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53章 指得是断肠路(四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52章 仙鹤引路(三更)
  • 下一章:第554章 枪战(五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一个骷髅使者就地一滚,将一枚手雷抄在手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向台上的那一座。这一桌的人可不得了,除了阿日斯兰这一个人外,还有文东会的三巨头、袁天仲、任长风、褚博、格桑、胡涛等十多个高级干部。

    这枚手雷如果在桌子上爆炸,就算炸不死谢文东,也起码有好几号主要人物会当场挂掉。那个时候,侯超鹏捣乱宴会的计划就成功了。他真是大胆的可以,楼下就是DL的警察和防爆部队,这么一搞,可算是把天捅破了。

    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国家怪罪下来,谢文东不死也得脱层皮。借助国家的手来对付谢文东,这可比用一些炮灰来消耗文东会的战斗力,划算多了。

    眼看着这枚致命的手雷飞了过来,李爽的心脏惊得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他的身体下意识扑向谢文东,想用身体去保护后者的安全。然而,手雷飞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恐怕还没等他接触到谢文东,手雷已经爆炸了。

    五米,四米,三米……李爽的冷汗唰地下来了。在台下,有一个人的反应和他一样。此人,便是侯超鹏。只见侯超鹏攥着手心全是汗的手,眼睛瞪得跟牛铃那么大。他在心里默念,快点,快点,快点爆炸,快点爆炸。

    那枚手雷还真的没辜负他的厚望,果然在几秒钟之后爆炸了。不过,它爆炸的地方不是谢文东的餐桌,而是两边人马交战的中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谢文东会变魔术,从哪里学到移形换影?

    答案。

    当然不是。

    现在,让我们把画面倒回到爆炸前三秒钟。手雷叮咚一声,落进了圆桌上那道“西湖牛肉羹”里。就在它即将爆炸的时候,眼疾手快的袁天仲快速地把手伸进汤里,抓起手雷就往外扔。

    也不知道是谢文东的幸运还是侯超鹏的不幸,那枚手雷正好是落在袁天仲面前的汤里。如果换做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有这样的反应速度。生与死,或许只在一线之间。等袁天仲扔出手雷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整只手掌已经通红,几十度的高汤,那滋味真是“谁用谁知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谢文东一众人因为袁天仲,侥幸躲过了一劫。

    他们足够幸运,但是那些骷髅使者,白血和暗天眼的兄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手雷在人群当中爆炸,高速纷飞的弹片当场将六名骷髅使者、两名白血兄弟、两名暗天眼兄弟炸死,其他人或被弹片打伤,或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所震伤。

    酒店四楼的爆炸声,也引起了外面警察和防爆部队的注意。不用说,肯定是里面发生了内斗。现在虽不是光天化日,但也算人流密集区域。要是不做点什么,恐怕不好交代。即使是非常不情愿,DL市警察局局长下达了逮捕的命令。那些行人远远地看见警察和防暴部队真的行动了,这才明白真的是防爆演习,而不是什么zhongyang的大人物到场。

    好在警察事先做了安抚工作,周围的民众并没有发生什么动乱,不少人还停下来,驻足观看。

    会场这边,一枚手雷爆炸后,还有另外一枚。不用侯超鹏发令,已经有受伤的骷髅使者捡起了第二枚手雷。有了前车之鉴,那人学乖了。把掉了拉环之后,并不着急扔出,而是在手上停顿一秒。谢文东等人可以躲得过上一枚手雷,但绝不可以躲得过这一枚。

    看到嗤嗤冒烟的手雷,姜森和刘波再也坐不住了。他们不约而同地跳出来,对那几名属下下达了自杀的命令。

    “舍!”

    “舍!”

    舍,舍得不是别的,而是自己的性命。他们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他们舍命保护东哥的安全。其实不用他下达命令,像秦猛、赵刚、回春海这些兄弟已经作好了舍身就义的准备。

    士为知己者死,自从他们加入组织的那一天起,就做好了随时为社团,为东哥牺牲性命的准备。他们虽然不是保家卫国的军人,虽然不是人们口中最可爱的人。但他们同样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是可歌可泣的好兄弟。

    一个简简单单的“舍”字,是姜森和刘波最不愿说起的字。它代表着阴阳相隔,代表着永别。每个属下,都好像是他们的亲人,要眼睁睁地看着亲人就这么死了,那滋味简直比用刀片一片片剐心还要痛苦。

    当听到这个“舍”字的时候,谢文东的心咯噔了一下。他知道,要有兄弟离开他了。那些兄弟,都曾是和自己一路摸排滚过来的啊。

    他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眶涩涩的,下意识大声喊道:“不要!”

    “要”字还没说出口,秦猛、赵刚、回春海等几位兄弟已经将那人死死压在地上。为了不给弹片任何飞出,伤及其他兄弟的机会,剩下的那几名兄弟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如飞蛾扑火般压了下去。

    只听“轰”地一声,刚才还好端端的人,立马被强大的爆炸力撕裂成碎片。最下面的秦猛,整个身子都分开了,两条腿被抛到了四五米高的吊灯上面。以爆炸中心点为原点,半径三米的方圆里,洒满了人的血肉、秽物、骨头渣。

    那场面,简直惨烈到了极致。

    别说是那些新兴帮派和不入流帮派的黑帮分子,就连地方老社团,中型帮派的老江湖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哇哇大吐。

    一时间,会场众人吐成了一片。

    两枚手雷爆炸之后,谢文东双眸射出万道恨意,对左右下令:“来人,把这些人剁成碎块。”

    “是!”袁天仲答应。

    “***,报仇!”李爽铿锵回答。

    “杀!”

    “…….”

    文东会的兄弟像发了疯一样,将那些受伤的骷髅使者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就是一顿乱刀。而阿日斯兰则带着手下,马上把辫子男、凤凰社的女社长等充当炮灰的大哥控制起来。

    以阿日斯兰的性格,看到好朋友吃了这么大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不是三眼及时制住,他们也成了蒙古刀下了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