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14章 下马威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13章 文东赴宴
  • 下一章:第515章 羞辱赵祯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那名“骷髅”只觉得自己身体立马重了千斤不止。他的双腿吃力不住,膝盖一弯跪倒在谢文东的面前。

    “呼”,任长风飘逸的身体从“骷髅”身上荡了下来,然后闪到他的身后,用力将其脖子一扭。只见那人眼睛一翻,人当场就没命了。

    说时迟,那时快。

    任长风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真叫人叹为观止。

    “骷髅王,他把我们两个兄弟杀了。”“为兄弟们报仇,杀了他。”“对,杀了他,杀了他。”

    昏暗的环境中,就听见一个个声音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随着人群越走越近,嘈杂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等到两拨人相遇,一个沙哑的声音这才响了起来:“技不如人,只能算他们活该。以后你们都记着,对付敌人要像这位小兄弟这样,下手不留情面,果敢狠毒。”

    他表面上虽然不介意,但字里行间却充满了讽刺。周围戴着骷髅面具的几十人悻悻地点点头,一个个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任长风也听出了这个声音的讽刺之意,他虽然没见过赵祯,不过听他的声音,也能猜个大概。只见他都不正眼看着赵祯,藐视道:“这是哪只狗在叫唤,谁家的主人没看好,让它跑出来乱吼人?”

    “听声音,看品种,应该是沙皮吧。”木子忍不住接话道。

    任长风故意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聪明,聪明,就是沙皮。”

    听到谢文东的手下这么诋毁他们心中的骷髅王,“群魔”当然不乐意了。他们刚要骂街,便被旁边的赵祯用眼神制住了。他也不生气,歪着嘴斜着眼说道:“小兄弟好牙尖嘴利啊,不知道是天生的呢,还是谢先生后天精心调教出来的?”

    “呵呵”,谢文东抢过任长风的话头,上前半步:“阁下就是幽灵猛虎帮的老大,赵祯?”赵祯拱拱手:“好说,好说,鄙人正是赵祯。这位,应该就是我的贵客,谢文东谢先生吧。”

    谢文东:“我就是谢文东。阁下的汉语说得不错,维克多先生。”赵祯先是一愣,后哈哈大笑:“想不到我的底细这么快就被谢先生弄清楚了,佩服佩服。没错,我就是猛虎帮的第五任帮主。”

    谢文东:“猛虎帮的第五任帮主,诺班已经死了。”

    赵祯:“他算什么第五任帮主,一个酒囊饭袋而已。好了不说这个了,今天我坐等,谢先生和众位兄弟里面请。”“好。”谢文东背着手,抬头挺胸走上前去。任长风袁天仲走在谢文东的面前,张娅婷和凌颜分别走在谢文东的两边,看似神情坦然,实则暗自戒备。五行兄弟和十多位保镖莫不作响地跟在后面,将谢文东围了个水泄不通。

    虽然第一次和谢文东刚刚见面,但是赵祯对谢文东的印象很深,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

    在黑夜里居然能发出夺目的精光,熠熠生辉,让人不敢与之正事。就凭他这份深入虎穴依然坦然的气魄,就让人为之钦佩。难怪谢文东年纪轻轻,光凭借自己的努力,就能取得今日的地位。

    两支人马一前一后,往闯王园走去。闯王园的入口,是一大片迷宫般的树林。如果不是人带路,谁也不知道在这绿树成荫,碧草如茵的深处,还有这样一个高级会所。

    进到院子中间,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大片苗圃,中间是一个硕大的水池。苗圃和水池的设计都是由世界上顶级的园艺大师亲自设计,堪称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除了苗圃和水池,里面还有上百种珍贵的花草树木。午后闲暇之时走在这里,绝对是一件非常享受和惬意的事。

    闯王园外面的红色阿富汗地毯一直由门口,延伸到会所的正门。在这红色地毯两旁,每隔两米就有一名幽灵猛虎帮的骷髅使者带着面具背手站立。他们目不斜视,站成两排给人以阴风阵阵的感觉。如果不是事前知情,还真的会让人觉得到了修罗地狱了。

    顺着红地毯指引的方向,谢文东一行人一直走向一个巨大的包间。这个餐厅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数十盏价值百万的巨大吊灯把整个包间照射得跟白昼一样。包间的地面上,铺着纯手工打造的阿富汗地毯,正中间放着一个长约五米,宽约两米的长桌。

    桌子周围有十多个摆放整齐的小叶紫檀老板椅。除了这些,包间的四周还铺着一排意大利纯手工牛皮沙发,沙发旁边还站着上二三十个衣着统一、暴露的女服务生。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这些女服务生可不单单是服务生那么简单。

    等谢文东坐下之后,赵祯打了个响指。这些服务生便纷纷变出了戏法,空手变出了各种美味佳肴。她们把酒菜逐次放到座椅上,然后优雅地站到一边,静静等候客人们的“垂青”。

    然而,今天的客人似乎和往常的人不一样。他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好像根本就不把这些人间尤物放在眼里一样。

    赵祯举起了酒杯,好像许多年没有相见,今日再次重逢的好朋友一样:“素问文东老弟大名,是道上的风云人物。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他的声音难听刺耳,g鬼笑着看着文质彬彬的谢文东。

    谢文东伸出带着皮手套的手,慢慢端起酒杯晃了晃,却并没有饮下。

    赵祯看到谢文东的这个动作,露出丑陋的笑容:“文东老弟怕这酒里有什么东西,不敢喝?”

    听到赵祯的话,谢文东眼中寒光一闪而过。接着朗声一笑,幽幽道:“如果是真心朋友,就算酒里就毒,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如果不是朋友,就算杯子里面的是琼浆玉液,我也半滴不会碰。”

    赵祯看着谢文东,先是愣了愣,后仰面大笑。只听他的声音如鬼哭狼嚎般尖锐起来:“这么说,文东老弟并不把我当朋友?”

    “你废了我们四只手,两条脚筋,还取走了我二十号兄弟的性命,你觉得我会把你当朋友。”谢文东的语气不知不觉也凌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