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507章 步步紧逼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506章 幽灵猛虎帮
  • 下一章:第508章 不是小混混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自断手后,二人的精神都几近崩溃,甚至在潜意识里有放弃治疗,听之任之的冲动。主治医生凯文怕他们想不开,这几天都按时按量给他们打了一定剂量的镇定剂。

    凌晨五点,快天亮的时候,何浩然首先从昏迷中醒来。在睁眼的那一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李爽那圆滚滚的大脑袋。他张了张嘴,虚弱道:“小爽,你瘦了。”

    “能不瘦嘛,在友谊峰的地宫下呆了二十多天,***都快瘦成人干了。”李爽强忍着眼泪,强颜欢笑道。

    他的笑话不好笑,简直比新闻联播还要难听。周围人都沉默着,偏偏何浩然却吃吃地笑了起来。他咯咯几声:“好好笑。”

    “好笑你个混蛋”,李爽轻轻地擂了何浩然一拳:“你这小子算倒霉了,看看这是什么。”

    他松开拳头,掌心里多出了个红色的、油性十足的羊脂玉扳指。

    何浩然愣了愣:“这是哪儿来的?地宫?”

    “没错,这就是我从地宫里带出来的宝贝。本来是大石头,经过工匠的手雕琢成了玉扳指。红色的羊脂玉你没见过吧,告诉你,市面上根本就看不到,是无价之宝。这玉扳指本来是送给你的,现在你连手都没有,你说你是不是倒了血霉了。”

    任谁都知道他是在说反话,他是在表达内心的悲痛。

    何浩然将李爽的好意记在心里,打岔道:“无妨,我先留在身边,等我以后有了儿子我把它再传给我儿子。”“你放屁,我才不给你儿子呢。过段时间,东哥会把你和沿江送到美国的银河实验室治疗,看看能不能用什么基因、什么DNA技术,给你们再造出一双手来。你千万别配合治疗,千万别把手接好。你要是把手接好了,我还得忍痛割爱,多让我难受。”

    “浩然倒了血霉,我没他的运气那么差吧,把你的宝贝给我吧。”一个同样虚弱的声音飘了过来,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张研江。

    李爽、何浩然等人有些欣喜道:“沿江,你也醒了?”“本来没醒的,都怪小爽这家伙在这里提什么宝贝。我想睡,也睡不着了。”

    李爽挠挠头,脸上挂着眼泪笑道:“好,好,等你们接好了手,一人送你们一个。”

    “东哥,三眼哥,强子,长风,天仲,小褚,老森,老刘,你们都来了,多谢你们来看我们,我们真没用。”说话的是何浩然。

    “我和浩然让大家挂心了。”说话的是张研江。

    何浩然拿起凳子坐到两人的病床中间,一手轻轻放在一个人的肩膀上,动容道:“你们说得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是一家人。现在你们什么也不要想,也什么也不用管,好好养伤就行。”

    看到了谢文东和众位兄弟熟悉的面庞,何浩然和张研江本来已经死掉的心,又活了过来。他们重新拾起生活的希望,感激地点了点头。

    “如果你们的身体允许的话,能不能和我讲讲把当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谢文东在征求二人的意见。到现在为止,他手里掌握的有关凶手的消息少之又少,而二人随行的保镖又系数被杀。

    眼看着那个所谓的猛虎帮给出的“三天期限”在即,何浩然要想多了解了解敌人,只能问他们二人当事人。

    何浩然实在不想再次回忆起当日的情形,不过为了东哥的安全,他还是甘愿再回忆一次,再痛苦一次。

    出事当晚,正是晚上十点钟。何浩然带着十几名保镖,开车出来吃夜宵。

    就在这个时候,街边一家夜总会门前的吵闹声送入何浩然的耳朵。

    何浩然一看这条街的名字,正是是文东会豹堂管辖的地盘。带着好奇,何浩然一招呼司机靠路边停了下来,带着保镖们朝着夜总会走去。

    夜总会门前围了三十多人,很明显的分成两个集团。

    一边领头脑袋上顶着一团黄色的鸡窝毛,嘴里斜叼着烟卷,后面跟着二十多号打败不入流的小混混。

    另一边领头的则是一身黑衫,脖子上戴着一条黄金的链子,身边站着七八个精壮的汉子。

    两边人马不住的互相叫骂着,推搡着,大有动手打架的意思。

    何浩然和众保镖不动声色地靠了过去,便听到了接下来的一段谈话。

    “瞎了你们的狗眼,敢到这里来找茬。不知道这里是文东会豹堂的地盘吗?敢到这里闹事,不想活了吧!”穿黑杉的男子叫骂着。

    “我靠,我管你什么狗屎文东会,我管你什么狗屎豹堂。我只知道这里这里从现在开始,归我们九龙帮管了。识趣的话赶紧给我滚,别逼我们动手。”花布衫一脸的蛮横的说道。

    何浩然眼明心精一打眼就猜到大概是怎么回事,肯定是一群不长眼刚刚成立的小混混。不知道天高地高地想收点保护费,却误打误撞地找到了文东会的地盘。这种感觉很像当初东哥立棍,拿下J市市南一家由群兴会控制的迪厅。何浩然到现在还记得,那家群兴会的老大叫色猫。

    每年这样的事都会发生很多次,大多是刚刚入道,或者还在上学的毛头小子。这样的人对文东会基本构不成威胁,后者也不至于对他们赶尽杀绝,一般只需要教训一顿就OK了。

    不过这一次,何浩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隐隐感觉这些人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背着手,慢慢走了过去。

    黑衫男子见何浩然一行十多人大步流星的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一脸的戒备之色。

    也难怪,整个文东会五六万人,豹堂也一万多人。要说每个小弟都见过何浩然,那是不太现实的。就像现在,尽管一边是自己堂口的人,但是何浩然还是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何浩然来到黑衫男子近前问道:“怎么回事?”

    黑衫男子见何浩然气势不凡,身上不时散发的压迫感有点让他无所适从,但是他还是挺起胸膛不答反问道:“你是谁?”

    何浩然后面的一名保镖见黑衫男子对何浩然如此不敬,上来就想教训他。还没等他开口,便被何浩然一把拦住。但是二人的气势还是把黑衫男子吓得退后好几步,花布衫那伙像是看笑话一样望着何浩然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