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86章 欲擒故纵(第二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85章 救人(一更)
  • 下一章:第587章 欲擒故纵(三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东哥就那么大的把握,陈天河要见得这个赵祯,一定是个替身?万一……”

    “没有万一,东哥的话难道你都不信了?”

    “这倒没有,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赵祯为什么要派个替身来见陈天河的面。”

    “其实要做出这个判断,也不难。咱们设身处地地为赵祯想象,他刚刚遭受重创,损失了一个集中营和上千名手下。难道还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这里见一个小型帮派的帮主,他难道就不担心陈天河已经投靠了东哥?另外,陈天河并没有见过赵祯的真面目,随便用一个人冒充,他也不会知道。”

    “哦,原来如此。我发现跟在东哥身边久了,脑子都活泛了不少。”

    “学着点,这叫做换位思考。不过替身虽然是替身,但却是东哥计划中相当关键的一环,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

    “我明白了。”

    (ps:最近有不少兄弟问我字体的问题,说我为什么要把字体弄得那么难看,伤眼睛。老曹在这里解释一下,万卷书屋的电脑版,确实用得不是标准字体,这也是各大网站普遍的情况,是为了防止盗版。而万卷书屋的手机版,字体却是正常的,也不会伤眼睛。

    也有兄弟反应,手机版的字体也伤眼睛。那老曹告诉你,您看得是盗版,跟老曹没有任何关系。老曹虽然不反对看盗版(因为有的兄弟还是学生党,确实支付不起每月五到六元的VIP费用),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一句,那些完全有能力支持正版的,既看着盗版又问候着我八辈儿祖宗的说更新慢的人,做人要厚道。

    我每天努力码字,手指关节、腰,胳膊都痛得不行,还要听着你们的辱骂,真是让人无法忍受。将心比心,我也是要生存,也是要吃饭。写书收费,我觉得天经地义。本来不想说这些的,今天有人说的一句话,让我实在是忍不住吐槽下。

    另外,我很感谢那些支持正版的兄弟,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有你们的陪伴,老曹才会走得更远。大恩不言谢,老曹会以更加精彩的情节来报答大家,跪谢!!!这段话插在中间,以防被盗版网站去掉)

    花开两支各表一朵,说完了林鑫这边,我们再来说说祠堂那边。

    在“赵祯”的带领下,陈天河等人来到祠堂西南侧的一间房间。这间屋子有三十平方左右,原先是用来存放杂物的,现在已经焕然一新。

    不但墙面贴上了漂亮的壁纸,就连地上都铺上了木地板。除了这些,像电视沙发床衣柜等一切常见的设施,在这里都能找到。里面的豪华程度,不亚于三星级宾馆的标准间。陈天河看了看房间,觉得还算满意,至少“赵祯”没有虐待陈玉钏和阿日格。

    此刻,陈玉钏正在与阿日格下棋。除了好感外,陈玉钏现在对阿日格感觉更多的是亏欠。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父亲的缘故,她也不可能牵连进来。一天一夜的共患难,让他们彼此的关系拉近了不少。经过这次的磨难,陈玉钏已经从情感上接受了阿日格的身份。好在对方还并不知道阿日格的确切身份,要不然不知道会扯出多大的乱子。

    “陈公子,你父亲来了。”一名骷髅使者对房间内专心下棋的两人喊道。两人停下手,扭头看去。

    许久未见陈天河的陈玉钏心里五味杂陈,当年他离家的时候,父亲的身体还很好,今日得见他已经老了许多。强忍着眼眶里的眼泪,对陈天河冷言冷语道:“你来干什么?”

    陈天河对这个儿子,可真是又爱又恨。爱他的骨肉之情,恨他的绝情冷漠。陈天河眼角的皱纹动了动,沉吟许久才开口:“我来看看你。”

    陈玉钏:“看我?收起你的那一套吧。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人绑到这里来。”阿日格伸手拉了拉陈玉钏的衣服,示意他少说些:“玉钏,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大的仇恨,他毕竟是你父亲,你怎么能这么跟他说话?”

    “他是我父亲?他不配当我父亲,我不想一个黑社会头子当我的父亲。”

    “好了,都少说几句吧。”

    沉默了半天的陈天河上前几步,把一双满是厚茧的手放在陈玉钏的肩膀上,满心歉意道:“孩子,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不容易。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尽到做父亲的义务……”

    “说那么多干什么,你要是还有一点念及父子之情,就赶紧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一刻也不想待在这儿。”

    陈天河:“……”

    他皱着眉头,很是为难。旁边的“赵祯”见状,站出来替陈天河解围:“陈公子暂时不能离开这儿,因为我跟你父亲之间,还有点事要处理。你放心,十天之内,我一定亲自把你们送出去。”

    陈玉钏一开始还以为陈天河是来接自己和阿日格出去的,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一些谅解。现在一听他并不是来接自己的,便把火气一下子撒到了陈天河的身上:“十天?那你来这里干嘛,来看我的笑话?”

    见他们父子俩越谈越崩,阿日格赶紧出来打圆场:“好了玉钏,十天就十天吧,反正在这里有吃有喝的,也不妨事。”

    初次见面,陈天河就对阿日格的印象很好。刨去她的身份不说,单单说她这个人。不但人长得漂亮,还通情达理,冷静果断。寻常的女子,碰上这种情况早就吓得精神失常了,哪里还能这样坦然。

    陈天河冲阿日格礼貌地点下头,故意道:“你就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姑娘叫什么名字?”

    严格地来说,陈玉钏和阿日格两个人还不是真正的男女关系,只能算作是比较要好的朋友。不过为了保护阿日格的安全,陈玉钏一直对外宣称她是自己的女朋友。阿日格很聪明,不但对自己的身份只字未提,还默认了这种关系。

    阿日格有些腼腆地点点头:“恩,伯父。我叫阿日格,老家在neimenggu,家里还有一个哥哥,是放牧的。”

    “好好好”,陈天河对这个“未来儿媳妇”相当满意,上下摸了摸口袋,最后将手指上的一枚金戒指撸了下来:“来的仓促,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只戒指你收着,就当是见面礼了。”

    阿日格不是贪图便宜的人,自然不肯接受:“伯父客气了,真得不用。”

    陈天河脸把一拉,硬要把戒指塞给阿日格:“你不会是嫌弃这戒指是我带给的吧,你要是嫌弃,日后我再给你买个新的。这是个意思,阿日xiaojie一定要收下。”

    “收下吧。”

    “阿日格小姐,收下吧。”

    陈天河身边的那些保镖也纷纷劝道。

    阿日格拿着戒指,看了看陈玉钏。陈玉钏没有表态,不过眼神中默许了。阿日格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接受:“那就谢谢伯父了。”

    陈天河晃了晃手:“一点小玩意儿,不用道谢。姑娘再坚持坚持几天,十天之内一定把你们安安全全接出来。”

    阿日格:“我相信伯父。”

    话不投机半句多,陈天河呆得多久,与陈玉钏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深。在屋子里呆了不到五分钟后,陈天河便向“赵祯”起身告辞。

    “赵祯”亲自将陈天河送出村外,并送上那辆黑色的大货车,并热情地对他说道:“那我们的计划就开始了。”陈天河简单地敷衍一声,便拱手告辞。

    大货车重新启动后,不一会儿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屋内。

    目送陈天河一行离开后,阿日格把房门锁死,然后仔细研究起那只金戒指来。看了有十多秒,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嘴里轻声呢喃道:“果然是这样的。”

    “果然是哪样的?”陈玉钏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阿日格小心听了听屋外的动静,然后凑到陈玉钏的耳朵边:“你知不知道这枚戒指是谁的?”

    陈玉钏不解:“这不是那个老头的么?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阿日格:“这不是你父亲的。这是我哥哥格桑的,也是东哥送给我哥哥的第一件礼物。”

    陈玉钏:“你是说?”

    阿日格:“刚开始我也没注意,以为是巧合,直到我看到了这个。”

    她把戒指递了过去,指了指戒指的内圈,声音微不可闻:“这上面有字。”

    “字?”陈玉钏接过戒指,仔细研究了一会儿:“没有啊,我没看到里面有字。”

    “这上面的字是用镭射射线(镭射射线,常见于工厂流水线,像饮料瓶上的生产日期,手机数据线上的Made。IN。China都是用镭射线照射而成)打得,如果眼神不好的人,是发现不了的。这上面写着‘行动今晚开始,保护好自己’。”

    说到这里,阿日格的情绪立马激动起来:“是东哥,你父亲和东哥‘串通一气’,他们马上会派人来救我们。”或许是因为太激动,她连成语都用错了。陈玉钏眼睛一亮:“是真的?老狐狸,差点把我也骗了。”

    见阿日格正直直地看着自己,陈玉钏马上反应过来,他赶紧解释道:“我说的是我父亲,不是谢先生。”

    “扑哧”,阿日格吃吃地笑了起来:“看吧你吓得。其实我认为你说的也对,东哥也确实是只老狐狸,不过是只可爱的老狐狸。”

    两人着实激动了一番,激动劲儿过了之后,他们便开始想法子保护自己。首先,把沙发推到门边堵上,又把电视、衣柜,茶几什么的堆在沙发上。再把床竖起来,用床板来抵抗子弹。而他们,则躲在床的后面,静静等待着接下来的行动。

    村外,林鑫所率领的突击队正坐在几辆未开灯的车内等待时机。他们把动手的时间,定在两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凌晨一点半钟。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就到了行动的时间。林鑫等人从车上下来,一个个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村内外除了幽灵猛虎帮的明暗哨以外,最麻烦的就是那些农民家养的家犬。如果贸然进村,势必群群犬狂吠,从而引起对方的警觉。

    那到底怎样,才能避免过早地暴露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