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80章 找麻烦的小混混(四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79章 找麻烦的小混混(三更)
  • 下一章:第581章 开价二百万(一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对于这俩人,“农民”并没有放在眼里,脚下一滑,躲避开锋芒,随即脚下加快几步,来到二人身后,双拳齐齐出动,重击在二人身体之上。

    这两拳,带有虎虎之风,俩人腰部位置受到攻击,短暂性的失去活动能力,腰间一滞,身体弯曲下去,顿时形成间歇性肌肉失忆,身体失去一定力度支撑,摔倒在地。

    俩人真是有苦难说,想要呼喊,但一点力气都没有,即使痛苦,只能憋着。

    “彩虹头”害怕胆怯盯着眼前壮硕男子,眼神中带有失望,绝望,因为,在他面前,这个人好似不是人,而是魔鬼。

    从“农民”自身所散发出一股邪气,这种邪气带有冰冷味道,虽然没有寒气,但是令“彩虹头”还是感受到一股危险味道。

    “呵呵,哥们,有什么话好说,想要钱,我这有,求兄弟放过我一马,”“彩虹头”瘫软在地,急切求饶道。

    “在我发火之前快点滚蛋。”“农民”冷声说道,这样不入流的小混混,完全提不起他的战斗欲望。

    “农民”话语平淡无奇,但是,声音却带有冷意。

    谁都想象不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农民”,其实是大名鼎鼎的袁天仲。

    “彩虹头”谢爷爷拜奶奶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拉着手上的同伴准备离开。还没等他们出门,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谁都不能走。”

    来人,是看场子的文东会兄弟。

    彩虹头浑身一震,心里好像猜到了什么。他们只是普通的小混混,平时只能欺负欺负老百姓,真要是碰上黑道分子,尤其是像文东会的人,立马就怂了。他声音发颤,结结巴巴道:“我们…..不是我们。不是我们……想砸场子的,是他们,他们先挑事的。”

    领头的那名大汉不听他解释,厉声道:“我不管你们谁先挑的事,今天不赔偿我们的损失,谁也别想离开。”不顾混混们的求饶,那名小头目打了个响指:“把他们带到办公室去,不要影响别的客人。”

    不由分说,几名大汉架起混混们就往办公室走去。这时,袁天仲已经走到陈玉钏的身边,阿日格快步走来把他扶了起来,前者问道:“你学过铁砂掌?”

    陈玉钏的意识也恢复了过来,慢慢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我不知道什么铁砂掌,上初中的时候,学过一年的武。”

    “哦,原来如此。”袁天仲了然。

    他们正在说话,又有几名文东会兄弟赶了过来。一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袁天仲,冷着脸道:“是你打人的?”

    “是我。”袁天仲简洁地回答道。

    “你承认就好。”两人就要去捉袁天仲的手,还没等他们碰到后者的袖子,人已经不知道怎地摔倒在地。呼啦,这下子可算炸了锅了。不知道从哪里又涌出十多号凶神恶煞的人,将袁天仲团团围住:“想动手,信不信我弄死你。”

    袁天仲剑眉一皱,在心里暗骂一声:“妈的,有眼无珠。”他没有出声,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一人有意无意地露出手枪的一角,低声威胁道:“不要怪我们动粗。”别说是他现在没有拿出枪来,就算是手枪在他手掌心里,袁天仲也有把握在一秒钟之内干掉他。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的兄弟,真闹到那个地步就让外人笑话了。

    而且,自己现在这幅打扮,对方认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

    他吐了一口气,放弃了抵抗,另外两名文东会兄弟乘机制住了袁天仲。

    这时候,谢文东一众也走了过来。那么文东会头目抬眼一瞧:“你们都是一起的?”

    谢文东目光阴冷,眼神仿佛能冻死一头大象。他不是生气自己的手下不分青后皂白把袁天仲抓了,而是生气在己方这么重要的场子里,出了事后这么久才来人。这还是战时,如果是平常,还不知道松散懈怠到什么地步。

    张娅婷感觉到了谢文东的心意,替后者回答道:“是,我们都是一起的。”

    那名小头目连说三个好字:“既然如此,你们都跟我去办公室吧。”

    就这样,谢文东和“彩虹头”两拨人被带到了酒店的办公室。

    一进入办公室,几个打扮露骨的妙龄女子袒胸露脯地坐在沙发上打着牌。旁边的茶几上,还放着几盒避孕套。在避孕套的旁边,还放着两三小包白色粉末状物体,不远处还有一些注射针,用过的没用过的凌乱地堆在一起。

    谢文东曾经三令五申,帮内弟子不准吸毒。可还是有一些人,报着侥幸的心理明知故犯。现在执法堂堂主张研江受伤,如果不能杀一儆百,还有什么帮规帮法可言,更不知道文东会会乱成什么样子。

    强忍着心里的怒火,谢文东向身边的兄弟示意,暂时不要这么快表露自己的身份。他倒要看看,底下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众人进入办公室后,那名文东会小头目才冲几名女人挥挥手:“你们去内屋,我们有点事要办。”

    那几个女人嘴里嘟囔一声,埋怨道:“讨厌!玩得正高兴呢!真扫兴!”

    头目听到了女人们的责怪之声,淫笑道:“好了宝贝儿,一会儿,一会儿哥哥好好疼你。”

    “那你们可要快点来哦。”一个嘴巴上涂着厚厚口红的女人抛了个媚眼,这才恋恋不舍走进内屋。

    小头目咽了咽口水,感觉身体好像处在三月春风,草长莺飞的时候,一百多斤的身子都快飘起来来。他连连点头:“我会的,去吧宝贝儿,我们很快就来。”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谢文东手指关节握得嘎嘎直响。或许这是文东会内的个别现象,但有一个这样的人留在社团之内,就是他这个当老大的奇耻大辱。他在忍,忍着看着帮人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等她们进了内屋,把门关上的时候,这十多号文东会便集体拉下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