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77章 找麻烦的小混混(一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76章 相亲现场
  • 下一章:第578章 找麻烦的小混混(二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我请大家吃饭,我知道有一家餐馆的东西不错。”陈玉钏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赶紧岔开话题。

    金眼看了看天色:“这点儿吃饭还有点早吧。”

    陈玉钏:“不早,那个地方的生意很好,晚去了根本就定不到位置。而且那里比较远,这时候去刚刚好。”

    金眼颔首。

    陈玉钏虽然是医生,但毕业也不过两三年,自然买不起什么车。一行人坐上文东会的面包车,在陈玉钏的指引下,往他所说的那间餐馆走去。”

    路上,金眼和水镜按照谢文东事先交代的,询问一些基本情况。比如一个月的工资,谈过几个女朋友等等一些正常父母都会问的话题。小伙子倒也诚实,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陈玉钏今年二十五岁,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主攻骨科。毕业后,本来可以留在北京。但是因为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的他还是回到了老家DL。现在在中心医院实习,下个月就能正式上岗。谈过两场恋爱,都是在大学期间,两次分手都是因为对方劈腿。目前的实习工资是两千,正式上岗后有三千。无房无车无贷款,由于家里决裂,没有家里的援助,生活过得一般。

    现在社会上很多像他这样的人,成绩虽然名列前茅,上的也是一流大学。可毕业后出来,工资连农民工不如。要是说到谈婚论嫁,更是头大,觉得遥遥无期。其实陈玉钏这次相亲,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完全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够看得上他。

    像他这种挣扎在社会温饱阶段的年轻人,不管哪个父母恐怕都太愿意把女儿嫁给他。现在社会,做父母的都不想自己的女儿吃苦,虽然有些残忍和残酷,但却是人之常情。

    和别人比起来,陈玉钏是幸运的。因为阿日格的“父母”并不在意他现在没钱,反而劝他:“十年河西十年河东,未来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只要自己肯努力,房子车子什么的不都是会有的么”。能碰上这样豁达的“岳丈和丈母娘”,真是上三辈子积了大德。他连连点头,承诺自己一定好好努力,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爱人跟着自己吃苦。

    钱,对于阿日格来说,其实算不得什么。她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家产万贯,而是在乎这个人是不是全心全意对她好。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这个陈玉钏都符合她心中乘龙快婿的“标准”。

    或许是不让陈玉钏自卑,阿日格自爆金眼和水镜,其实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而是她的养父母。除了一个哥哥外,她也没有其他的家人。不过,养父母和哥哥婶婶对她很好,她早已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听完了阿日格的解释,陈玉钏心中的一个疑团解开了。难怪阿日格是蒙族,这些人却是汉族的样子。

    车内,男方和女方以及女方的家人都相处的很是融洽,不知不觉时间竟到了十一点钟。

    “到了,就是这家。”陈玉钏指着窗外的一家高级餐厅,笑道。这是一家四星级餐厅,名叫香格里拉。这家餐厅的特色,就是少数民族的烤肉。其中,以手抓肉最为受欢迎。想来他是考虑到了阿日格少数民族的身份,这才把吃饭的地点选在了这儿。当然,这里的消费也不便宜。一顿饭,恐怕就要花掉他一个月的工资。

    巧合的是,这家餐厅居然是谢文东旗下的产业。

    这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谢文东等人会意一笑,陈玉钏还什么都不知道,一副“我是地主我做东”的样子。他伸出手,为众人引路:“叔叔阿姨,姥姥姥爷里面请,哥哥,里面请。”

    木子一抬头,故作惊讶道:“好大的酒店啊,这辈子还没进过呢。”“啧啧啧,这里面应该老贵了吧,开这酒店的老板真有钱。”任长风打趣道。“就是,你看看门口那俩大狮子,估计得几万块一只。”“…..”

    这俩像“刘姥姥大观园”“老麦进城”一样,一个劲夸这家酒店,惹得周围人白眼不断。

    在酒店服务员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一楼的大厅。

    “点单!”陈玉钏做了一个潇洒的动作,服务员马上把两本菜单拿了过来。

    “小格,你想吃点什么?”陈玉钏先问得阿日格。阿日格对吃没多大要求,淑女道:“随便,你点吧。”陈玉钏又问谢文东与张娅婷:“姥爷和姥姥吃点什么?”

    谢文东做了个无所谓的动作,声音略显沧桑道:“让他们点吧,我们无所谓。”“我来点。”任长风大手一挥,从陈玉钏手里拿过一本菜单。

    “手抓羊肉(一百八十八一份)来两份,铁板牛肉(六十一份)来一份,烤羊腰(二十元一串)三十串,板筋(五元一串)来十个。你们还要什么?”

    木子:“哥,再来十个腰子,五个鸡胗。吃烤肉没有酒可不成。”

    任长风:“有,这里有正宗的马奶酒。才二百二一壶,来两壶吧。再来两箱啤酒!”

    他一边说着,服务员一边用点菜机记录着,临了还不忘问道:“主食和蔬菜要一些吗?”任长风熟练地翻着菜单,接着道:“再来个蔬菜拼盘,注视来两份烧饼。你们还要什么?”

    服务员在云淡风轻地记录着,旁边的陈玉钏手心后背脑门全是汗。

    照这样下去,就凭自己口袋里那二十几张毛爷爷,根本就挡不住。钱花了倒是小事,要是在心仪之人的面前丢了面子,那可就是大事了。他心想着一会儿看看能不能叫熟人送点过来救急。不过,和他要好的人基本上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口袋里也不富裕。就算是是借,恐怕借不到多少。

    而科室里的那些骨科大夫虽然有钱,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实习生,人家会借给自己吗?

    越想,陈玉钏越觉得紧张,使劲揪住的裤子都快被手心的汗水浸透了。

    察觉到陈玉钏的变化,阿日格使劲瞪了一眼木子和任长风,赶紧拦话道:“就先点这些吧,一会儿吃不完就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