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55章 警察面前的枪战(一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54章 枪战(五更)
  • 下一章:第556章 棋差一招(二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金眼给谢文东搬了个椅子,谢文东一撩衣服,坐下:“你就是侯超鹏?”

    侯超鹏:“没错,难道谢先生不认识我?”

    谢文东:“我应该认识你?”

    侯超鹏:“也对,贵人多忘事,像谢先生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记得我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不瞒你说,我是青帮第二十八任掌门旗下的十把尖刀候佐。”

    谢文东:“候佐?青帮的高级干部!你是韩非的手下?”

    侯超鹏:“呵呵,原来谢先生还记得韩大哥。”

    谢文东:“那个名字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么说,你是来报仇的?”

    侯超鹏:“不完全是,我现在已经不是青帮成员了,来这儿自然还有别的任务。”

    谢文东明白他所说的别的任务是什么,那就是搞乱宴会,让文东会名誉受损,从而拉拢更多的炮灰、江湖上的游魂野鬼给他们卖命。“看来,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今天你恐怕不会活着离开这儿。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从来不会让兄弟的血白流。”

    侯超鹏:“我并不这么认为。”

    谢文东:“哦?你倒是很自信。”

    侯超鹏:“你听!”

    谢文东:“你以为警察能救你?”

    侯超鹏:“你总不会敢当着那么多警察的面杀我吧?”

    谢文东:“不会,但如果你在警察来之前成为一具尸体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酒店的四楼,每一楼都有文东会的兄弟把守。他们虽然不敢正面与警察、防暴部队发生冲突,但利用地理优势拖延几分钟还是没问题。这几分钟,就是文东会用来处决敌人的时间。

    “干掉他们。”谢文东冷然下令。

    话音刚落,几十支手枪便喷射出了火舌。要说侯超鹏能成为青帮尖刀的候选人,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在谢文东刚下令的时候,他便把最旁边的一个保镖拉过来挡在他的身边。呼啸而来的子弹当场将他的那几名保镖打成了筛子。

    借着自己人用生命换来的宝贵的几秒钟,他一弯腰钻进了桌子下面。等他重新冒出头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两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勃朗宁手枪。只听他大吼一声,居然将几百斤的桌面掀了起来。他一面滚动着桌面,一面朝外面连连开枪。

    谢文东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但他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在对方冒头掏枪的那一瞬间,他已经作出了闪躲的动作。左右人员或是向两旁闪躲,或是原地卧倒,开枪还击,双方也随之展开了激烈的枪战。

    他们这边爆发了激烈的枪战,各个地区的大哥们则吓得抱头鼠窜,各自寻找掩体。虽然他们都不是双方的目标,但保不齐碰上一两颗流弹。四名青年藏在人群中,伺机寻找那道“仙鹤指路”。他们当然不是为了找吃的,而是寻找“仙鹤”腹内的武器。

    就在文东会大众全神贯注的时候,这四人突然跳出来发难。这些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文东会及其手下干部来的。

    想不到还有敌人,大家暗道一声糟糕。来不及细想,金眼、木子、姜森三人立马调转枪口,对那四人实施点射。不过他们躲在人群当中,又有厚厚的木桌当做掩体,就算是他们这样的用枪高手,也没法在这种情况下一枪毙命。另外,要是其他地区的大哥被文东会的人打死,谢文东这个东道主也不好向道上的人交代。

    见文东会那边投鼠忌器,不敢妄动。这四人更加有恃无恐,他们依托人群,对前面的文东会弟子连连实施点射。一轮袭击下来,至少有四名兄弟被打死,七八名兄弟被打伤。

    这四人的出现,为侯超鹏分担了相当一部分的压力。现场一时陷入了僵局,谢文东想在两三分钟之内拿下侯超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去干掉他们。”袁天仲咬了下牙,脱口道。现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他的身法最为飘逸,行动也最为敏捷。如果对方是使用冷兵器,他当然是最好的猎人。然而,现在对方用的是手枪。你的功夫再好,一枪也会撂倒。谢文东心里咯噔一下,试图拦住他:“天仲,不要过去。”

    袁天仲说了句“我有数”,便从地上一跃而起,在周围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他不管不顾地冲向那四人。

    双方其实还有一段距离,不过袁天仲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眨眼间就来到了两名青年的掩体(餐桌)前。这人真是疯了,两名青年心里一动,赶紧将枪口对准了袁天仲。

    嘭、嘭!随着两声枪响,两颗子弹几乎是贴着袁天仲的头皮掠过。袁天仲心头一惊,想也没想,将软剑抽了出去。软剑碰到桌面发生了弯曲,然后精准地点在了一个青年的脸上。

    虽是被剑身扫中,但是袁天仲的力道奇大。那人只感觉自己的右脸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用手一摸,手上全部都是粘稠的鲜血。他的身子踉踉跄跄退了半步,离开了掩体,进入到袁天仲的视线之中。

    袁天仲手腕一抖,调转了软剑的角度,然后轻轻往前一推。

    刺啦!一个极小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小得只能当事人听得清楚。在看那名青年,喉咙处的气管与大动脉一起被刺穿。青年顿时瞳孔放大,紧紧抓住自己的脖子,试图不让鲜血从里面流出来。然而,动脉里的血液都有强大的血压,纵然他捂得严严实实,鲜血还是顺着他的手指缝流了出来。

    与他在一起的那名青年见状,怪叫一声,举枪就要继续向袁天仲射击。就在他将要扣动扳机的时候,袁天仲生生消失在那人的面前。

    然后,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记住我的名字,我叫袁天仲。”

    “你到底是人是鬼!”青年浑身的血液都像被凝固住,寒意由骨子里生出来,扩散到他的周身,让他生出仿佛身处于冰窖之中的错觉。人怎么可以在眨眼之间,就从他的面前闪到自己身后。不,这肯定不是人,肯定是鬼!

    他心中生出的恐惧并没有持续得太久,袁天仲也根本没想留他活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