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46章 文东旗上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45章 灯下看美人
  • 下一章:第547章 文东旗下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此次英雄会,也为各位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交流平台。大哥们拿着名片,在人群中穿梭,希望借此多认识几个朋友。老话说得好,多个朋友多条路,混黑道的更是如此。文东会作为此次宴会的东道主,自然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别说是核心干部,就连普通的大头目,都成了他们追逐拉关系的对象。

    一些长相普通的人混在人群中间,眼睛锐利地观察着周围人。别看他们模样不出众,但说起他们的名号,那可是鼎鼎大名。不错,这些人正是谢文东旗下的两大王牌组织——白血和暗天眼的成员。

    晚上八点钟,一队车队缓缓驶入皇朝宫廷门前的停车场。这些车辆清一色的全是最新款的奔驰汽车,每辆汽车出厂价都在五百万以上。有人数了数,光是这队汽车的价值就超过了一个亿。不少人看罢忍不住发出唏嘘和议论之声,以前只是听说过文东会做得很大,没想到居然能大的这么靠谱。

    在看热闹人群的注视中,汽车的车门缓缓打开。然后,车里的人慢慢从上面走了下来。为首的,是个身穿中山装的青年人。青年人看上去三十岁不到的样子,他的长相虽说不是相当出众,但举手投足间皆气势十足。很难想象,文东会的大哥居然这么年轻。什么叫做自古英雄出少年,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略长的刘海下面,是一双眼睑狭长的丹凤眼。说起这双眼睛,众人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这双眼睛实在是太亮了,亮得有点难以形容,亮得有点不像人类的眼睛。

    在这双眼睛的映衬下,谢文东整个人仿佛一座难以逾越的山峰,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这就是强大如帝王般的气场。

    或者说他就是王,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

    在他的身后,是两座身高近两米,如铁塔般的大汉。一位是大名鼎鼎的,号称文东旗下第一勇士的“格桑”。另一个是近期风头正尽的荷兰天字号头目胡涛。这二位兄弟一亮相,便吸引走了相当多的目光。有人发出啧啧称奇的声音,这俩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门神。

    在谢文东的左右两边,是文东会的三大巨头。这三巨头分别是三眼、李爽、高强。他们是谢文东最得力的战将,是谢文东的左膀右臂,也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再然后,就是袁天仲,任长风、褚博、张娅婷、凌颜等人。这几十号人,随随便便拎出一位,就是名动四方的大人物。

    不用介绍,大哥们已经知道谁是此次宴会的主角了。他们拥上前来,想与谢文东等人亲近亲近。还没等他们靠近,就有四五十号兄弟跑了过来,分成两排,背着手将前面的路隔断。然后就听到三眼爽朗的笑声:“哈哈,各位大哥,各位兄弟,大家先进去先进去。这么热情,可要把我们吓出毛病了不可。”

    “哈哈。”门口的大哥们听罢,这才纷纷止步,笑着给谢文东让出一条道路。谢文东掠过他们时,微笑着对他们点头示意。顿时,这些大哥们对谢文东的好感倍增。谢文东何其高的地位,还这么谦恭待人,实在是让人有些受宠若惊。在声声议论和赞叹声中,大家缓步走入皇朝宫廷酒店。

    皇朝宫廷酒店,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其特色菜便是闻名遐迩的满汉全席。

    酒店的四楼。

    为了招待四五百号大哥极其随从,谢文东光全宴就要了十二桌。每张满汉全席的桌子都是特别制作的,直径接近六米。光一个桌面的面积,就有差不多三十个平方。

    除了一百零八道一桌的满汉全席外,还有各类水果,美酒佳肴。

    在餐桌的正北角的舞台上,放着一张特大的桌子和二十多个凳子。桌子上有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文东会专用”。

    谢文东径直走向那张桌子,一提裤腿坐上了上去。三眼、李爽、高强、任长风、袁天仲,格桑,褚博、张娅婷、凌颜等人坐下。他们的保镖站在一边,保护着各自的安全。姜森刘波没有上台,他们混在人群中,和来自四面八方的大哥们坐在一起。

    他们长得实在是太普通了,身边也没个随从,别人把他们当作了不入流的小混混,根本连话都不愿意跟他们搭茬。不过这样也好,他们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观察周围的人。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看到有扎眼的人。如果不是赵祯的人隐藏得太好,就是敌人还没有混进来。

    等大家都落座后,谢文东打了个响指:“上菜。”

    “上菜!”金眼高喊了一声。

    话音落下一会儿,就看到四十多名打扮靓丽的女服务员端着菜上来了。

    满汉全席的‘头牌菜’,叫做‘仙人指路’。

    主要造型是仙鹤(丹顶鹤)。首先,由两名厨师借助放大镜将一斤绿豆芽,用一根铜丝将绿豆芽的根部一点点掏空,将燕窝和鸡蓉混合而成的馅塞进去,然后上锅蒸熟,出锅后用来做仙鹤的从翅膀。而仙鹤的身子,则是用乳鸽肉蓉堆砌而成。光是这道菜,每盘就是一万元。上完了头牌菜,然后是第一度宴席,第二度宴席,第三度宴席。这些菜别说吃,连看就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因为各种各样的菜肴实在是太多,暂不赘述。

    看到菜肴一盘盘上来,大哥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嘴里连声称奇。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十二桌共计一千二百九十六道菜全部上齐。

    谢文东站起身来,举起酒杯:“很高兴大家能来参加这个宴会,我谢文东代表文东会和洪门,向各位同道表示感谢。”

    “谢先生客气了。”

    “能来参加谢老大的宴会,是我们的福气。”

    “是啊,都说闻名不如见面,谢帮主英雄气慨,令我等钦慕。”

    “……”

    来自各个地方的大哥们不管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嘴上还是好话不断。

    谢文东不喜欢别人拍他的马屁,他眯了眯眼睛,浅笑一阵:“干。”

    “我敬谢先生。”

    “敬谢帮主。”

    “……”

    不管喝酒不喝酒的,谢文东的这一杯酒,是无论如何给面子的。众人倒也干脆,昂着脖子将一杯酒喝了个干净。

    谢文东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挥手示意大家坐下:“今天我把大家叫到这儿来,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文东会两大堂主,被幽灵猛虎帮斩断双手,旗下场子被人连挑,损兵折将的事在道上人尽皆知。大哥们心想,谢文东接下来要说得应该是这件事。出乎意料的是,他说得好像并不是这件事。

    谢文东环视台下一圈,声音清朗道:“文东会成立于一九九五年,到今天(2012年),已经整整十七年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会举行庆祝活动,不过每次的规模都不算大。今年听说会有个什么世界末日,为了不留遗憾,所以想在‘临死’前和众位同道兄弟乐呵乐呵。”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谢文东,居然会“相信”这等荒诞的事,真是让大家大跌眼镜。会场沉寂了一会儿后,发出阵阵大笑声。

    就在大家笑谈谢文东的幽默时,一个更高爽朗笑声传了过来:“谢兄弟,我们是信长生天的,可不走外国人那一趟。”

    谁这么没礼貌,居然敢跟谢文东称兄道弟。众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六个身穿蒙古族传统服装的大汉缓步走入会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不算高大,但异常敦实的汉子。看到这些人,文东会的兄弟们非但没有阻拦,反而笑着引手,将他们送入会场。

    大家纷纷猜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面子。

    再看台上的谢文东等人,已经快步走下台来,张开双手做出拥抱的动作。

    能让谢文东等兄弟有此反应的不是别人,正是文东会最亲密的盟友,来自内蒙的草原狼。帮主,正是阿日斯兰。

    说起文东会与草原狼,谢文东与阿日斯兰之间的渊源,那就就深了去了。想当年陈百成叛变,文东会内忧外患的时候,是阿日斯兰率领全部的兄弟,千里迢迢赶过来增援。如果不是有草原狼,不会有今天的谢文东,更没有今天的文东会。

    谢文东是个讲义气的人,也是个重情义的人。他把阿日斯兰当最亲密的盟友,也把阿日斯兰当作最过命的兄弟。

    “哈哈,我的兄弟。欢迎,欢迎。”谢文东张开大手,给了阿日斯兰一个大大的拥抱。阿日斯兰拍了拍谢文东的后背,开玩笑道:“你还是那么瘦。”

    旁边的李爽白了阿日斯兰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示意这么多人在呢,给东哥留点面子。

    谢文东并不在意,摇摇头:“我就喜欢阿日斯兰这种有什么就说什么话的性格。”李爽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周围的人们看到此状,都大眼瞪眼地看着。他们对来人的身份更好奇了,是什么人能让谢文东放下身段,率领手下众位堂主上前迎接。

    这边,阿日斯兰听了谢文东的一席话后,非常受用。他先是和三眼、高强等老熟人一一拥抱,一阵寒暄后,和李爽抱在一起。虽然刚才闹了点“不痛快”,但是二人的交情可不会因为这点“不痛快”而改变——他们早已了解彼此。

    抱过李爽之后,阿日斯兰又对李爽的身材抱怨起来:“谢兄弟那么瘦,你怎么也这么瘦?过段时间跟我回内蒙,巴巴的手抓羊肉给你。”

    一想到手抓羊肉蘸着野韭菜酱的美妙滋味,李爽的口水立马不知不觉地留下来了。他像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学着四川话道:“要得要得。”

    感觉周围气氛有些怪怪的,谢文东哈哈一笑,介绍道:“这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名叫阿日斯兰,现在是neimeng草原狼的大哥。”

    草原狼?!草原狼的地盘基本上都在大草原上,和内地其他地区的大哥很少有交际,听说过这个名字的并不是很多。

    但也有例外的。

    草原狼在neimeng地区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以地盘广、势力大、作风彪悍、武器先进闻名。没想到他们居然也和文东会交集,而且看上去关系还不一般。

    介绍完阿日斯兰后,谢文东又向阿日斯兰介绍起众人来:“兄弟,这些人也是各个省市区的舵把子、帮主,一会儿你和他们多多亲近亲近,应该对你自身有帮助。”

    谁知道,阿日斯兰瞥了在场众人一眼,忽然从肋下抽出蒙古刀来,纷纷地插在身边的一张桌子上。蒙古刀一向以锋利闻名,没见他用多大力气,七八公分的桌面居然一刀被他直接扎穿。参加宴会的人,除文东会自己人外,是不允许携带武器的。但惟独阿日斯兰是个例外。

    一来,menggu人刀不离身是习惯。二来,阿日斯兰和谢文东等人关系莫逆,草原狼更算得上是自己人,所以负责守卫的兄弟并没有把他们的武器收走。他这一亮刀,是直接吓得在场的众人人人自危,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谢文东微微皱了皱眉头,拍了拍阿日斯兰的肩膀说道:“兄弟,你这是干什么?”

    阿日斯兰环视周围大哥一圈,最后正色说:“我也是才听说,有一个叫什么赵祯的人,向文东会宣战了。不但如此,还砍断了我两个好朋友的手。我还听人说,在场的人中也有在暗中帮他们的,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我阿日斯兰今天把话放在这儿,谁要是和文东会作对,就是和我作对,就是和草原狼作对。我们长生天的子民,从来都是一诺千金,说一不二……”

    说着话,他转过头来,大声对谢文东,也是对在场的所有人说。

    “我已经下令,抽调一千名兄弟过来增援,他们正在来的路上。”

    什么叫兄弟。

    兄弟不是在你最得意的时候,说一些听上去义气千秋的话。也不是再你最困难的时候,说一些廉价的鼓励。

    真正的兄弟。

    是在敌人把刀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不用太多的言语,仅仅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就能明白你的难处,并毫不犹豫拿起刀剑,与你并肩作战。

    或许阿日斯兰的话在别人听来,不太好听容易得罪人,但在谢文东听来,却是比世间任何一句话都要动听。

    他心头一暖,捏了捏前者的肩膀。简简单单地点点头:“好兄弟。”

    三眼、高强、李爽等人也很是感动,纷纷上前与阿日斯兰再次抱在一起。

    寒暄过后,谢文东亲自邀请阿日斯兰走上台,与自己一桌。

    重新坐下后,谢文东清了清嗓子,继续刚才的话题:“刚才我们说到,要让大家见证文东会成立十七周年这一伟大时刻。。。。。。”

    (ps:精彩敬请期待,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