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97章 追杀赵祯(三)【一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96章 追杀赵祯(二)
  • 下一章:第598章 追踪赵祯(四)【二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散了会,谢文东带着手下众人风风火火而去,只剩下李爽和阿日斯兰两个人留在办公室。李爽本来心里就有些“不爽”,这时候更是处处向阿日斯兰“找麻烦”。什么出发的时间啊,动手的人数啊,尤其是先锋大将的人选上,两个人更是争论得不可开交。

    李爽觉得,先锋自然是从虎堂出。阿日斯兰觉得,先锋当然是从草原狼出。为了争这个先锋,两个人差点没“打起来”。最后,还是阿日斯兰抬出谢文东的命令,以主帅的身份下了命令。

    李爽知道再这样拖延下去,就会影响东哥的大局。最后还是看在谢文东的面子上,他才无奈“委曲求全”。

    李爽往嘴里塞了一颗槟榔,大口咀嚼着:“行行行,老子不跟你废话了,你说咋弄咋弄。”

    虎堂主管文东会的军火,李爽与阿日斯兰的关系自然密切。他们嘴上虽然谁都不肯退让,但私底下还是相当好的朋友。

    阿日斯兰毫不客气地从李爽的口袋里掏出槟榔袋,然后拿出一颗剥开,又把剩下的袋子全部塞到自己的兜里,大咧咧道:“那行,这次的主帅就由我手下的乌达木担任。动手的时间,定在凌晨三点钟。”

    李爽看了看阿日斯兰那张得意的嘴脸,又看了看自己被抢的那包槟榔,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土匪!”

    “我是土匪,你是heishehui,咱们俩这叫‘秤不离砣,公不离婆’。”阿日斯兰的汉语虽然已经讲得很好,但还是对汉语中一些成语、谚语的意思不是很明白,经常会有用错的时候。他还以为“秤不离砣,公不离婆”的意思与“半斤对八两”的意思差不多。

    然而,李爽听完后只觉得嗖嗖冷风吹过。想想看,一个四五十岁的大男人一脸邪笑地看着你,嘴里还说这种只有情人间才会说的话,那场面何其恐怖。愣了好一会儿,李爽才爆口破骂:“草!老子才不gaoji,给老子滚远点。”

    阿日斯兰哇地一口把槟榔渣吐在地上,满脸的通红和痛苦:“李兄弟,这TM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难吃。”

    看到阿日斯兰初次吃槟榔的窘迫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这叫‘坏人果’,专门治小人和坏人大的。”

    阿日斯兰忙不迭伸手将那半包槟榔扔了出来,嘴里还不停地呸呸呸:“这鬼东西怎么跟喝了酒一样,能醉人,不过比酒难吃多了。”

    李爽将那半包槟榔槟榔收到自己的口袋,白着眼道:“你看我吃就没事,谁让你抢了我主帅的位置,这是你的腾格里对你的惩罚呢。。。。。”

    “就算是腾格里对我的惩罚,我也要割下赵祯的脑袋,把他的骨头拆下来泡酒。”

    李爽甩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喃喃道:“你的癖好真特殊。”

    ……..

    一颗槟榔,当然动摇不了阿日斯兰的决心。腾格里的“惩罚”,也动摇不了阿日斯兰的决心。

    今晚他注定将为了朋友整戈启行,横刀立马,刀指天下。

    凌晨三点钟。

    追踪器二号所标示的那间别墅。

    俩名外围小弟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不过他们的眼睛里却是放着光,看上去警惕性十足。

    “几点了?”一名瘦弱男子点了一根烟,开口问道。

    “三点钟了。”另外一个个子稍微偏高的男子开口道。

    “三点了,该换班了,妈的,快困死了。”

    “是啊。那帮兔崽子怎么还没来,不会被谢文东的人做了吧。”

    “妈的,你别瞎说,你还希望谢文东的人来啊。如果碰上那个什么白血部队,我们只有逃或者死的份。”

    “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吗,你还真当真了。放心吧,谢文东的人找不到这里。”

    “这个可难说,集中营的位置多偏,谢文东的人不是还找到了。凡事无绝对,天知道那个神出鬼没的谢文东什么带人了。”

    “草!你别说了,越说越瘆人了。”

    “哈哈,你个胆小鬼。”

    …….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从他们身后摸了过去,手持一柄狭长而锋利menggu刃。当这名黑衣人来到他们二人身后时候,二人丝毫没有感受到一点危险,依然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嗤嗤’俩声,一道血箭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美丽色彩,俩个人都没反应过来皆死在敌人手中。

    定眼一看,此人身高六尺有二,古铜色的皮肤,一双浓眉大眼最为引人注目。健壮的身子立在在那儿,好像一只站立起来的黑熊。

    来人正是草原狼阿日斯兰的手下乌达木,由他带领“秃鹫”众人进行外围清场活动。

    “秃鹫”是草原狼的侦查部队,类似于谢文东以前的暗组。阿日斯兰出动“秃鹫”,既想让文东会的暗天眼见识一下,又有切磋交流指导的意思。毕竟暗组已经成立了十多年了,不管是人员的训练和实战的经验上,都有很多值得“秃鹫”学习的地方。

    成功将外围几组明哨击杀后,乌达木打出暗语,从远处黑暗中跑出十道黑色身影,这些人皆是秃鹫精锐。

    随即,乌达木再次打出暗语,这些人快速分散开,朝着周边潜伏进去。担心里边有暗哨,怕打草惊蛇,乌达木将众人分散开,各自趁机潜入里边进行击杀。

    且说乌达木,悄悄潜入院落中,先是扔进去一块石头。

    片刻后,没有一丝声响,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里边,周边没有摄像头。随即脚尖点地,腿肚子蓄力,身子纵跃而起,身形如灵猫一般翻上高高院墙。

    爬上高墙,朝周边环视一周,只见远处有几人在院内戒备巡察,不敢轻易弄出动静。他身形微微一晃,快速跳入院内,身形如落叶一般轻缓飘落,落地无声。与此同时,四面院墙皆有几道黑色身影慢慢潜入里边,寻找隐藏地方,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唯独露出一双明亮眼眸,眼眸中寒光闪射,犹如利刃一般。

    乌达木潜入院内,三名大汉把守在门口,一动不动,犹如门神一般,随即第三次打响暗语,潜在两旁的秃鹫人员小心翼翼朝着二人潜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