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83章 阿日格被绑架(三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82章 帮规处置(二更)
  • 下一章:第584章 营救(四合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张娅婷见阿日格慌里慌张的样子,本想追出去劝几句。她刚要迈动步伐,便被谢文东拦住了:“不用了。既然我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就顺其自然吧。更何况,如果两个人真的决定在一起,他迟早会知道的。现在只不过是把那个日期,提前一些而已。”

    “哦。”张娅婷明白谢文东的意思,将脚步收了回来。

    目送着两人离开,谢文东又把目光聚集到了那个文东会小头目身上。虽然挨了五枪,但因为都不是重要部位,没有马上死。只是他现在的那副样子,真是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人都怕死,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再脆弱的人也会使劲挣扎几下。那个小头目口里吐着鲜血,不停的求饶:“东哥,东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错了,我错了。”

    刚才他还是一条嚣张跋扈的牧羊犬,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只可怜的哈巴狗。

    谢文东将手里打空的枪丢在茶几上,两只眼睛充满着狼一样冰冷的目光。小头目是痛在身上,他却是痛在心里。拿枪对着自己的兄弟,这是他什么时候都不想看到的。只是有些人实在是不争气,枉费自己的一片苦心。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面带一丝忧伤:“我刚刚给过你活命的机会,你非但没好好把握,还自作聪明想要我的脑袋。我想不到任何宽恕你的理由,所以,你只有死。你死后,我不会为难你的家人。”

    “东哥,不要杀我。我保证,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救我,救我~~~~”

    望着小头目那乞求的眼睛,谢文东闭上了眼睛,对金眼挥了挥手。金眼明白谢文东的意思,拿起一个枕头压在小头目的脑袋上,随后“扑”得一声终结了他的性命。金眼丢掉满是鲜血的枕头,振声说道:“此人意图谋害掌门大哥,已经按照帮规处决,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帮主饶命啊,帮主饶命啊。”

    “东哥,我们再也不敢了,我们一时糊涂,受了蛊惑,请东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东哥,我们可以带功立罪,让我们去战场上杀敌。不要这样杀了我们,不要啊……”

    “。。。。。。”

    这十来人哭哭啼啼跪在地上,不停地请求谢文东网开一面。虽然谢文东不想那么做,当乱世当用重典。现在正是与幽灵猛虎帮交战的时候,如果连吸毒,敲诈勒索,拐卖妇女、谋害掌门大哥这样典型违反帮规的人,都能从宽处理,那以后还有什么可以约束数万帮众。

    谢文东将手指尖的烟头捻灭,吩咐旁边的张娅婷:“婷儿,你去帮我办几件事。第一,你给我通知执法堂派人过来,顺便把管理这一片的大头目控制起来,按渎职罪处理。再上面的香主,罚一年的基本工资。第二,将今天的事通报给文东会所有的兄弟,不,也包括大陆洪门,让大家知道,不要以为山高皇帝远就可以为所欲为。第三,对于那些投敌卖帮,出卖兄弟,在底层耀武扬威,败坏帮内名声的人,让执法堂杀一批,关一批,罚一批,重塑纪律。虽然沿江这个执法堂主受伤了,但执法堂不能就此沉默,该用重刑的就要用重刑,该处罚的就处罚。”

    张娅婷将谢文东的话记在心里,声音柔美如常:“我知道了,马上去办。”

    至于那些小混混和xiaojie,谢文东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警告他们不要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要不然,他们的下场会非常惨。这些人已经彻底吓破了胆子,哪敢出去乱说。他们在千恩万谢地感谢谢文东后,逃似地离开了香格里拉酒店。

    本来,今天的事到这里差不多办完了。哪知道,这还只是开始。

    一开始,谢文东等人并没有太注意。一直到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阿日格自去追陈玉钏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打她的手机,也是处于关机状态。阿日格性格虽然豪迈,但有自己的底线。她绝不会跟一个才认识一天的人,去做什么出格的事。

    格桑和阿日格兄妹情深,心有灵犀。他觉得阿日格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不可能这么久了,一个电话也没有。他不善言辞,也不好一个劲追着去问谢文东,只得拜托刘波的暗天眼兄弟去找找看。

    平日里格桑和刘波的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喝酒吃饭,所以这点小忙他没理由不帮。他先是通过周子东的电子黑客小组,侵入了ZG移动总公司的电网,通过电网定位到了阿日格手机最后关机时的位置。然后,又通过入侵交管局的“天网”系统,调取了那个位置路上的所有监控录像。

    时间不长,在市中心医院附近的一个监控探头内,周子东找到了阿日格的下落。他们惊奇地发现,一拨不明身份的人将陈玉钏和阿日格两人拉上了一辆大众的黑色商务车,然后往正西方向驶去。

    从他们得到的信息中,可以总结出一个可怕的结果——阿日格被绑架了。

    这还了得!刘波和格桑在得到消息后,急匆匆赶往谢文东的办公室。

    他们来到谢文东办公室的时候,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东哥,阿日格(我妹妹)被绑架了。”

    扑通!格桑铁塔一般的身躯重重跪在谢文东的面前,他嘴笨,说不出什么漂亮的话来。但言情举止,让人看了都耸然动容。只见格桑急得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东哥,救阿日格,救阿日格。”

    谢文东伸手去扶格桑,着急地问道:“先起来,快跟我说说,阿日格是怎么被绑架的。”

    格桑并没有起得意思,他的眼眶里噙着泪,重重道:“东哥,求求你救救阿日格,格桑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谢文东见状赶紧拦住了他:“你这是干什么。你是我兄弟,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保证,一定毫发无损地把阿日格带到你的面前。”刘波也点头称是:“格桑,你快起来吧。东哥什么时候说的话没有实现过,他说能把你的妹妹找回来,一定能把她找回来。”

    这时,格桑才慢慢起身,在看他的脸庞已经挂上了两行泪痕。谢文东和格桑认识多年,但是看到他流眼泪的次数还是屈指可数。只要是个人就有软肋,格桑也不例外,妹妹阿日格就是他的软肋。

    时间紧迫,来不及多做寒暄。刘波拿着一个平板电脑,直接开门见山地对谢文东说到:“东哥,子东找到了阿日格失踪时的视频,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谢文东迫不及待地接过平板电脑:“视频在哪里?”

    刘波把视频的位置,指给谢文东看。

    谢文东赶紧点开。

    这是一段不足三分钟的视频。从视频里的场景看,应该是距离市中心医院三百米左右的一个小卖部门口。谢文东记得陈玉钏曾经说过,他是市中心医院骨科的实习医生。想必是从香格里拉饭店离开后,阿日格一直追到了他工作的地方。

    在小卖部门口,二人好像起了争执。争执过后,陈玉钏坐在马路边上发呆,而阿日格拿着背包不时说着什么。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中应该不难看出,阿日格正试图劝说陈玉钏接受自己的身份。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一辆牌照为liaoBH6745的大众商务轿车停在了两人的面前。从面包车上下了两个人,站在陈玉钏面前好像在问路。陈玉钏站起来回答一阵子,然后那两个人就返回了车内。还没过五秒钟,车上又冲下来四个大汉。这四个大汉毫不客气地将陈玉钏和阿日格塞进了汽车里,然后车门一关,扬长而去。

    整个绑架过程,只持续了几秒钟。从对方熟练的动作上看,这些人应该是老手。陈玉钏只是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实习医生,这些绑匪不太可能冲着他来。那么,对方就一定是冲着阿日格,准确地来说是冲着谢文东来的。

    可既然他们摆明了是来绑架阿日格,为什么要下来问路,不直接把人带走呢?这里面的疑点,确实颇多,让人想不明白。

    谢文东把这段视频看完后,又重新看了起来:“老刘,查过这辆车的牌照吗?”刘波回应:“查过了,车牌是假的,是套牌车。”

    “哦,你看过这段视频了吧?”谢文东一心两用,既潜心看视频,又询问起刘波:“你看出了点什么?”

    刘波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分析:“首先,这些人是老手,不过目标好像不是很明确,有点像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其次,绑匪全程都没有和阿日格有过交流,我怀疑他们根本就不是冲着阿日格来的。阿日格很可能是被人误绑走的。”

    格桑不明白刘波的意思:“刘哥,我不明白。”

    刘波:“我的意思,他们更像是冲着陈玉钏去的。”

    说这话的时候,连刘波自己都有些不太相信。陈玉钏,一个普通实习医生,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绑匪绑架他干吗?一开始格桑还有些明白,现在被刘波这么一解释,是彻底蒙圈了。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懂,东哥肯定懂,所有他把脸转向谢文东,一脸期待地想听谢文东的解释。

    谢文东前前后后将视频看了三遍,最后终于放下平板电脑,认同了刘波的看法:“我的看法与你一致,绑匪很可能是冲着陈玉钏来的。不过,也不排除绑匪与陈玉钏勾结,共同绑架阿日格。那个陈玉钏的底细,你派人查了没有。”

    刘波摇摇头:“还没来得及,主要是没太敢相信。”

    谢文东:“赶紧让人去办,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很珍贵。”刘波点下头:“东哥,我明白,我先让人从中心医院的人事档案中查起,最多给我二十分钟的时间。”他赶紧掏出电话,给手下发去指令。

    自从有了周子东的黑客部队和天眼卫星系统后,刘波的工作就要轻松多了。不必像以前一样,件件情报都要靠兄弟们跑腿来换取。那样不但耗时耗力,更会贻误战机。这,就是科技带来的便利。

    刘波这边忙活开了,谢文东也不忘安慰格桑,说绑匪很可能不是冲着阿日格去的。如果阿日格不是主要目标,她就是安全的。

    其实,他这是在骗人。如果阿日格是主角,绑匪没有达到目的,反而不敢轻举妄动。如果阿日格不是主角,绑匪为了要挟陈玉钏,很可能伤害阿日格。所以,时间对他们来说,尤其地宝贵。

    一直以来,格桑对谢文东都是唯命是从。只要是后者说的话,前者便会毫无保留地相信。听谢文东说,阿日格现在是安全的,格桑的心稍稍松了一些。

    看到格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样子,谢文东很是心酸。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兄弟,别怪东哥用善意的谎言骗你。东哥在向你保证,一定会把阿日格安全地救回来。你跟着我打天下,而我保你们俩兄妹一辈子荣华富贵,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一定会做到。”

    等待,是漫长的。即便是在这草长莺飞、鸟语花香的季节,时间也会成为最折磨人的工具。

    好似过了一个多世纪那么长。暗天眼的兄弟费劲力气,总算搞到了一些有关陈玉钏的资料。谁也想不到,那个一顿饭吃两千块钱就会紧张的发抖的青年,居然会是HN盛天董事长的儿子。盛天董事长名叫陈天河,他还是盛天帮的大哥。

    盛天帮,是HN省老牌的黑帮组织,手下有八百多名打手,其中还有几十号金牌打手。因为在南北大战的时候,盛天帮帮主陈天河曾经站在谢文东这边,又是出人又是出钱的,和文东会不少高级干部都是好朋友。

    至于他的儿子,外界对其知之甚少,传言在初中的时候就溺水身亡了。有传言说,他的儿子其实并没有死,而是看不惯父亲黑社会头头的所作所为,这才选择与家庭断绝关系,一直没有来往。

    陈玉钏也说,自己和家庭断绝来往了。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这条线索也可以对接上了。

    谢文东把思维扩展一些,陈天河陈老爷子和文东会是好朋友,如果绑架了他的儿子,就可以间接控制陈天河,亦或者说控制盛天帮。一想到这儿,绑匪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对方,一定是赵祯派来的幽灵打手。想不到赵祯寻找炮灰之心不死,花言巧语起不到作用后,又选择了更加歹毒残酷的逼迫手段。

    不管是于公于私,谢文东都不能让对方的诡计得逞。

    要想营救人质,首先是要确定人质的下落。谢文东首先想到了陈天河,如果绑匪的目标是盛天帮,那一定会联系他。

    想罢,他马上从手机里找出陈天河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其实这时候,陈天河的心情和谢文东是一样的。他刚刚接到消息,说儿子被赵祯的人绑架,对方要他宣誓效忠幽灵猛虎帮。如若不然,陈玉钏的性命将无法保证。陈天河老年得子,虽然陈玉钏在数年前便和家里断绝了来往,但是陈天河一直暗中派人关照陈玉钏。

    要不然就凭他一个无后台无门路的大学毕业生,怎么能那么轻易进得了市中心医院的骨科。

    就在陈天河手足无措的时候,谢文东的电话打了过来。当看清楚手机屏幕上标注的是“谢帮主”三个大字时,他的手忍不住一抖,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沙发上。难不成幽灵猛虎帮刚刚联系过他,文东会那边这么快就知道了?

    不太可能吧,陈天河这样安慰自己。他重新将手机捡起来,放在手心里,然后摁下了接听键:“哈哈,是谢帮主啊,是那阵香风把您的声音给吹过来了。不会是老朽的年纪大了,眼花了耳聋了在做梦吧。”

    从他的语气中,你根本就听不到半点不对劲的地方。

    谢文东握着电话,笑着说道:“陈老近来可好啊,身体怎么样?”

    陈天河打了个哈哈:“还不是老样子,老咯,手脚都不太灵便咯。”

    谢文东:“现在正是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的好时候,陈老得空可以去散散步。如果有时间来DL,我请你喝酒。”

    陈天河:“哈哈,既然是谢老大盛情邀请,有时间我一定去。”

    谢文东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话锋一转,似有意无意地问起:“陈老最近有没有接到什么奇怪的电话啊?”

    陈天河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难不成谢文东真的知道了赵祯派人找过他。他混迹黑道多年,是典型的老狐狸,心里纵然已经翻江倒海,嘴上依然是杨柳依依:“没…没有啊,最近没接到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话啊,谢老大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他的掩饰已经很好了,不过谢文东还是从对方的言语中,听出了一丝苦涩的滋味。他不再跟他打哑谜,直接开门见山:“好了,陈老,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直说吧,你是不是接到了一个幽灵猛虎帮的电话,事关贵公子的性命。”

    电话这头,陈天河双手抖了抖,最后舒了口气:“谢老大的暗天眼好灵通的消息,老朽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不错,赵祯是打电话过来过。他绑架了我儿子,还让我效忠他的幽灵猛虎帮。不过,我并没有答应。”

    最后这句话,陈天河加重了语气。他知道谢文东的实力,就算是十个八个自己捆在一起,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人,要量力而行。如果牺牲自己的儿子,能换回几百手下的性命,他觉得值。可要真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杀死,他又于心不忍。两种极端矛盾的心理,在他的脑海中不停地碰撞。

    谢文东收敛脸色,由衷地叹息道:“贵公子陈玉钏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如果不出今天这档子事,我们很可能成为亲家。”

    “亲家?”陈天河狐疑道:“我没听错吧,我和谢老大成为亲家?据我所知,谢老大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不到一岁,而犬子今天已经二十四五了。”

    谢文东把今天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临了,还补充了一句:“长兄如父,如果阿日格真的能嫁给陈玉钏,那我们岂不是亲家?而且我看的出来,两个孩子是一见钟情的。”

    听到陈玉钏去相亲,还碰上了大名鼎鼎的格桑的妹妹,并且两个人还一见钟情。陈天河有些受宠若惊,连忙追问确认:“谢老大说得是真的?你没骗我吧。”

    谢文东:“陈老是老江湖了,应该听得出来我不是在骗你吧。”

    陈天河拍了拍脑袋,有些歉意道:“谢老大,实在是对不住,人老了,疑心病也重了,有什么不周到之处,还请谅解。谢老大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谢文东思忖片刻,道:“你刚才说,赵祯让你效忠他的幽灵猛虎帮,你没答应?”

    陈天河如是回答:“没错。犬子对我来说虽然很重要,但是我不会因为他一个人,不管几百号兄弟的性命,更不愿也不敢与文东会、洪门为敌。”

    谢文东:“陈老英雄气概,文东佩服。不过,为了两个人的安全着想,你应该先答应他。”

    陈天河:“想必谢老大已经有了注意,好,我都听你的。”

    谢文东:“多谢陈老的信任和支持,这次我们不但要救回陈玉钏和阿日格,还要让赵祯载个大跟头。咱们这样……”

    两人在电话里计划了半个多小时,等一切商定好了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赵祯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已经足够谨慎了(就连给陈天河打电话,都是用无法定位追踪的卫星电话),但是还是这么快把谢文东牵扯进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三更到了,快五点钟了,老曹终于可以睡觉了。接下来,看谢文东如何使用巧计,救出阿日格和陈玉钏,并重创赵祯。精彩,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