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38章 蒸汽杀人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37章 第二重防御
  • 下一章:第539章 文东出马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看到眼前形如蜘网的蒸汽管道,大家心里七上八下的。

    胡涛收起了满是血迹和肉丝的大斧头,轻声问任长风:“任兄,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任长风点点头,若有所思:“难不成,猛虎帮的人想用这玩意儿来挡我们?”

    电视电影里经常出现这样的桥段,两边人在蒸汽管道中间打架,一个人不小心将蒸汽管道砍断,然后被二三百度的高温高压蒸汽烫伤,严重的甚至烫死。如果这些管道里也充满了高温高压的蒸汽,那么电影电视中的场景就很可能真实上演。

    一想到那场景,大家便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胡涛掂了掂手上的斧头,忽然生出一计:“里面有没有蒸汽,试试看不久知道了。”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十多斤重的大斧头就抡了出去。就听见当啷一声脆响,力道奇大的斧头就和远方的一根管道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这座钢铁冶炼厂已经废弃十多二十年了,厂内的设施早就锈蚀不堪。这些蒸汽管道也同样是如此。那根看上去比人胳膊还粗的管道根本就禁不起如此强大的力道,伴随着响声,一个拳头那么大的洞随之出现。

    预想的场景并没有出现,既没有出现高温水蒸气,也没有水汽冲击空气所发出的嗤嗤声音。一切,都普通极了,正常极了。

    任长风看了看那些管道,咕哝道:“难不成我们猜错了?”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再试几根。”胡涛又掂了掂另一把斧头,作出跃跃欲试的样子。不等他动手,任长风便伸手拦住了他:“要试,也不一定要用自己的家伙。”他朝一旁一堆废弃的钢管入努努嘴,笑道。胡涛也笑了,蹲下身挑了几根趁手的,用尽全力甩了出去。

    几十根厚实的钢管呼啸而去,几十个大豁口应运而生。众位兄弟在惊叹胡涛力大无穷的同时,原本高悬的心也也放了下来。原来,这些管道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拥有伤人杀人的技能。

    胡涛一挥手,招呼着身边的兄弟往前面继续前进。任长风叫过一位兄弟,吩咐道:“你去通知东哥,就说配料间我们已经拿下来了,正要往锅炉房前进,要东哥注意安全。”

    那位兄弟将战报仔细记下,等任长风说完,再拱拱手:“属下遵命。”

    就在那名兄弟刚走,任长风即将紧随大部队之后的时候,就听见地上突然发出轻微的扰动。

    任长风自幼习武,六识要比一般人要强的多。他心里咯噔一下,失口大喊道:“大家快撤回来,脚下有东西。”

    “脚下有东西?”前面的兄弟们齐齐刹住脚步,头条件反射性地低下来,扫视一番。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只听“噗噗噗”阵阵巨响,数团白气自地面喷射出来。二三百度的蒸汽喷在人的身上,那滋味一点不比火烧炭烤难受。

    包括胡涛在内,三四十号兄弟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因为蒸汽是自下往上喷出。身体的其他部位因为有衣服的阻挡,倒是还好说。唯独这暴露在外面的双手,首当其冲地遭了秧。而在战斗中,伤了手就意味着束手待毙,全无反抗之力。

    听到兄弟们的惨叫,任长风总算明白过来,心里大骂敌人奸诈。原来他们并不没有把杀招放在锅炉房原先的管道上,而是自行在地上埋设了管道。因为天色昏暗,大家只是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些胳膊大腿般粗壮的腐朽管道上,哪里能想到地下还另有玄机。

    在蒸汽之中的兄弟们忍着剧痛撤了回来,等到了安全地方之后,一个个面红耳赤躺在地上打滚。再看他们的手,脸,颈已经起满了水泡。这些水泡虽然要不掉他们的命,但瓦解掉的战斗力需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

    任长风天灵一动,心急如焚。一边安排兄弟们救援同伴,寻找水源给身体降温。一边小心提防敌人的突然杀出。

    现场因为种种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变得混乱。这时,一个兄弟的一句话,引起了任长风的注意。只听那人大声喊道:“胡大哥,小心你身后有敌人。”

    他口中的胡大哥,正是荷兰洪门天字号头目胡涛。胡涛是第一个杀进蒸汽管网中的,蒸汽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管网三分之二的位置。所以等蒸汽突然喷射而出的时候,他和七八名兄弟的下意识反应不是往后退,而是往前走。虽然他皮糙肉厚,可是纵然如此他的战斗力也大打折扣,只有巅峰时候的五成。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还没等他们喘口气。二十号身穿黑色披风、把自己身上的每寸皮肤都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杀将而来。这些黑衣人可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他们脸上的骷髅面具表明了他们的身份。没错,他们正是幽灵猛虎帮的精锐——骷髅使者。而且,能来集中营的骷髅使者,皆是其组织内的佼佼者。

    别说现在胡涛的战斗力只剩下五成,就算他的战斗力在全盛状态,也不是如此之众的对手。

    说话间,二十号骷髅使者已经和胡涛一众交上了手。其中,五名骷髅使者围住了胡涛,五名骷髅使者围住了另外的七八号文东会兄弟。另外的十人面向任长风这边,好像正在做着某种准备。

    屠戮,正式开始。只见五名骷髅使者如飓风般围着那些文东会兄弟一阵乱转,手中锋利的钢刀随风而舞。众兄弟根本来不及反应太多,先是被人砍断了双手,兵器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然后,大腿、手臂,臀部、胸膛上的皮肉被人生生削下,才半分钟不到,一具具骷髅的轮廓便显现了出来。

    任长风这边的人亲眼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人剔成白骨,伤心欲绝的心情可想而知。

    兄弟们苦着喊着想冲上去为同伴报仇,不过任长风的一句顿喝把他们拉回现实:“你们想冲过去找死么?”

    任长风说的没错,幽灵猛虎帮的“蒸汽大阵”一直发动中,人要是这样冲过去,只能重蹈覆辙,战斗力当场被削弱大半不说,恐怕还没到对面,就被高温高压的蒸汽熏得昏迷。

    兄弟们心急如焚,哭喊着救人救人,报仇报仇。

    救人,报仇。任长风对这两个字的期望要比别人强烈的多。胡涛虽然是荷兰的天字号头目,可也算和自己并肩作战数次,算得上是过命的兄弟。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胡涛死在对方的手里。然而,事到如今他该何去何从,实在是件让人惶惶不安的事。

    或许正应了那句老话“情急之下,计上心来”,人在被逼入绝境的时候,爆发的潜能和智慧火光往往能出为惊人。这时候,任长风突然看到对面骷髅使者的装束,又联想到地上那些受伤的兄弟需要立刻散热以保障自己的身体机能不被损坏。

    他当即下令,对众位没有被蒸汽熏上的兄弟们道:“快,快把他们的衣服脱下来。”

    兄弟们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人人都发出惊叹之声。现在还是滴水成冰的时候,要是把兄弟们的衣服都脱下来,岂不是让他们雪上加霜。看到大家迟迟不愿意动,任长风竖起眉毛大声喝道:“我是要救他们,还不照办。”

    任长风全力发出的一嗓子,一点也不比李爽的嗓门要小。大家只觉得耳膜一震,犹豫片刻后,这才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

    衣服从人身体上脱下之后,人的皮肤就直接和外界冰冷的空气发生了接触。体表温度很快就下来了,于是哀嚎呻吟的声音也小了很多,大家的痛苦程度也少了很多。在大家连声赞叹任长风的机指时,任长风已经将一件衣服撕成几块,分别包裹在手上、脖子上、以及脑袋等几处露着皮肤的位置。等一些完成之后,挥舞着唐刀冲进了蒸汽之中。

    大家如梦方醒,原来衣服还能这样用。这时候,豹堂和虎堂的头目同时下令:“留下一部分兄弟照顾伤员,其他人协助任大哥和胡大哥。”

    大家纷纷作答,学着任长风的样子将全身的皮肤包裹起来,准备再次迎战。

    人与人的交往中,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锦上添花人家未必记得住你,雪中送炭才能让人家记一辈子。

    都说患难见真情,胡涛在面对五位骷髅使者的联合进攻时,已经不堪重负,随时可能像其他人一样,被人剔成白骨。就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蒸汽中闪了出来。当看清楚来人正是任长风的时候,身高近两米的硬汉子鼻子一酸、眼圈一红,大声哭了出来。

    他感动道:“任兄,你……”

    不等他说完,任长风已经祭出了龙牙刀,与十名骷髅使者战在一起。他一边应战着,一边故作轻松地对胡涛笑道:“我是先锋,你是我的副先锋,你要这么死了,我的面子往哪儿搁。你给我听好了,我不让你死,你就不准死。要不然,我就没你这个兄弟。”

    以前,胡涛总听说任长风高傲,能放在他眼里的除了谢文东外,就没两个。他很奇怪,有着这样性格的人,怎么能有那么多的崇拜者,追随者。现在他明白了,任长风除了他的高傲外,还有一副忠肝外,还有一副义胆。为了兄弟,他真的能豁出命去,而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胡涛听得是热泪盈眶。他大声回应道:“好,任大哥。如果今天能活着出去,我一定和你结拜为兄弟。虽然我的年纪比你大,但还是要尊你为大哥。”

    “哈哈”,听到胡涛的这声“任大哥”,而不是“任兄”,任长风心里别提多受用了。他大点其头:“好,君子一言。”

    胡涛:“话出如风。”

    别看二人说得慷慨激昂,其实其中的凶险只有他们他们自己知道。任长风虽然动用了龙牙刀,但对方似乎也学乖了。他们学着朱欣鑫的样子,丢掉了本家的刀剑,换做了二指粗的尸体钢管。龙牙刀虽说锋利无比,但也没办法一刀削断那么粗的钢管。

    甚至,就连任长风也一度以为,那些钢管都能将自己的龙牙刀刀刃震歪。好在在一番打斗之后,龙牙刀的刀刃并没有什么异常,虽说薄如蝉翼,却稳固异常,这让在兵器上不占优势的任长风长长地舒了口气。

    都说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对方可是十名精锐的骷髅使者,好比十名一流杀手,任长风要想在这里占到便宜,其难度可想而知。回过头来看胡涛,他的境况也不比任长风好得到哪儿去,甚至更加岌岌可危。在交战之中,敌人的兵器有数次逼进了他的心脏、喉咙、眉心等关键部位。要不是被任长风的那翻话迫出了潜能,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骷髅了。

    这时候,三十多位包裹完毕的兄弟业已经加入了战团。他们的到来,让任长风的压力减少了许多。趁着这个空当,任长风脚下一滑,像狸猫一样蹿到了胡涛的身边,从几把刀的下面救出了他。还没等文东会这边喘口气,锅炉房又冲出上百号打手。

    这些打手和这二十名骷髅使者一样,也是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就连眼睛上都蒙上了特制的眼罩。这样的眼罩就算是雾气喷在上面,也不会遮挡视线,他们是早有准备。

    打手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不如文东会的兄弟,但优势在于数量,再加上有特制眼罩的优势。很快,这三十多位兄弟就被淹没在人潮之中。

    任长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在作战,但眼角的余光还是撇见了管网蒸汽之中的战局,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了。

    这时候,配料室那边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任长风心里一动:“援军到了。”

    他猜的没错,不但是另外两个堂口的二三百号兄弟到了,就连谢文东也亲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