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39章 文东出马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38章 蒸汽杀人
  • 下一章:第540章 激战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在看到地上地下满地的伤者,在看到面前热气铺面的蒸汽管网的时候,谢文东已经明白了现场发生了什么事。他左右看了看,没有瞧见任长风和胡涛的声音,于是环视一圈问道:“长风和胡涛人呢?”他的声音不大,但深沉有力,周围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两大堂口的兄弟们七嘴八舌地回答:“任大哥进到蒸汽里面去了,去救被困的胡大哥了。”

    谢文东上前几步,探身往前一看,果然在重重浓雾之中,有两个熟悉的身影不停地晃动着。从人影看,正是任长风和胡涛无疑。大家还以为东哥就要这样进入蒸汽之中,大家忙拉住了他。

    “东哥,小心啊。”

    “东哥,小心蒸汽。”

    “……”

    谢文东轻轻推开大家的手臂,探手做了个“放心”的动作。大家看到这个动作,才放下了手。

    将眼前的场景收入眼底,大家忍不住讨论起来。

    袁天仲:“幽灵猛虎帮的人真够卑鄙的,居然想出这么个阴损的法子。”

    “兵不厌诈,我们还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法子。得亏他们用得不是汽油,要不然咱们这些兄弟可就要全部报销了。”说话的姜森,他倒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刘波接过话来:“老森,你说的不对。他们不是不想用,而是用不了。要想让汽油着火喷出来,必须有专门的加压装置,这可不是几个煤气罐就能搞定的。而给水加压就方便多了,可以直接用这个地方的锅炉。并且,用蒸汽比用汽油要方便控制多了。”

    姜森拍了拍脑袋:“我还真没想到这点。当务之急是关掉锅炉,阻止蒸汽的继续蔓延。要不然,就算我们把全身的皮肤都包裹住了,但蒸汽还是会把人的眼睛熏得睁不大开,对我们仍然会有影响。而猛虎帮的人都带上了那种防雾眼镜,我们的人很吃亏啊。”

    姜森的一席话,说到了点子上。除非是釜底抽薪,要不然这场仗吃亏的还是自己。

    话虽如此,可要真的做起来还是难如登天。锅炉房里的几座大锅炉在对面,而且必定有重兵把守。去的人少了胜算不大,可要是去的人多了,又容易让战场的重心转移。现在敌人还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锅炉房,如果被敌人堪破己方的计划,敌人肯定会往锅炉处增兵。

    他们在讨论着,谢文东也在想应对的法子。他绞尽脑汁,想了很多计策,也只想到了釜底抽薪这一条路。时不我待,再耽搁下去任长风和胡涛就都有生命危险了。

    谢文东终于下定决心,还是走“釜底抽薪”这一条路。他从肋下抽出开山刀,开始下达命令:“天仲,你和褚博、凌颜、赛潘安四个人去大锅炉那边,务必关掉锅炉蒸汽的闸门。老森提供一队白血兄弟,从旁协助他们。五行、张娅婷、加上暗天眼的兄弟和我一起去救长风和胡涛。四大堂口的兄弟暂时撤出战场,回到配料间原地待命,老森老刘坐镇后方。只要蒸汽一停,你们就带着四大堂口的兄弟压上去,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压垮他们。”

    临了,还不忘加一句:“这是命令,不要再讨论了。”

    知道东哥又要冲锋陷阵了,大家又劝不动他,只能相互无奈地看了看,人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命令下达之后,谢文东这边开始着手准备。袁天仲第一个包裹好了身体的个个部位,提着软剑冲进了蒸汽之中。一会儿功夫,他的手上就多出了七八副防雾眼镜。这些眼镜,都是他从幽灵猛虎帮的打手当中抢了过来的。他把眼镜交给谢文东、张娅婷、凌颜等几位干部,然后和姜森的白血兄弟一道杀向锅炉房。

    猛虎帮的打手们还在好奇,怎么和他们交手的敌人突然后退了。当然,他们并没有追击,而是守在蒸汽区。对他们来说,蒸汽区是他们的优势区域,要是走出去打那就太愚蠢了。

    在他们想掉头攻击任长风和胡涛的时候,又一群人马杀进了蒸汽大阵之中。这群人的数量虽然不多,但个顶个得精锐,刚一开始打手们就吃了大亏。等他们回过神来,已经有七八人被砍倒在地。

    没错,这些人正是由谢文东亲自率领的精锐之师。虽然蒸汽对他们的视线有一定的影响,但两者的战斗力完全是在两个不同的档次。打手们能在文东会豹堂、虎堂的兄弟身上占到便宜,但在他们的身上占不到。

    这支人马和打手们交手之后,一分为二。一支留下来继续应对打手,另外一支走出蒸汽区,去协助任长风和胡涛。他们几个人好像一把利剑,直接插向幽灵猛虎帮打手阵营的后方,很快与任、胡二人会合在起来。

    整个战场,岂止一个乱字了得。

    现在,谢文东动用了几乎全部的精锐,以保全四大堂口的手下,不让敌人因为地利而占到便宜。他其实是在和时间赛跑,是在拿自己的命赌。如果袁天仲那边迟迟不能传来好消息,他们这些人很可能被困死。

    我们普通人都知道,谢文东主动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的这种法子,是兵家大忌。熟读兵法的谢文东,又怎么会不知道。然而,在他心中,比胜利更重要的是情义二字。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任长风这样,和自己出生入死上百次的兄弟就这样栽在敌人手中。

    说到底,谢文东还是个凡人,总逃不过一个“情”字。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谢文东只做自己喜欢、想做的事。生亦何欢死有何惧,谢文东要选得是一条无愧于心的路。既然如此,那就把一切都交给老天吧。

    花开两支各表一朵,说完了谢文东,再来说说袁天仲。

    在锅炉旁边,袁天仲遇到了任长风的老对手——朱欣鑫。

    刚才任长风和朱欣鑫的战斗他也看到了,他是个好胜之人,有立功的机会是绝对不肯错过的。

    朱欣鑫提着两根钢管,鹤立鸡群地站在那儿,笑道:“小子,报上名来。”

    袁天仲眸中一寒,字字如冰道:“袁天仲。”

    啊?他就是袁天仲。朱欣鑫虽然没有和袁天仲面对面交过手,但他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此人乃是谢文东手下的第一用剑高手,出身名门,名头甚至比任长风还要大。对阵这样的人物,朱欣鑫的心里也不是很有底。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自己能杀掉袁天仲,那可是大功一件。

    不但能立刻正式加入幽灵猛虎帮,成为骷髅使者,还能成为骷髅使者的上上人物。正可谓,荣辱就在一朝。

    (ps;到这儿应该差不多有一万字了,困得不行了,如果少了几百字,大家也见谅哈,正是心力交瘁了。好久没求票票了,大家投个免费的票票吧,让数据上也好看点,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