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95章 高山清司的应对之策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94章 计出向问天(一)
  • 下一章:第496章 向问天反击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那名小弟点点头:“组长知道我们进攻艰难,这才托神户市市长的关系,调来了四门高射水炮。”(日)

    神户市市长是RB左翼的政客,是高山清司这边的人。虽然他没权利调集当地的防暴部队,但是向消防局打个招呼,让他们开过来几门扑灭火灾用的高射水炮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高射水炮?”草莽一郎听完后,先是一怔后哈哈大笑。现在天气这么冷,要是给上面的南贼洗个冷水澡,那场面肯定会很美。他忍不住赞叹道:“组长真是高明啊。”他不知道的是,高山清司这个法子其实并非原创。

    早在几年前,谢文东和他的兄弟已经将高压水枪(炮)用于黑道的厮杀之中。高山清司只不过是依葫芦画瓢,照猫画虎而已。

    当然,不管是依葫芦画瓢也好,还是照猫画虎也好。只要是有用的法子,就是好法子。

    堂口内的混战还在持续,这时建筑外的四辆云梯车已经升高到了对应的四层,四门高压水炮呈二百七十度弧度,包围了面前的建筑。随着高山清司的一声令下,四门高压水炮直接击穿窗户口的玻璃,毫无预兆地射了出去。

    胡子峰的弟兄们正全神贯注地应对楼下的敌人,突然身后一道白龙飞过。高压水炮的威力非常大,几十米开外也能把人掀翻在地。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感到脚下一滑,身体顿时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推倒在地。

    有些兄弟手上还搬着东西,水炮的突然而至,部分人直接被沉重的桌子凳子砸中,大叫惨叫喊叫声连连。

    水炮可是不长眼睛的,一股水流不知道怎么的,就喷进了一个插座里。电路发出“嘭”得一声,然后发生了短路。一股强大的电流将附近几名兄弟直接电晕在水里,抽搐个不停。

    然后,灯火通明的大楼一下子黑了下去,只有应急灯还在勉强供应者些许光亮。

    高山清司的四门水炮果真用得是又奇又妙,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把胡子峰的兵马搅得大乱。这时候,带队冲锋的草莽三郎见时机已到,赶紧让人清除掉楼梯内的桌椅板凳,挺刀而上。

    “扑扑扑扑”,这个草莽三郎一心为死去的二哥草莽二郎报仇,表现出了英勇的战斗力。很快,防御在几个楼梯口的百十号兄弟便抵挡不住,扔下几十具尸体和几十个受伤的兄弟,狼狈往五楼跑去。

    他们本想故技重施,再用五楼的桌椅板凳怒砸楼下的南贼。然而,那几个云梯车像纠缠不清的恶鬼一样,也提升到了五楼。

    接下来的战斗就跟难打了,胡子峰的这些手下只有在水炮覆盖不到的地方,用一些小玩意儿(诸如垃圾桶,水壶之内的东西),往下面砸下去。草莽三郎的人得了一次教训,这次学乖了。他们纷纷将楼道内的座椅板凳举过头顶,形成一道坚固的屏障。

    看着楼下的敌人一步步往上推进,这百十号人都感觉一阵心灰意冷,看不到丝毫胜利的希望。只见他们基本上都挂了彩,一个个已经拼杀得筋疲力尽。以这样不要命的打法,估计这波人坚持不过十分钟。

    他们急,正在六楼排兵布阵的向问天心里也是很着急。不过,他的着急可不能表现在脸上。如果连老大都慌了,那下面的人就跟不用说了。

    那些兄弟用智慧和生命,换来了宝贵的这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后,向问天终于从混乱的人群中,挑选出了一支精锐人马。这些人皆是入会五年以上,四十岁往下二十五岁往上,每个人身上的伤口都不多余两条。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是组织的大小干部和头目。这些人是胡子峰这上千军马的支柱,向问天把所有的宝都押到了他们身上。

    “五分钟后,高山清司的阵营会发生骚乱。到时候,就是我们反击的唯一机会。”向问天环视众人道。贴身保镖于典将他的话,翻译成日文。

    一个留着小辫子的男人追问道:“为什么高山清司的阵营会发生骚乱?”

    向问天笑了笑,故弄玄虚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们的老大把指挥权交给了我,就是让你们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该让你们知道的,我会让你们知道。不该知道的,就算你们问我也不会说。”(以下向问天和众人的谈话,皆由于典翻译,以下暂不作赘述)

    那名小辫子男人左边右边都看了看,退回到阵营中,不再说话。

    他一回来,立马又有一人站了出来:“不知道这位大哥有没有什么防备对方水炮的办法?”的确,这是当午之极首要解决的问题。

    向问天想了一下,脸上带着深深的笑容,对旁边的于典打了个响指,对他耳语了一阵。于典一边听着,一边用力地点着头。等向问天说完,他便朗声问道:“我需要一把步枪,不管什么样的步枪都行。”(日)

    以为他是要动枪,周围马上站出一批人表示反对。其中,那个留着小辫子的男人道出了大家的顾虑:“山口组南北两派虽然立场不同,不过说到底也算是同宗。只要打垮对方就行,没必要赶尽杀绝。另外,如果我们动枪,他们也会动枪。到时候死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了。为了区区一块地盘,死那么多人,大大得不值。”(日)

    现在的山口组南北大战,就好像当年的洪门南北大战。巧合的是,胡子峰这一派也是北派。

    向问天岂不知在大规模的混战中,不适宜发生枪战,他让于典用枪当然是另有深意。

    只见于典压了压手,示意道:“我用枪,不是用来打人,而是用来打那几根水管。”(日)

    顺着他的手指方向,众人看到了窗户外那几台呼哧呼哧喷吐着水柱的云梯车。此刻,堂口内的电路因为短路而切断。只有备用电源微弱的光源从玻璃中折射出去。最近的几盏路灯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熄灭了。要想在这样昏暗恶劣的条件下打中水管,其难度可想而知。