是骷髅王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极为嘶哑的声音:“我是,你们撤出来了没有?”

    “我们还在别墅里,马上撤退!不知道骷髅王现在在哪儿,安全不安全?”

    “我现在在一百二十公里外的XXX县,绝对安全。你们撤退的时候,到我房间里把我的笔记本带出来,出来的仓促忘记带了。”

    黄衣护法首领没有问太多,嗯了一声:“骷髅王,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在谢文东的地盘要小心!”赵祯叮嘱一番后,挂断了电话。

    黄衣护法首领随手指了一个黑衣骷髅使者:“你去骷髅王的房间里,把他遗留下来的电脑带过来。拿到东西后,我们即刻撤离。”

    那人答应一声,拿出手机用屏幕的光亮照亮地面。

    过了差不多有一分钟,那个人还没回来。黄衣护法首领皱了皱眉头,对另外两人道:“你们去看看,他到底在干嘛,怎么还没过来。”

    两人令人而去,刚过十秒钟,便失魂落魄地跑了出来:“行风,行风,是那群畜生杀过来了。”

    “不可能!”众人同是闪过这个念头,别墅的几个入口分明被己方的精锐守死。如果行风军团真的进来了,怎么可能悄无声息。难不成,它们还会上天入地不成?

    这些骷髅使者不愧是精锐,反应也快,纷纷下意识抬起枪口。就在这时候,无数只闪着绿色光芒的小灯笼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一人连看都没看,抬手就是两枪。随着两声枪响,两只罗威纳猎犬眉心中弹,翻滚着栽倒在地上。不过,两位同伴的阵亡,不会消磨掉整支行风兵团的斗志。不管是多么凶悍的敌人,它们依然无所畏惧。

    一人拼命,十人不敌;一犬拼命,百人不敌。

    行风幽灵部队在敌人中间穿插,以其闪电般的速度、锋利的牙齿和强健的四肢,正演绎着一曲“死亡之歌”。

    换刀!

    在肉搏战中开枪,伤得最多的只可能是自己人。这些人反应迅速,迅速更改武器装备。只是没有了热兵器的威胁,这些没有人性的战士更加肆无忌惮。

    或许是老天不想让这场战斗太早地结束,就在双方彼此厮杀的时候,天逐渐开亮了。太阳虽然还没出来,但已经有少许光线从窗户外投了过来。借着这一点点光亮,骷髅使者们总算不用完全在黑暗的环境下,与敌交战了。

    新任行风首领冷风嗅到了那名黄衣护法身上特有的气势,幽深的目光定格在后者的身上。它在看他,他也在看他。

    那是一条身形魁梧,毛色纯黑,眼光如刀的纯种藏獒。

    长如僵尸般的牙齿把本来英俊的面容刻画得极度恐怖,它的蛮恶奸邪由此而来,狼威兽仪也由此而来。

    那名黄衣护法首领与冷风对视了一眼,然后双方迎面扑了上去。

    黄衣护法首领低下头颅,蹭着地面猛烈地撞了过去。

    冷风噌地四个脚都跳了起来,凶恶的神情和尖利的牙齿咬向黄衣护法首领的脖子。

    那名护法首领也同样不简单,带到犬牙离自己的脖子还有不到十公分的时候,他迅速弹出匕首刺了过去。眼看着这条头犬就要血溅当场,就在这时,柔韧的犬腰居然明智而弹性地弯过去,忽地一下掉转了身子。

    等黄衣护法首领的匕首飞刺而来时,它的脑袋已经安然无恙地离开了对方攻击的锋芒。

    “该死的畜生!”护法首领低声骂了一声,就地一滚避开它的锋芒。他刚一落地,就有两只罗威纳犬扑上去咬他的喉咙。

    如果被咬到了喉咙,就算是逃离犬口,也是九死一生。情急之下,护法首领顺势一顶,将一条罗威纳犬顶翻,接着将手上的匕首镶进了另外一条成年犬的屁股。

    那条成年犬痛得惨叫一声,跌跌撞撞向前跑去,一头撞在了僵硬的水泥砖上。这一撞的力道可不小,只把它撞得眼冒金星,歪倒在地。

    看到同伴受伤,冷风嘴里发出一声悲鸣。它马上跳了起来,不是原地起跳,而是直接飞向护法首领的身子,四个爪子死死抓住后者的衣服。

    “咔嚓!”冷风一张口,直接将那名首领护法的面具,连带着半张脸给扯了下来。

    “啊!”那人露出一脸的络腮胡,面容极度扭曲,看上去十分可怖。慌乱之下,冷风的一条犬腿被他死死抓住,之后后者毫不留情地用匕首狠狠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