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41章 拿下锅炉房(五千字大章)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40章 激战
  • 下一章:第542章 又见跨步电压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时,她瞥见角落里从锅炉里延伸出来的一根管道。这根管道应该是原先和锅炉配套的,已经锈蚀不堪。她心头一喜,边打边往那根管道附近靠。等来到正下方后,忽然使出一招旱地拔葱,将双手搭在管道上面。就在一名骷髅使者的铁棍即将扫中她的脚踝时,后者轻盈盈的身子像晃秋千一样那么一荡,她整个人就坐在了上面。

    几名骷髅使者抬头一看,心里齐齐嘀咕一声:“嘿,这小娘们的胆子还真大。要是一个不小心碰到另外几根走水的蒸汽管,非得烫脱毛不可。”他们几个交换了眼神,盘算着如何把“吊”在上面的凌颜弄下来。

    一个骷髅使者看到锅炉内一根两米多长被烧得红彤彤的火钳子。这火钳子本来是用来清煤渣的,现在刚好另有所用。

    他丢掉手里的铁棍,径直走到锅炉旁边,将那根火钳子抽了出来。火钳子一离开锅炉,颜色虽然马上变得暗淡下来,虽然没有七八百度,但是二三百度还是有的。要是被这玩意儿碰上一碰,那结果是可想而知。

    “让开!”这名骷髅使者大喝一声,抄起火钳子对着上面的凌颜就是一扫。凌颜收起匕首,正打算掏出飞牌,这时一根黑乎乎的棍子毫无征兆扫了过来。她连想都没想,身体往上一跃,双脚再次稳稳地站在管道上。

    “哧!”一阵烧焦的浓烈味道立马铺面而来。定睛看去,原来是凌颜掀起的皮衣被烫出一个大洞。好在躲闪及时,火钳子没有碰到她身体的任何部位。纵然如此,也把凌颜吓出一声冷汗。

    她的身体还在半空中,手已经伸入怀中。再抽出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把银色的飞牌。她用手捻起两张,以闪电般的速度甩了出去。

    只听“咄咄”两声,一张飞牌的正中那人拿火钳子的手,另外一张飞牌正中其眉心。锋利的牌角非但刺穿了这名骷髅使者的面具,还深深插了进去。那么骷髅使者连吭都没吭一声,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轰然倒地。那根长长的火钳子也随着当啷声,掉在了地上。

    “该我了!”凌颜冷喝一声,从管道上跳了下来。随即手中飞牌快速爆射而出,另外两名围杀她的骷髅使者应声而倒。

    这时,又有两名骷髅使者盯上了她。“恶人”还要恶人磨,这两人也是施暗器的高手。他们知道怎样躲避,知道什么时候,什么方向打出飞刀更好。

    “唰唰!”凌颜又甩出两张飞牌,可飞牌在半空中居然被两把飞刀拦截了。凌颜抹了一把香汗,心里一动:“高手啊。”这时,她刚刚落到了地面上,脚跟还没等站稳,就又有两把飞刀飞了过来。

    这两把飞刀一把飞向她的胸部(心脏位置),一把飞向她的喉咙。眼看着避之不及,她只能冒险同是飞出四张飞牌。这四张飞牌其中一张正中左边这位骷髅使者的腹部,第二张正中右边这位骷髅使者的大腿。另外两张则将迎面而来的两把飞刀成功拦截。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能一只手打出两张飞牌的人都少之又少,这个女人居然能发出四张,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这二人震撼的表情中,凌颜已经再次出动了。铁片牌甩出去就是暗器,要是夹在手指缝里,就成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剃须刀片。只见一张“红桃A”铁牌,化作一条银色光芒,直取左边这位敌人的喉咙。

    寒光一闪而过,这名骷髅使者忍者腹部的疼痛,于慌乱中打出一记飞刀。他的飞刀术虽然也不错,但还没有达到凌颜那种炉火纯青的地步。红桃A虽然没有刺中他的喉咙,却在他的脸颊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口。血口很长,从脑门一直到下巴。血水流淌而出,疼的那名骷髅使者呲牙咧嘴。

    凌颜一招不中,又施一招,这第二招直取那名骷髅使者面门。

    趁你病,要你命,就是这个道理,凌颜手中的红桃A好似龙飞凤舞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光芒,那么骷髅使者不敢大意,急忙抽身向后暴退。

    可是凌颜哪里会让他逃走,几番较量后,那名骷髅使者身上多出了好几道血口。每道血口血肉外翻,血水染红了他的整个衣襟,然后他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其实,仔细看,在他的喉咙处,还有一道极细极细的切口。正是这看似不起眼的切口,直接葬送了一名骷髅精锐的性命。最后那名骷髅使者也在稀里糊涂之下,倒在了血泊中。

    亮出飞牌后,凌颜连杀五人。如此恐怖的战斗力,让其他的骷髅使者望而却步。一时间,居然没人敢来和她交手。

    凌颜娇喘连连,顿了顿后,把目光调转到了锅炉旁的几个大的控制开关上。每个开关上,都贴着一张小纸条。分别是“东区开”“东区关”“南区开”“南区关”“北区开”“北区关”“西区开”“西区关”。

    想来这些应该就是控制蒸汽管道的开关。凌颜没有做过多的耽搁,越过地上的骷髅使者尸体,奔了过去。

    看到凌颜的动作,就猜到了她的目的。

    一边的朱欣鑫赶紧喊道:“快,快来人拦住她,不要让他碰到开关。”就在他喊话的时候,袁天仲的软剑又在他的身体上添了几道伤口。

    袁天仲一皱眉头,不悦道:“这恐怕不是你可以拦得住的。”

    话音刚落,七八十名幽灵猛虎帮的打手听从号令。从与谢文东的战场上撤下来,转而投入这边的战场。交战双方,为了拿到锅炉房的控制权,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这时候,锅炉这边的骷髅使者还剩下六位。褚博当即对赛潘安和交战的白血兄弟下令:“你们去拦住那些人,这些人交给我们了。”

    白血向来组织严明,上头命令一下,就算是前面有天大的功劳,也不会留恋半步。他们主动放弃围杀骷髅使者,转而迎战那些打手,让这几名骷髅使者的压力锐减。这几人排成一列,联起手来去阻击凌颜。

    此刻的凌颜,体力消耗的非常严重。而要想飞牌发挥十足的杀伤力,没有足够的力气显然办不到。

    她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这关键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个让人踏实的声音。

    “凌姐,我来助你。”

    说话的是褚博。

    褚博的出身文东会龙虎队,师从望月阁曲青庭,和袁天仲是一个师傅。又在望月阁学习了许多长老的功夫,所学的功夫十分庞杂。不管是刀枪剑戟,还是斧钺钩叉,只要世上存在的兵器,他都能耍上两三招。

    这其中,他最喜欢的花剑。花剑有点像袁天仲的软剑,剑的弹性很好,是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武器。剑条长约九十公分,剑尖的横切面为三角菱形,剑身和剑柄处有一个护手盘,大约十厘米左右。

    这种花剑以刺为主,刺中之后伤口虽小,但和军刺一样,是呈三角菱形,易于放血。这种武器在古代的欧洲,一般用来决斗。现在,常见于各种比赛。当然,褚博所用的花剑材料更好,尖端更加锐利,是一件杀人越货的上上之品。

    几名骷髅使者本来用得是铁棍,见对方并不是白血成员,便收起棍子,换上了自己趁手的兵器。

    一名手持鬼头刀的骷髅使者,见褚博长得并不怎么人高马大,没有将后者放在眼里。只见他戴着面具,朝着褚博的脑门攻击而去。褚博冷笑出声,身形微微向旁边一侧,躲过对方攻击,随即欺身而上,手中的花剑快速朝对方心口刺去。

    骷髅使者没想到他会给自己来这么一手,随即腰眼用力一扭,劲量弯曲身子,赶紧收回鬼头刀,将花剑拂去。

    周围的几名骷髅心中冰寒,没想到对方攻击这般迅猛,打起十二分小心,脚下蓄力,快速朝褚博奔袭而去。那名骷髅使者见有同伴的协助,心里有了底气。几个箭步来到他近前,手中的鬼头刀顺势挥出,直劈褚博的双腿.。

    褚博低喝一声来的好,他看似有意无意将双腿弯曲。实则暗暗运足力气,等鬼头刀砍到近前时,他猛的用力向前一跳,整个人纵到半空中,他的身子在空中停滞了足有半秒钟的时间,然后急速向那名大骷髅使者的肩膀上落下,借着下落的惯性,他将重心全部集中到了脚心。

    那名骷髅使者只觉得压在自己肩膀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大山。他的双脚不受控制地发生弯曲,身子直挺挺地往后栽倒而去。在这期间,褚博故意将双膝并拢,用膝盖顶住他的面门。等身子倒下之后,膝盖的惯性产生的冲击力将重创敌人的脸部。

    果不其然。

    随着啪的一声闷响,他的膝盖正砸在那名骷髅使者的面门上。

    这一记重击,分量太重了,那名骷髅使者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整张脸直接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

    他的鼻梁骨塌了,满口的牙掉了好几颗,就连他的眼珠也瞪得老大,感觉像是要被挤得爆出来一样。眼眸中的神采顿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见敌人瞬间击倒己方的一名同伴,周围的三名骷髅使者纷纷叫喊着向褚博杀来,两把开山刀在空中划出两道电光,齐齐劈向褚博的脑袋,后者反应奇快,身如泥鳅,提留一转,轻松避开双刀的锋芒.。

    没等他出手还击,忽听身后恶风不善,来不及回头观望,褚博身子向前猛地一窜,随着撕拉一声,一把开山刀在他身后横扫而过,刀锋将他后腰处的衣服挑开一条半尺长的大口子。

    暗道一声好险,褚博回手对这身边的一名骷髅使者,挥手就是一剑,

    他的出招并不是很快。力量也不是很大,但所刺的位置却是非常特殊。让人不好防守,也不好进攻。

    没办法,那名骷髅使者只能大喝一声给自己打气,然后身子就地一倒,直接滚了出去。他快,可褚博更快,他刚刚稳住身形,从地上站起,褚博已冲到他跟前,手中的花剑如疾风一般向他的脖颈刺去。

    此时在想躲闪已经来不及,那名骷髅使者牙关一咬,身子用力地偏了偏,将要害避开,随着咔嚓一声,褚博这剑没有刺他的脖子,却重重擦出一道红色的印记。那么骷髅使者顿时感觉脖子一阵火辣辣的,好像被那根火钳子烫过一样。

    不等那人反应过来,褚博身子就地一转,反手将花剑从侧面插进了那人的喉咙。这还不算完,他又用左手搭在右手上,两手合力,将花剑完全穿了过去。

    随着“噗”的一声闷响,骷髅使者的颈脖子处喷出一道血箭。接着整个人好像泄了气的皮球。再使不出半点力气。人也随之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整套动作,完成的非常完美。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也没有一点花招,招招都是有预谋的,都是奔着敌人的性命去的。同时,也尽可能不给别人伤到自己的机会。这样的对手,实在让人头疼。

    见又一名同伴以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死在敌人的剑下,周围的骷髅使者又急又气又怒。发了疯似得想褚博冲来,人还没到,刀先刀了,这些骷髅使者,不仅身手厉害,而且合作默契,褚博不敢存有丝毫的懈怠。

    说时迟,那时快。说话间,三把开山刀同时刺出,分刺他的面门,胸膛和下体。

    暗叫一声不简单。

    褚博反应也快,想也没想,将面前的那具尸体踢飞过去。好家伙,一百多斤的人说踢飞就踢飞,这爆发力可真不是盖的。生怕乱刀毁掉自己兄弟的尸首,这三人充满撤回手中的刀。

    刚才那一脚的反作用力,其实也让褚博吃劲不少。他忍着脚尖的疼痛,深吸口气,脸上没有任何的紧张之色,笑呵呵地轻松说道:“什么骷髅使者,也不过这种鸟样!”

    “去你妈的!”几名骷髅使者恨得牙根都直痒痒,纷纷怒骂一声,又褚博杀来。

    对骷髅使者们的实力已有些了解,褚博开始发力。他的武功路数实在是太庞杂了,一些连见都没见过的招数如长江后浪推前浪滚滚而来。

    刚开始,他们还能招架的住。渐渐的,每个人都感觉到力不从心。在凌颜的从旁协助下,褚博一口气干掉了剩下的全部骷髅精锐。

    他没有时间来庆贺胜利的喜悦,在第一时间内将控制蒸汽管道的开关全部关闭。

    “通知四堂的兄弟们,攻。”

    “攻!!攻!!”白血的兄弟们齐齐发出呼声。他们的声音,很快传到了姜森和刘波的耳朵里。

    此刻的姜森和刘波,恰如热锅上的蚂蚁。眼看着东哥一行人已经被重重围困,再不拿下锅炉房,他真的要带着兄弟们硬冲了。当然,他幸好没这么干,要不然不知道要白白损耗掉多少兄弟。

    四大堂口的兄弟心里早就憋着一口气,姜森一声令下,他们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像饥饿的狼群一样扑上去。四大堂口倾巢出动,让谢文东、任长风等人从重重围困中解脱出来。再谢文东的指挥率领下,只用了五六分钟,便将锅炉房内的敌人全部拿下。

    杀得一身是血袁天仲率领褚博、凌颜等人来到谢文东的面前。还不等谢文东说话,任长风便有些埋怨道:“天仲,怎么让朱欣鑫那小子跑了?”

    “唉”,袁天仲说到这儿老脸一红:“这小子不知道用的什么魔术,刚刚还在我面前,人一眨眼就没了。”

    任长风:“放虎归山后患无穷,这小子以后必定是我们的心腹大患。”

    袁天仲握了握拳头,凌然道:“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虽然天仲没有除掉那个姓朱的,他也是功不可没。要不是他和小褚、凌颜等兄弟们的努力,我们今天不知道要多折多少兄弟。”姜森忍不住夸耀道。

    刘波也道:“是啊,天仲和兄弟们都立下了大功,东哥可得赏。”

    周围的不少干部也附和称赞。

    袁天仲听罢,心里很是受用。他摆摆手,笑道:“都是东哥调度有方,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等他们说完,谢文东这才开口道:“现在还不是论功行赏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彻底攻克这座集中营。”

    一听到这儿,大家心里暗暗叫苦。此行他们只带了五百来人,本来以为够了,没想到赵祯居然在这里安插了这么多人,还有为数众多的精锐骷髅使者。仗打到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受了伤,其中三成左右的兄弟没有了战斗力。再加上集中营内层层设卡,危机四伏,光凭他们这点人,要拿下这里谈何容易。

    当然,谢文东也不是没有考虑到这点。

    (ps;今天是初五,也叫作破五。中国民俗,北方讲究吃饺子,南方讲究迎财神。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更岁交子,富贵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