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84章 营救(四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83章 阿日格被绑架(三合一)
  • 下一章:第585章 救人(一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挂断电话后,陈天河给赵祯回了一个电话,说愿意效忠幽灵猛虎帮。唯一的条件就是,赵祯必须把陈玉钏和他的女朋友安全地送回来。赵祯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就那么容易答应。万一把人送回去,陈天河又反悔了怎么办。

    经过较长时间的谈判,两个人终于达成了共识。等陈天河的盛天帮纳了投名状(正式与谢文东开战),他们就会放了两个人。作为诚意,赵祯同意陈天河可以见儿子陈玉钏一面。在纳“投名状”之前,赵祯一方会保证陈公子及其女朋友的安全,并好吃好喝地招待。除了自由受到限制外,生活与正常无异。

    用“家人”作要挟这招虽然不符江湖道义,不过却不得不承认,它比一般的法子要管用的多。只是走多了夜路,总会有一次碰到鬼。赵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次居然会把谢文东卷进来,更没想到的是谢文东会将计就计,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和赵祯通过电话后,陈天河马上让手下人定好飞机票,立刻由HN动身,赶往DL。

    陈天河那边积极筹备着,谢文东这边也没闲着。他一边叮嘱刘波不放弃查找的陈玉钏和阿日格的下落,一边给姜森下达命令,让他立刻成立一个二十四小时待命的突击队,随之准备营救人质。

    因为涉及到阿日格的人身安全和谢文东的大计,阿日格被绑架的事,只有少数几个核心干部知道。

    “咚咚咚!”正当谢文东、刘波、格桑为阿日格被绑架的事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突然传来一阵整齐的敲门声。

    谢文东靠在沙发上:“进。”

    话音刚落,金眼随之推门而入:“东哥,蝙蝠公子吴永辉旗下的四大将军和左右护法来了。”

    谢文东眼睛一亮,心说终于来了,可让我好等啊。他赶紧对金眼说道:“快,快让他们进来。”金眼弯了一下腰,起身后退。

    刘波一听是那六个人来了,轻声问道:“东哥,要不要我去找点人过来保护你?”

    他没有把话说得很透,但意思很明白。这六人都是吴永辉手下投诚过来的,还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如果他们真的有歹心,就算是没有武器,也是相当危险。

    谢文东的两只眼睛能识世忠贞善恶,能看透人的隐秘心思。既然他敢把这些人留在身边,就是有了留在身边的把握。他婉而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我接纳了他们,就说明我把他们当兄弟。你放心,我有把握。。你先去忙你的吧。”

    “……”刘波沉思片刻,后点下头。不过临走之前,还是得提醒外面的五行兄弟,让他们时刻注意里面的动静。

    刘波冲格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务必要保护谢文东的安全。

    格桑胡乱擦了擦红彤彤的眼睛,心里像堵了块大石头,明白刘波的意思:“老刘,我知道了。”

    刘波前脚刚走,吴永辉旗下的六位核心人物后脚便进了谢文东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只有谢文东和格桑两个人,这让他们预先的“大张旗鼓”的浩荡场面完全不同。

    就是这个小小的细节,让六人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他们投诚时间不长,谢文东居然如此坦诚地接见他们,这说明东哥并没有把他们当外人。像他们这样的人,把信任甚至看得比自己性命都要重要。

    四男两女站成一排,齐齐给谢文东拘礼:“东哥好!我们来迟了,还请东哥恕罪。”

    “好好好!”谢文东连说三个好字:“几位兄弟姐妹来的不算晚,来得正是时候,快坐。”

    众人没有动:“属下不敢!”

    谢文东一引手,含笑道:“要是你们都站着,我一个人坐着,那多不好意思。”

    “那好吧,谢谢东哥了。”众人纷纷落座,虽然坐下了,但这样坐着面对面和谢文东说话,还是第一次未免有点紧张,只坐了半边沙发。

    “对了,大家在国外旅游,玩得怎么样?”谢文东问了个比较轻松的话题。

    蝙蝠公子吴永辉旗下第一将军,也是军师的张海明回答谢文东:“多谢东哥出资让我们在世界各处旅游,我们玩得很开心。。。。只是,有时候会觉得日子过得有些太平淡了,感觉身体都快闲出病来了。”

    “不错,总感觉生活中少了什么似的。”第二将军徐天强也表示同意。

    谢文东转过头来,又问左护法宛如和右护法紫苑:“你们二位觉得呢?”

    宛如年纪不大,是个xiao女ren。她的语声轻柔婉转,如出谷黄莺,特别好听:“好啊,我们去了巴西智利土耳其,法国Mei国意大利,看到了很多很好玩的东西。要不是东哥让我回国,我可舍不得来呢。就是有时候会想起吴王,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

    一说起吴永辉,大家齐刷刷转过头,火辣辣地看着她。正所谓zong仆不侍二主,现在大家都在谢文东旗下,再提吴永辉未免有些太不合适了。

    不过,谢文东看上去倒一点不介意。他顺着宛如的话说道:“这个大家放心,他很好。自从和唐寅比武失败后,他就一直遍访名川,饱览名山,学习上乘的武功。上个月他给我打电话来,说现在的生活过得比以前充实,也没以前那么累了。唉,其实有时候我ting羡慕他的。”

    宛如不但是吴永辉的左护法,还是后者的贴心之人。听到谢文东说他现在一切安好,她也悄然松了口气。其实吴王还算是幸运的,他败在谢文东的手上居然还能像现在这样好端端的活着,真是老天开眼了。

    她是如此,其他人何尝不是如此。

    右护法紫苑,是六人中最神秘的一个,也是谢文东身边最有朦胧Mei的一个女人。

    她的脸上始终蒙着一层黑色纱巾,虽然没人能看清楚她的脸,但又令人觉得她必定是倾国倾城,绝代无双。没人知道她的确切年纪,有的说她已经年过四旬,有的说她刚刚过了而立之年(三十岁),也有的说她正当豆蔻(十八岁)。总之,她是所有正常男人最理想的梦中**。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足以让人倾心,让人如生活在阳光明媚,春风送暖,草长莺飞的春天。

    相比于宛如的“不着调”,紫苑说的话就要理性。她知道,报答谢文东最好的办法就是追随在他身边,为其扫清一切障碍:“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东哥把我们从国外抽调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任务。东哥如果真的把我们当兄弟,就直接开门见山吧。”

    “恩,我们也想听听东哥给我们安排了什么任务。”四大将军不约而同道。

    “好!”谢文东拍了一下手:“吴王吴永辉退出江湖后,江湖上知道你们为我效力的人基本没有,另外你们的能力出众,可堪大用。所以,我打算要你们以蝙蝠党败军之将的身份,打入幽灵猛虎帮内部,最好是搞清楚幽灵猛虎帮两大集中营、分据点、本部的具体※位置。。”

    紫苑声音清澈动人,令人心醉:“东哥准备让我们何时行动,如何行动?”

    谢文东:“我得到确切消息,赵祯有意与HN省的盛天帮结盟,现在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到时候,你们这样……”

    接下来的三分钟,基本上是谢文东一个人在说,大家都在认真地听着。

    等谢文东说完,六人已经将计划的每一步烂熟于心,然后对视了几眼:“东哥,我们需要武器。”

    》》》》》》》》》》》》》》》》》》》》》》

    这是一个注定不平静而且漫长的夜晚,不过纵然夜晚再漫长,也终有天明的时候。

    翌日早晨七点,HN盛天帮的陈天河一行十余人抵达DL市。

    虽然陈天河随身携带的保镖都是盛天帮的金牌打手,但是谢文东依然不放心,让姜森派人暗中保护。于公于私,陈天河绝对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真到了万不得已,就算是暴露身份也要救下他的性命。

    陈天河等人下榻酒店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钟,大家的耐性都快要磨光的时候,这才接到赵祯的电话。按照赵祯的指示,他们来到了指定的地点。

    这是一所小※学的操场,因为地理位置相对比较偏僻,再加上xiaoxuesheng不用住校,黑漆漆的操场显得有些诡秘冷清。

    举目望去,偌大的校园一个人影都没有,一切安静很可怕。一轮窄窄的弯月挂在高空,月色为大地披上一层薄薄的银色白纱。

    片刻后,从远处走来五道黑色身影。

    五个人都带着白色的骷髅面具,好像刚刚从鬼门关放出来的恶鬼,让人看了感觉只发毛。要是冷不丁看见他们,非得吓成傻※子不可。好在陈天河等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虽发憷但也没丢了面子。

    为首的是一名身材壮硕男子,男子一米七五的样子,神色肃然,冰冷杀气从他身上弥漫而出。面具下的双目透露精※光,一股威严气息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杀气!”站于远处陈天河闭上眼睛,感受周围这种冰寒之意。

    “你就是陈天河,陈帮主?”为首男子感到莫名,皱眉开口疑声问道。

    “你们就是幽灵猛虎帮的骷髅使者吧!”陈天河缓缓睁开眼睛,打量这名男子,似有似无杀气流露出来。

    “不错,陈帮主好眼力!”男子冷笑一声,傲然说道。

    “眼力好有什么用,不如贵帮帮主的好手段。骷髅王赵祯人呢,我要见他。”陈天河虎目闪**精※光,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字说的。

    男子闻言,脸上带有轻蔑之色,正色开口说道:“骷髅王帮内事务缠身,不能分※身前来。他特意嘱咐我们,一定要好好招待赵帮主一行。”

    陈天河的一名保镖一听对方这话,马上就不乐意了。

    双方老大明明约定好了,到DL见面。

    现在对方一句,事务缠身就把己方撂这儿了,随便派个傲慢的阿猫阿狗过来,真是太不把老大放在眼里了。

    再加上苦苦等了一天,本来就一肚子火。

    他忍不住吐槽:“我看他是被谢文东吓破了胆,不敢在文东会的地头上冒头吧。”

    “没错,还什么帮内事务缠身,说得比唱的好听。龟儿子!”一名保镖跟着讥笑道。

    陈天河混迹江湖多年,知道现在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时候。他侧过身子,恶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小兵小尤,住口,不得无礼。”

    左右两人被陈天河的目光一扫,吓得身体直哆嗦,赶紧闭上了嘴巴。

    名叫小尤的那名保镖的最后那句“龟儿子”用非常轻微的声调说的,但还是传到了五名骷髅使者的耳朵之中。

    只见为首的那名骷髅使者眼光一闪,令人想不到居然当场翻脸:“任何对骷髅王不敬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送他们两个下地狱。”

    命令一下,两名骷髅使者哪管的了那么多,陡然抽刀而上。

    谁也想不到,对方居然会因为一两句话动刀,这他niang的难道属HUOYAO桶的?

    陈天河的反应也快,赶紧喊道:“你们干什么,我是你们帮主的客人。”

    “我来替你管教管教你的手下。”那名为首的男子不依不饶,杀心顿起。

    陈天河虽然年纪大了,但耳聪目明,脑子转得非常快。他很快明白了,这哪是即兴而起的“偶然”事件,分明是赵祯给他的一个下马威。打个巴掌再给个红枣,这个赵祯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不过既然对方想跟自己玩,那自己没理由不接招。

    他索性往后退了几步,看样子是害怕乱刀伤到自己,其实是为了给身后的打手腾出空间。跟在他身边的保镖虽然数量不太多,只有十多位,但个个都是帮内的金牌打手,个ding个的精锐。

    说时迟,那时快,两名骷髅使者已经提着刀靠近。

    望着二人朝自己逼来,那两个叫小兵和小尤的保镖非但没有害怕,相反大笑一声,拔※出腰间的开山刀朝二人奔去:“看我们不顺眼就想杀了我们,我看看你们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不顺眼了,来啊,想杀我们那得瞧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且说那俩名骷髅使者提开山刀朝着陈天河的方向奔去,二人左右开gong,人未到,刀锋寒气逼来,上下各自攻出俩刀,寒光闪烁,瞬间一股寒意从两名保镖心底升起。

    俩人攻击异常猛烈,走的大开大合之路。

    两人同时脚下朝外一滑,如同旋风一般飘出攻击范围内,堪堪躲过两名骷髅使者攻击。作为盛天帮的金牌杀手,这些人的临战经验也很丰富。一招施展过后,随即脚下一动,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对手的面前,手中开山刀电闪划出一条弧线,朝着“二鬼”的肚子划去。

    俩名骷髅使者见状,并没有大惊,急忙抽身躲避开他门迅猛攻击,手中开山刀左右相逼朝着小兵和小尤的腰间斩去。

    从俩人身手可以看出,两人功夫非同一般,从他们招式攻击可以看出都是经过刻苦训练才有如此功夫。

    当然,这两名金牌打手也不是盖的。二人手握开山刀,屏息凝气,小心与对手周旋着。

    此刻,在不远处的一处阴暗角落里。一支身穿黑色衣服,把自己全部藏进夜色中的人马,正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战况。

    这支小队正是由姜森派遣来保护陈天河的白血小分队。

    带队的,是一组的副组长林鑫。林鑫是血杀部队的老人了,见证了部队数次进化历程,先不说他的本事,就凭这份老伙计的忠心,就足以让人钦佩。姜森把他派过来,足以见谢文东对此次任务的重视程度。

    “林哥,他们这是在干吗,怎么打起来了?”一名白血成员小声问着林鑫。

    林鑫拿着红外线夜视仪,远远观察着战场。出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荒诞的事情。他同样看糊涂了,这两拨人不是来接头的么,怎么会因为一两句话的不合,说动手就动起手来了。

    他实在是揣度不出其中的端倪,只得老实说道:“说实话,我也不太明白,确实有些反常。”

    那名白血兄弟继续问道:“那咱们要不要出手帮忙,森哥给我们的命令是保护陈天河的安全。要是陈天河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可不好交代啊。”

    林鑫觉得这位兄弟说得有理,但转念一想,森哥给自己的命令是,到万不得已,才出手。纵观战局,对方并不是想要陈天河的命。

    并且,如果他们一出手,必定引起对方的警觉。现在情况不明,贸然动手可能打草惊蛇,不妨先观察观察,先走一步看一步。

    也许,对方这么做是在给陈天河下马威。也许,对方是在试探这个陈天河到底是不是真的陈天河。

    下马威?!

    试探?!

    当这两个词语在林鑫的脑海中闪现的时候,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跳了一下。

    如果真是这样,那更不能动手了。

    想到这里,林鑫压低声音道:“先观察战局,传令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住动手。”

    “遵命,林哥。”

    他们这边蛰伏不动,另一边则闹翻了天。

    看到两名保镖渐渐有些落于下风,手上身上全是刀口子,又有四名保镖加入了战团。

    六人分成两组,对两名骷髅使者展开围攻。只见三人三人呈包围圈将一人围在中央呈圆形包围走动着。

    两边的战斗情况差不多,所以我们就挑选其中一边来叙述。

    且说小兵这一组。

    他和另外两名同伴,将一名骷髅使者团团围住。

    “杀!”名叫小兵的打手嘴里发出一声喝语,一个力劈华山朝着劈去。同时,其余俩人各自朝着那名骷髅使者腰间以及肚子迅猛刺去。

    三人攻击又快又狠,攻击密不透风,若是一般人必然会被三人刺杀成一个大窟窿。

    不过,那名骷髅使者着实强悍,见状,冷哼一声,单手蓄力,手中开山刀电闪般将前边小兵的力劈华山挑开。

    俩刀相撞,小兵感觉好似劈在厚重石墙上边,虎口发麻,开山刀向外一偏。这个时候,身后攻击业已接近他身体,只感觉身后一股凉嗖嗖寒意逼近。

    短暂空当,那名骷髅使者脚底好似抹油一般,身影诡异一般消失在俩人面前,二人同时一怔,突然间一道寒气从他们二人背后袭来,俩人顾不上狼狈身形,急忙就地一滚,堪堪躲避过背后攻击。

    站于远处那名陈天河见状,神情凝重,没想到自己手下六位金牌打手竟然不能够制服两名骷髅使者,这让他感到脸色有些难看。他背着手站于远处,观察几人激※烈战斗。

    “杀!”三名双眼通红,没想到眼前的这名骷髅甚至和如此厉害,三人密不透风攻击他都能躲闪开。

    三人攻击再次逼来,此时三人可谓是使尽全部力量,刀刀快速,冰寒光芒闪烁在他面前,一刀快过一刀,三面环攻,逼的那名骷髅使者束手无策。

    三人攻击紧逼并没有起效,相反却将骷髅使者惹怒。

    十几回合之后,只见那名杀手怪叫一声,手中开山刀上下翻飞,龙飞凤舞一般,只听‘叮叮叮’几处金鸣声音响起,火花四溅,那名骷髅使者手中开山刀快速划出一条弧线将三人臂膀上划出一刀俩寸长大小血口,血水飙射而出。

    同样,那名骷髅使者手臂上也被对方划出一道血口,血水快速流出。

    陈天河双纵观战局,眼睛变得更加深邃幽深,好似无底深渊一般,让人看不透。

    双方皆没有讨到好处,反而被敌人击伤,三人大怒,皆怒吼一声,提刀朝着那名骷髅使者再次攻去。

    这次三人使出吃奶力气,皆有一种不把他击伤砍死不留情余地,见三人如同野牛一般朝着他逼来,不敢与他们硬碰硬。

    这时候,一直观战的陈天河身形一动,脚步诡异,从一名保镖的手里抢过一把开山刀,开山刀快速转动,犹如漩涡一般,看的人眼花缭乱。

    “你们不许动。”陈天河让剩下的六七名保镖站在原地不要动,自己则直接杀向那名骷髅使者头目。

    他虽然已经六七十岁了,但气势不减当年,动作敏捷的甚至连十七八岁的小伙子都自叹不如。

    “唰唰”陈天河一连砍出五刀,刀刀冲着那名骷髅使者的手和脚等不是很重要的部位。他其实并不像杀了他,只是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闹够了没有。”

    那名骷髅使者只是听了赵祯的命令,想给陈天河一个下马威,可不想真的杀了他。

    奈何事情做的有些过火,已经渐渐不受控制了。

    当陈天河的开山刀朝那名骷髅头目袭来的时候,后者还有所保留,生怕伤了或者杀了他。可当接触到对方的开山刀时候,便立马感觉不对劲的,陈天河的招法诡秘,让人难以捉mo,好似有一股漩涡吸力要将他们绞碎。

    陈天河喜欢练太极,更喜欢把太极的一些技巧运用到打斗之中。

    太极不仅要懂得学会使用,更注重的是悟,有的人一生都悟不出来,陈天河在实战中去悟,更加帮助他了解太极,从而也明白人性。

    那名骷髅使者头目见陈天河把大哥bi得连连后退,身体不受自己控制,跟随着战刀朝着陈天河冲过去。

    后者见状,脚下猛然踢出三脚,一道身影如炮弹一般倒飞出去。那人嘴角流淌血水,心口烦闷,想要呼吸都很难,痛的他呲牙咧嘴,双臂支撑身体想要站起来。

    但是,体※内力量好似被抽干一般,丝毫使不出一点力量。

    他这一脚,踢在他罩门位置处。意志坚定人不会昏迷过去,但最少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恢复力气。

    陈天河没想到对方还没晕过去,这大出他所料,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那名骷髅首领才是他的最终目标。

    “我问你,闹够了没有。”陈天河寒光幽幽闪耀着光芒,森然一笑盯着对方。

    那名骷髅使者闻言,神情肃然。

    陈天河走的是太极一脉,看上去缓慢的步伐却诡异异常,别人走三步杀人,而他只需要一步。

    杀手只求一击毙命,没有花架子,那名骷髅首领没想到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身手这样了得,招式刁钻狠毒,不敢大意,使出全部力量堪堪躲过他这一击。

    一击未果,陈天河挑眉斜看了旁边的一名另外骷髅使者一眼,冷哼一声,随即身形一动,身体化作一条黑线出现在那人背后,那人皆没有看清楚他怎么动便出现在他们身后,只感觉后背发凉,来不及多想,反手一刀朝着后边刺去。

    哪知陈天河这招是虚招,身影再次晃动便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眼睛一花,一道沧桑的面容出现在他的面前,目光幽寒地盯着他的。

    那人还想出招,但这次慢了半拍,开山刀粗大的刀刃划破空气直接穿透那名骷髅使者的心脏,一股血腥味道顿时弥漫开,那人眼睛瞬间变得死灰,身体缓缓倒下去,眼睛中带有不可思议表情。

    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可吃。

    这些骷髅使者虽然都是高手,但不是骷髅使者中的精锐,所以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简单了。

    现在,他们总算明白一句话,叫做“这个世界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投降了,我投降了!”终于,那名骷髅首领扔下了手里的兵器,举起双手投降。

    “啪”,陈天河把开山刀架在那名首领的脖子上,没好气地说道:“闹够了没有?”

    “闹够了,闹够了。”

    “闹够了,还不带我去见骷髅王。”

    骷髅使者头目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等把气喘匀了,才缓缓道:“跟我来,我们已经给陈帮主一行准备了车。一个小时后,陈帮主就可以看到陈公子和公子夫人了,我们骷髅王也在那里恭候大驾。”

    车?

    不是车。

    这分明是一大口棺材。

    一口由集装箱改装而成,里面全部封闭,外面喷了黑漆的大棺材。

    陈天河已经年近花甲,算是半只脚入土的人。像他这个年纪的人,最忌讳看到棺材啊,骨灰盒啊,听到死啊,埋啊之类的。因为这些东西,会时不时提醒他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已经时日不多了。

    看到这口棺材,陈天河身边的保镖们立马不干了。他们纷纷掏出刀和匕首,架在那名骷髅头目的脖子上,厉声骂道:“你※T※M※D让我们坐这个?”

    被人打了一顿,还伤了四名手下的骷髅使者头目有些认怯。说话也不像刚才那么混账和趾高气扬了。

    他耐心地解释道:“陈帮主,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考虑。谢文东的天眼卫星太厉害了,如果不把它弄成黑色,如果不在晚上出发,我们根本就逃不过他们的追踪,这也是骷髅王把见面时间安排在晚上的一个重要原因。大家请放心,我们在车厢里放了氧气瓶,可以保证大家的人身安全。”

    陈天河闻言,对手下使了个眼色:“我现在就想看到我儿子和儿媳妇儿,其他的都先放到一边。”

    保镖们听完后,把武器都收了起来。

    两名保镖先上了车,和车下面的另外两名保镖一起,把陈天河扶了进去。等所有的人进※入之后,门“碰”的一声,关闭了。

    黑暗中,林鑫用蓝牙耳机给刘波发去追踪请求。

    林鑫:“一辆黑色十八轮的货车,由张艺小※学门口开出,天眼卫星追踪可以开始。”

    刘波:“收到,天眼卫星已经开始追踪。”

    林鑫:“白血部队1组已经跟上。”

    刘波:“密切注意目标车辆的动静。”

    林鑫:“明白。”

    一挂断电话,暗天眼的黑客部队便传来消息,陈天河等人的手机已经关闭,无法实行卫星定位。

    (ps:五点钟了,困死了,睡觉去。)

    (再ps;我要疯了,一直提醒有违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