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11章 何方神圣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10章 杀戮
  • 下一章:第512章 找上门来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赵祯侧身闪躲,依然是毫发无损地避过刀锋。这时,何浩然又挺刀杀到。两人联手,发动了疾风骤雨般的进攻。一番进攻,两人都未能伤及赵祯分毫。见揭兵铁了心地“要当文东会的鬼”,赵祯点点头,声音沙哑道:“执迷不悟。”

    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是动了杀机。

    他倏地踢出一脚,脚尖正中何浩然小腿。只听咔嚓一声,何浩然的小腿腿骨当场骨折,身体被强大的惯性斜飞出两米远。这一骨碌,何浩然的脸擦在柏油马路上。虽是不要紧的皮外伤,鲜血淋漓的样子还是让人不忍直视。

    揭兵关切地喊了一声浩然哥,随之便迎来了一番暴风骤雨般疯狂的进攻。刚开始,舍命一拨的揭兵还能勉强招架,可是随着赵祯的出刀越来越快,越来越狠,揭兵已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被逼得一步步后退。

    刚才他把揭兵逼退了三大步,现在他反被赵祯逼退了五步,当赵祯好似疾风骤雨般的抢攻终于告一段落时,揭兵才忍不住长长吁了口气。

    他胸脯一起一伏地喘息了两下,正要向前迈步,猛然间,他就感觉浑身上下如同被千万只蚂蚁在啃咬似的,没有一处不疼。他本能地向自己身上看去,不看还好点,低头一瞧,他脸色大变,忍不住尖叫出声。

    原来他浑身上下已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刀口子,尤其是他的胸前,都不知道挨了多少刀,一道道的刀口子密密麻麻,有些地方甚至都已露出森森的肋骨。

    不仅他的手下喜欢剔人骨头,赵祯本人也深爱此道。这种极考验人灵活性的功夫虽然歹毒,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溃敌人的战斗意志——因为没人看到自己森白的骨头露出来,还不方寸大乱的。

    看到自己前胸的肋骨,揭兵如同一下子掉进了一口千年的冰窖,里里外外寒了个遍。他的战斗欲望瞬间被掏空,身子摇晃了两下,然后心如寒铁般向路边的一根路灯靠了下去。他嘴巴大张,嘶嘶地狂吸着气,身体靠着电灯柱子,软绵绵地滑坐到地上,出气多,入气少,眼看着是不行了。

    赵祯冷冷瞥了他一眼,随手甩了甩刀上的血迹,然后向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揭兵走去。

    每走一步,地上就会印出一个血脚印。脚是赵祯的脚,血是众文东会兄弟们的血。

    “我虽然喜欢人才,但讨厌不识时务的人才。你既然那么想当文东会的鬼,那我就成全你。到了地府,就说是骷髅王送你下来的。”

    看到赵祯提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大刀向自己一步步走过来,他的丑陋的面容也更加清晰可见。他回头看了不远处正在努力挣扎着起身的何浩然,声音中带着绝望,哭喊道:“浩然哥,咱们要来世再做兄弟了,兄弟我先走一步了。”

    何浩然听到这句话,心如刀割,只听他声音悲天恸地道:“兄弟先别着急走,我马上就会来陪你们,到时候咱们一起上路。”

    赵祯脚步未停,直接绕到揭兵的背后。而后,他抓住揭兵的头发,时间往后一拉,将他的脖颈整个露了出来。稍稍停顿了片刻,然后将匕首纷纷地横着一划。

    扑!一道血箭由揭兵的脖颈处喷出,溅射出去好远。等赵祯松开他的头发,揭兵就好像没长骨头似的,瘫软倒地上。两只眼睛慢慢变得空洞,呆滞,四肢抽搐了一阵后,很快便没了动静。

    杀掉了揭兵,赵祯把沾满血迹的刀在他身上蹭了蹭,后踱步来到何浩然的面前。何浩然的小腿腿骨骨折,换做一般人或许早就痛得在地上打滚了。但是何浩然没有,他咬着牙,居然在十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慢慢站了起来。

    “扑通”,他刚站起来又单腿跪倒在地。

    “跪天跪地跪父母跪东哥,我宁死也不会跪敌人。”他试了几次,每次站起来之后又不得已跪了下去。几次跪下爬起,让他的两个膝盖磕得全身是血。

    “不错,不错,是条汉子。”赵祯把头一甩,冲手下说道:“来两个骷髅使者,把他扶起来。”

    话音落,两个面带恐怖面具的男子把何浩然架了起来。何浩然当然不会这样甘愿受缚,拿出全身的本事反抗。见他反抗,一人毫不留情地在何浩然的腰上打了一拳,何浩然忽然就感觉身体的左半边一麻,就好像被人点了穴一样。

    事后,何浩然从主治他的凯文博士那里了解到。杀手给他打的那一拳,应该正打在一块叫XT230的神经丛上。这块神经丛受到适当的外力刺激,会暂时“忘记”它的职能。举个例子。我们如果把脚放在高高的椅子上,时间一久,腿也会发麻不受控制。其实,这两者的原理都是一样的。

    不过,能找到这块神经丛并准确地施加适当的力,既不破坏神经系统,又只让半身麻痹,这手段看上去简单,实际上却是高明的很。

    暂时性“瘫痪”后的何浩然果然老实下来,他身子斜耷拉着,不等赵祯开口,便先说道:“杀了我,快杀了我。”

    “杀了你?”赵祯摸了摸他脸上的大痦子,摇摇头:“我从来没说过要杀你。”

    “你要是想劝我投降,那就打错了算盘。”何浩然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坚定道。

    赵祯也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谢文东的心腹,所以我根本就没打算劝你投降。今天晚上,我只是想陪你好好玩玩而已,并不想杀了你。”

    何浩然露出怨恨的目光,一字一句道:“你不杀了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赵祯歪着嘴巴,捋了捋大痦子上的那一小撮大黑毛,不以为然道:“今天我能取你的性命,我就随时能取你的性命。只有我能杀了你,而你杀不了我。”

    “那走着瞧!”

    “好,我等着你。闲话咱就不多说了,我留你一条命,是想让你给谢文东报个信,就说猛虎帮回来了。以前他欠我们猛虎帮的债,该还了。”

    “猛虎帮?”何浩然张大嘴巴,惊讶得可以吞下一百一十一个鸡蛋。

    猛虎帮的高层不是被东哥打得全军覆没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还有,这人向前不是自称九龙帮的老大吗,怎么又跟猛虎帮扯上了关系。

    何浩然心中顿时升起了无数的问号,问题如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

    看得出何浩然很惊诧,的确,换做是谁都会惊讶的。

    赵祯仿佛生了一双通天眼,可以看透何浩然的隐秘心思,他嘶哑着声音解释道:“准确地说,是进化后的幽灵猛虎帮回来了。九龙帮只不过我的一个幌子,一把用钱可以买到的刀而已。我让他们去收保护费,就是想要给道上人看看,一个最烂的混混帮都敢去找文东会的麻烦,敢去踢文东会的场子,文东会只不过是个纸老虎,只不过是看上去很强大而已。到时候,我就可以吸纳那些曾经被谢文东打败的散兵游勇,壮大我的势力。”

    “哼,你的算盘打得倒是挺好。不过,落空了。”

    “无所谓,反正那样不知死活的小混混多得是。今天我可以买通一个九龙帮,明天我就可以去买通一个八龙帮,七龙帮。文东会的地盘那么大,不会每次都碰上警察,有那么好的运气吧。”

    何浩然听完,心里咯噔一下。都说墙倒众人推,如果文东会遭遇几十次这样看上去微不足道的失败,那很有可能给道上的人造成一个错觉。那就是文东会没有那么可怕,谢文东更没有那么可怕。真如他所说,那些昔日败在己方手下的散兵游勇,真有可能再次凝结在一起。

    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一个统帅领导能力俱佳的人,他们就会又一次成为可怕的敌人。

    别看此人长相丑陋,心思真是细密的很啊。

    何浩然喉结滚了滚,凝声问道:“你把这么机密的事告诉我,居心何在?”

    “我就是要让谢文东知道我的计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计划进行,无能为力。这样才有乐趣,才好玩。我要把谢文东从文东会和洪门老大的位置上赶下来,成为当黑道之王,世界之主。”

    “你做梦,你的愚蠢想法是不会得逞的。”

    “做梦?谁敢挡我的路,我就杀了谁。”赵祯贴近何浩然的耳朵,歪着嘴巴道:“不信?如果三天之内我没见到谢文东,我就洗掉你的豹堂。我赵祯只和朋友开玩笑,而你不是我的朋友。”

    他学着谢文东的口吻,得意洋洋道。

    何浩然脑袋嗡嗡直响,他倒不是相信赵祯真的能洗掉自己的豹堂,而是顾虑对方的身份。对方居然自称是猛虎帮,这实在是让人太意外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这是他现在主要在想的。

    在他愣神的时候,赵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嘶哑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仿佛有一只恶鬼被捏住了喉咙所发出的恐怖声音:“我的时间很宝贵,为了让他快点和我见面,我得向你借点东西。哦,你没有机会拒绝。”

    “拒绝”一字刚刚出口,他放在何浩然肩膀上的手一缩,将他的右手拉起,然后挥动兵器狠狠往上一挑。

    咔嚓,锋利的刀锋将何浩然的整只手斩断。断手之痛,岂是一般人能忍的。何浩然虽然不是一般人,却也忍受不了那种锥心之痛,他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惨叫。这声惨叫还没过去,赵祯便再次出手,将他另外一只手砍断。

    两只手在空中飞舞的时候,赵祯便又闪电般打出几刀,将原本还算整齐的断手毁得不成样子。

    杀人不过头点地,此人手法狠毒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何浩然惨叫了一阵过后,当场昏死过去。

    “骷髅使者,把他搬上车,别让他冻死了,冻死了就没人给谢文东报信了。还有,把他的两只手用绳子绑一下,别让他把血流干了。”

    “是,骷髅王。”几人收起手里的兵器,七手八脚将何浩然抬起。

    赵祯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放在他的衣服口袋里。这是一张黑帖大小的卡片,卡片的正面印着一头张牙舞爪的东北虎,旁边有一行用俄语写的小字:“自由的猛虎,吞噬一切妖魔”。

    行凶之后,一行人坐车扬长而去。

    差不多在这同一时间,豹堂最近一个堂口的小头目接到一个来历不明的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说豹堂堂主何浩然一众在京北大道,物美超市附近遇袭击。堂主何浩然双手被砍断,随行的十余名贴身保镖全部被杀。等那个小头目还想多问什么的时候,那个电话已经挂断了。

    一开始,那名小头目并不相信。要知道文东会在东北是真正的土皇帝,再加上老大东哥又是世界第一黑帮的掌门大哥,谁不想活了敢动豹堂的堂主。后来,小头目又转念一想,如果堂主真的出事,而因为自己的一时大意耽误了,那自己就算有八个头也不够杀的。

    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那个小头目犹豫再三后,还是带人赶到了电话中所说的京北大道。当他们看到眼前的场景时,当场吓傻了。有几个胆子小的,甚至吓得哭了出来。

    他们在一辆轿车里,找到了已经昏迷的何浩然。他们马上打出电话,将受伤的何浩然送去医院。

    这就有了后来的事。

    至于张研江的遇袭,就要比何浩然要简单多了。他是在去看望老朋友的路上,被一群带着骷髅面具的人袭击的。为首的,同样是那个嘴歪眼斜的赵祯。

    双方的遭遇实在是偶然,张研江的汽车在行驶的过程中,车身无意间被一辆油罐车擦了一下。本来,这只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奈何张研江保镖中,有一个脾气火爆的。他自诩是文东会,再加上东北汉子脾气本来比较急,被人这么一弄马上不高兴了。便紧急别车,将那辆油罐车拦了下来。

    当他怒气冲冲地想要去讨个说法,没想到油罐车冲下了三个男的,对着那名保镖噗噗就是几刀。

    张研江的保镖见对方杀了人,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他们离开。就在他们打斗过程中,油罐车的槽罐里又跳下来七八个人。谁能想到,油罐车里居然能装人。

    这些人也像杀何浩然的那批人一样,在动手前都换了骷髅面具。张研江的这些保镖还不如何浩然身边的那些,才一个回合就被人全部干掉。本来张研江也要被人乱刀砍死,一个杀手见他气质不凡,觉得此人可能也是混黑道的。

    他马上给张研江拍了照,并上传到了他们的官网上。通过系统资料库的查询,证明此人正是文东会执法堂堂主张研江。

    无意中捕获张研江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赵祯的耳朵你。赵祯担心何浩然在谢文东心里的分量不够,这才又对张研江痛下杀手。这些人不但将张研江的两只手砍断,还将他的两条脚筋挑去。

    纵观整件事,张研江保镖虽然有错在先,不过对方下手如此狠毒,的确令人愤慨。

    通过两起对文东会高级干部的袭击,可以总结出这次敌人的这么几个特点。

    第一,来人实力十分强悍,绝对是有准备而来。

    第二,来人办事手段毒辣,追求公开血腥,目空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是名动一方的谢文东也不例外。

    第三,来人已经在DL秘密潜伏了大量人马,伺机而动。

    第四,来人可能以前和谢文东有过恩怨。

    听完何浩然和张研江的讲述,谢文东紧紧攥住拳头,指甲深深地扣入到肉里。他的目光可以冻死一头大象,使劲一拍病床,恶狠狠道:“查,给我查,就是把整个DL,整个DONGBEI翻过来,都要找到他们的下落,我要把他们大卸八块,碎尸万段。”

    谢文东大动肝火的次数不多,这次绝对算重中之重。姜森和刘波感觉到了压力,不敢耽误一分一秒,齐声说道:“我们这就去查。”

    谢文东冲他们一挥手,然后对旁边的金眼道:“金眼,联系美国的银河实验室,让他们不负一切代价,把浩然和研江的手恢复好。”

    金眼抓了抓头,有些为难道:“东哥,我给银河实验室那边打过电话了。以他们暂时的技术手段,恐怕还不能造出身体完全不排斥的人手。”

    “我不管,我每年花几十亿研究经费不是让他们来找借口的。有困难,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谢文东有些不耐烦道。

    金眼咽咽口水,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催催。”

    任长风虽然也心痛两位兄弟的遭遇,但是对那个赵祯也充满了好奇。他就是这样的人,一听到有高手出现便再也坐不住。

    只见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问何浩然道:“浩然,我帮你报仇。你说和他唐寅相比,谁厉害?”

    何浩然张了张嘴,不敢确定:“他没有使尽全力,所以我也摸不清他的底细。不过,打两名望月阁长老应该没问题。”

    这还是保守估计,赵祯的实力恐怕还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的多。更让人忌讳的是他手下那支“骷髅军团”,其战斗力绝不下白血。如果两支人马相遇,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战。

    “***”任长风点点头:“丫的真以为文东会、洪门没人了是吧,居然敢欺负到我们的头上。丑八怪别被我撞到,要不然我非要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如果你打不过,叫我。”袁天仲在旁边说道。有露脸的事,当然不能少了他。

    “还有我。”褚博同样义愤填膺道。

    李爽生怕东哥忘了自己,连连举手:“别忘了我,别忘了我,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三眼看到兄弟们都非常激动,赶紧提醒道:“大家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先要摸清楚那个赵祯到底是什么来路,到底是不是猛虎帮死而复活了。对方既然敢这么大张旗鼓找上我们,并扬言要接管文东会,肯定不会就那么几个人。我们要顺藤摸瓜,找到瓜后,再将藤连根拔起。所以,赵祯暂时杀不得。”

    他和大家一样,也很愤怒。和李爽、任长风等人不同,在愤怒之余他还能保留些许理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理智,实在是难能可贵。

    高强和张研江的态度和三眼基本一致,就是在事情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三人说的话有理,声音最大的李爽也不再说话了。大家齐齐转头,把注意力集中到谢文东的身上,看他有什么安排。

    谢文东冷静下来,开始琢磨棋子下一步落在何方。首先,他觉得应该从俄罗斯方面着手。

    如果猛虎帮真的死灰复燃,那肯定和战斧脱不了关系。打蛇打七寸,这个猛虎帮的幕后主使真的是战斧,他就趁这个机会灭了战斧。想到这儿,他马上吩咐三眼:“三眼哥,你给黑带打电话,让他们查查猛虎帮的事。”

    “我明白了,东哥。”三眼颔首,马上走出病房去打电话。

    明天,就是赵祯的“三天之限”,谢文东紧锣旗鼓地安排起来。

    安排妥当之后,三眼也打完了电话。他一进门,便对谢文东说道:“东哥,调查出来了,这个猛虎帮虽然不是以前的猛虎帮,但和当初的那个猛虎帮还是有点渊源。”

    谢文东有些惊讶:“这么快就调查出来了?”

    三眼如实说道:“如果我不打这个电话,黑带那边也准备给我们打电话。他们说,黑带、战斧两大组织正在和这个新崛起的猛虎帮宣战。”

    大家越听越糊涂了,黑带、战斧怎么会和猛虎帮交战。还有,什么叫猛虎帮不是以前的猛虎帮,但和当初的那个猛虎帮还是有点渊源。

    (ps:今天的八千字终于搞定了,咳咳,求收藏,推荐。明天继续八千字,完不成的话,大家把我剁碎了,扔到下水道里去。大家晚安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